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4期
2008-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三年‧斯里蘭卡】
  人品典範
  慈善國際
  特別報導【菲律賓三寶顏】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七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4期
  不忘當年海誓山盟——張雲蘭愛拂人間

一念心,恆持二十六年
◎口述‧張雲蘭 整理‧凃心怡

四十多年前,克難功德會剛成立的時候,師嬤(編按:上人的俗家母親)約我一起從台中載東西去花蓮給師父;那時我看精舍生活很辛苦啊!做嬰兒鞋的收入不多,要做救濟,又有那麼多人要吃飯……

我在十幾歲時就認識師父,還結拜為姊妹;看師父這麼辛苦,實在不忍心。基於姊妹之情,也加入功德會;當時,師父要我皈依,我不以為然,因為自認笨笨的,只會洗衣、煮飯、帶孩子,什麼都不懂。

想起當時的莽撞,現在都還會嘆氣。

師父要蓋醫院,師嬤開始幫忙收善款,也鼓勵我去募款;民國七十年,我才真正踏進慈濟,也慢慢理解皈依的必要性——一方面是透過佛法明白世間事理,一方面也約束自己,不要偏了方向。上人賜予法號「靜盟」,示喻:莫忘當年海誓山盟。

當時,台中地區只有十一位慈濟人,每年都必須選出一個人當組長。原本採抽籤方式,但有些人自認能力不足,心裏有負擔;後來人數增多,我提議不如採自願性。

自己提出的主意,當然要以身作則,就這樣,我成為台中分會草創時期五個組長之一。一直做到後來落實社區才卸下職務,前後將近二十年。

母雞帶小雞
人多力量大

我有十幾本勸募本,會帶出那麼多「小雞」,是一心幫師父蓋醫院跟學校。

師父很有智慧,做事也有條有理,他蓋醫院的想法我雙手贊成;但是一個人的力量微薄,於是我更積極地招募更多人,讓他們成為委員後再去招募他人,力量才會大。

當時沒有大愛台,月刊數量又少,為了辦茶會、接引更多人加入善的行列,我不斷跟人家說慈濟,包括苗栗、清水、二水、雲林、斗南、嘉義等地,都有我的足跡。

舉辦茶會,要拿麥克風上台說話,面對超過上百位聽眾,心裏也曾膽怯過;但是一想到志業需要有更多人來護持,我就什麼都不怕了。到後來,演講的內容已經深印腦海中,隨時都可以講給人聽,也吸引愈來愈多人加入志工行列。

早期慈濟默默無名,要接引人真不容易,加入的幾乎都是家庭主婦。為了使她們的先生放心讓太太出門做慈濟,我出門訪貧經過她們家,都會繞去拜訪;手邊事情空下來時,就打電話關心;有時還得充當和事佬,半夜幫忙排解夫妻紛爭。

招人的同時,要連同她們的家人都招呼到:先生做什麼的、孩子在哪裏念書、家裏最近發生什麼事……都要去關心。長久下來,她們家裏的人都很信任我。我曾聽一位師兄說:「這群女人一出門,不超過晚上十一點是不回家的。」他說這話時,臉上表情笑笑的。能夠得到家人的支持,慈濟這條路才能走得穩、做得歡喜。

師父說:「經就是道,道就是路,路就要走入人群。」接引新人時,我都帶他們去看個案,親身體會才能見苦知福。

當時雲林跟苗栗也是我們負責的範圍,路途遙遠,坐車的時間比看個案的時間更長。為了不浪費一分一秒,我把握因緣在路途中講述慈濟理念;為了能講給更多人聽,還買了一台九人座車。

每看完一個個案,就教他們寫紀錄,大家聽得透徹、走得遠,看得也多,對慈濟理念愈來愈深入;到現在,這些師兄師姊幾乎都沒有退轉,全心全力投入志業。

從做到說
不放棄能發揮的功能

有一陣子,我感覺腸胃不舒服,草草吃過胃腸藥後便不以為意;沒想到情況愈來越嚴重,肚子脹痛到坐不住。拖了兩個月才去檢查,抽出腹水發現是紅色的,檢查結果是卵巢癌。

確定病情後,我想,我的生命快沒時間了,慈濟「八大腳印」中,唯獨環保還沒有做到,不趕快做怎麼行!化療告一段落後,我趕緊出門做環保。在勞動的過程中,感到全身暢快——這一生,想做的事都已經落實了!

生病後,大家都勸我要多休息,但是我這輩子長期一直做、做、做,要停下來真不習慣;雖然病痛纏身,但是只要提起意志力,就能跟它拚下去!

每年暑假,我都會到花蓮煮飯給營隊裏的孩子們吃;開過兩次刀後,我還是堅持要去。其他志工要我坐在一旁指導就好,可是我閒不住,一邊想菜單一邊煮,擔心菜色不夠。大家都笑說,原本是請我來當顧問,結果我什麼都要做,比他們還晚睡。

對我來說,沒事做才會累。生病後雖然沒有行動的體力,但動一張嘴的力量還是有。我不能出門,就請別人來家裏坐,講慈濟給他聽;如果人家不方便來,我就打電話過去。有一位委員就是在我生病時「說」進慈濟的,甚至透過電話,接引他一家大小加入。

永不退轉
生生世世和師父同心

慈濟這條路,我已經走了二十六年,不敢說自己做得很好,但是內心時時保有一分恆持心;師父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對我來說,慈濟是生生世世永不退轉的志業。

我的委員號是兩百零二號,說來慚愧,我的的確確是進來得太晚了;很愧對師父,見他如此艱辛,卻沒能早一點幫忙他。

當年師父捨俗出家,開創慈濟志業,雖然我們分居花蓮與台中,但是我相信,我們的心是在一起的。

一路走來,最感恩的是家人支持我走這條路;我一天到晚往外跑,家裏都是先生跟老大在打理。感恩有他們,讓我能無牽掛地全心投入。

師父這四十一年來辛苦做慈濟,都沒說過一句怨言,我這身病痛實在不算什麼。即使不知道還能做多久,我都會盡我所能,做到最後,將這分愧對師父的心化為力量——生生世世走在慈濟菩薩道上。
(二○○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撰文‧凃心怡、李玲、卓雲

去年十月,冬天還沒來,張雲蘭卻已不敵疾病侵襲,再度入院。

「那麼多人愛我,我怎麼可以放棄?一定要讓身體好起來,走出來給大家看。」台中慈濟醫院大廳中,透過視訊與花蓮「志工早會」連線,張雲蘭端坐輪椅上分享病後心情。

從二○○三年十月發現罹患癌症開始,只要病情好轉,她就堅定行走在菩薩道上,精進不退轉。「雖然受病魔折騰,但我告訴自己,我沒病,是健康的!」她說。

為了繼續做慈濟,她忍受療程帶來的不適,即使醫師建議,到安寧病房是最好的安置,她仍不放棄;媳婦將她最珍愛的慈濟旗袍掛在病房裏,她提醒自己,時時刻刻都要提起正念,不被死亡的恐懼打敗、不讓疼痛給擊倒,她要秉持慈濟精神,做到生命的最後一秒鐘。

時入歲末,張雲蘭的病情日益惡化,最終的期待,是能從上人手中接過今年歲末祝福的福慧紅包。上人行腳由屏東出發,經高雄、台南、雲嘉,到台中還要好幾天,上人在電話中祝福她:「若緣到了,就安心去吧!」

十二月三日早上,眾人看她狀況不對,打電話給上人,希望讓她聽聽師父的聲音;然而上人正向會眾開示。

「師父在忙,不要再打電話了……」當天上午十點四十分,張雲蘭吐出這最後一口氣,安詳離世。

她的一生,燦爛如春陽,溫暖大地;
她的光和熱,沐浴著每一個與她結緣的人。

火車嗚嗚前行,窗外倒影匆匆。十二月二十日,家人及法親護送張雲蘭的骨灰返回花蓮,圓滿她長眠於心靈故鄉的心願。大女兒池芳娟,一身黑衣素服,與先生併肩而坐,有時低頭沉思、有時抬頭望外:明知不要流淚讓媽媽牽掛,但失去至親的痛、沒了母親的悲,還是讓她手帕擦不停。

「媽媽生前常告訴我『腳步不能慢,否則跟不緊上人。』媽媽能圓滿心願回慈濟大學大捨堂,換個健康身體來生再結慈濟緣,全家都為她高興!未來我會承接媽媽遺願,走在慈濟路上,讓她安心、安息。」芳娟說。

來到慈濟大學追思堂,德慈師父、德宣師父帶領十三位常住師父和多位慈青同學,已在堂前列隊接靈,準備進行入龕儀式。慈師父致以祝福:「雲蘭師姊道心堅固,祝福她往生路上無罣礙,早日歸隊,慈濟還有好多事等她來做呢!」

病重期間陪伴張雲蘭最多的先生池文賓,談起五十年前的往事:「當初媒人為我們做媒時曾說:『你娶她安啦!她辦一兩桌都沒問題!煮東西嚇嚇叫!』所以她在慈濟除了招募會員外,大部分時間都做香積,又快又好吃!」

張雲蘭承擔台中、彰化親子成長班香積工作十五年,蔡阿敏師姊哽咽說道:「住院時她還提醒我,要炒麵、滷豆干給孩子們吃,她好疼這些小孫子……」

弟媳張方鄉霞女士感念:「大姊不但個性堅強,而且有愛心、有效率。我剛嫁到張家,她看我在廚房煮菜東忙西忙,做不了幾樣東西,就教我『簡單』的方法。原本花一小時的工作,經她指導後,十分鐘就可以完成。」

「有一次她帶我到新竹訪貧,幫一位獨居阿伯清理房舍,當我們將被子衣物搬到房外時,那股怪味使我掩鼻。大姊見狀,在一旁跟我說:『只要心中有愛,就不怕臭。』我試著適應,果然有效。數年之後,公公臥病,每次處理他的便溺物,我都會想起大姊的話,『移愛作孝』,對她非常敬佩和懷念。」

人生如舞台,幕起會幕落,每個人在這齣戲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所占的戲分也不一樣,戲演完了,自然就要下台。張雲蘭一生燦爛如春陽,溫暖大地;她的光和熱,沐浴著每一個與她結緣的人。

她以母親的愛來關心、呵護每一個人,
對人的好,是真心、實在的。

十二月二十五日,慈濟法親以「靜寂清澄無罣礙,盟約回歸慈濟來」為祝福,舉辦追思儀式。當跪羊圖音樂響起,子女潸然落淚,三百多位法親們也忍不住鼻酸哽咽。

志工鄭明華說,在張雲蘭最後一次入院時,她陪伴在側四十五天,雲蘭師姊往生前三天,她在病房一角與人談論身體病痛,原本閉目休息的張雲蘭,突然張開眼將她喚來,叮嚀她要注意生活,好好調養身體。「她自己都沒有體力跟精神了,還能仔細聽我說話、關心我。一直以來,雲蘭就是以母親的愛來關心每一個人。」

中區慈濟委員林炎煌說,民國七十九年遇見張雲蘭之前,他不但待人冷漠,個性還很倔強,「當時我是建築防水工程的承包商,菸酒不離身,還故意在她面前和朋友大口喝酒、吞雲吐霧。但她不但沒有嫌棄我,反而很有耐性地說,慢慢來,一天戒一點,一定能戒掉……」

張雲蘭鼓勵年輕的林炎煌,運用工作上所建立起的人脈,協助慈濟醫院第二期工程的募款。「她總是包容他人的缺點、鼓勵優點,讓我們在歡喜中得福。有一回,她約我一起出門做慈濟,我心想,一定要做一件不好的事讓她罵我,這樣就能漠視她對我的好,有理由不再理會她。」

那天,他故意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工作服赴約,張雲蘭不但沒有罵他,還笑著說:「炎煌,你怎麼穿得這麼可愛。」當下他的內心充滿羞愧,也更肯定張雲蘭對自己的好。

林炎煌暱稱張雲蘭為「阿母」,他哽咽說道:「因為有您,改變了我的人生。阿母對我說過的話,我會牢記在心,更會在慈濟路上勇猛精進。」

憶起這位仁慈長者,大家感恩又懷念;
值得學習的地方實在太多,
感恩事蹟說也說不完,典範深入人心……

寬敞的台中分會,二十年前還只是一幢小小的日式建築,梁淑珠就在那樣克難的環境中加入志工行列,隨著張雲蘭四處訪貧、募款。

她還記得,曾經到訪一戶有三個身心障礙孩子的家庭,其中一個女孩病情嚴重,因為長年在地上爬行、生活無法自理,身上滿是傷痕與糞尿。

「當時我很害怕,站得遠遠的……」梁淑珠正思索如何迴避時,張雲蘭已取來熱水,赤手為女孩淨身;輕柔地動作,如懷抱新生兒,以拇指軟肉小心翼翼地滑過那些傷口、擦拭乾硬的糞便。當下,梁淑珠對張雲蘭的敬重油然而生,「師父說的法,都在她的一言一行中展現。」

「有時,在人事上遇到挫折,她會專注、耐心地聽我們吐完苦水,再輕聲開導:『那我們就不要跟他一樣。』」結識至今,梁淑珠從未聽張雲蘭說過一句是非,「她謹言慎行,就像導師,指引我正確的方向。」

資深委員黃麗芬是張雲蘭的近鄰,與她互動緊密:「初入慈濟,只要與先生吵架,她都告訴我:『慈濟人要先顧好家庭!』以前常與婆婆頂嘴,做慈濟後有她的叮囑,我再也不敢了。」

「有一次到鄉村訪貧,遇到卡車司機惡形惡狀,明明是他不當超車,卻罵前車司機不會開車;眼見紛爭將起,雲蘭立即下車向對方道歉。過後她告訴我,對方情緒不穩,如果強與他爭辯,說不定又會去撞到別人。」

「雲蘭記憶力超強,雖不會開車,但走過的路,都記得很熟;會員或感恩戶家中狀況都能清楚掌握。她值得學習的地方實在太多……」

如今,張雲蘭的身形雖不在,典範卻已深入人心,許多志工憶起這位仁慈長者,都是感恩又懷念,還有訴不完的故事……

「時間過得真快呀!當年結拜姊妹一個個出嫁後,我出家了;感覺好像才沒多久。人生很奇妙……」花蓮靜思精舍觀音殿上,證嚴上人述說往事:「十一月底出門行腳前,還和她通過電話,要她不要煩惱、不要惶恐,『緣到就走』。沒想到她真的放下、輕安自在的去了……」

「她精進於菩薩道上,成就了好多人、好多事,立德且立功。不要為她不捨,要為她祝福,繼續走她未完成的路。」上人的開示,讓家屬們個個眼眶泛紅。

張雲蘭將後半生投入志業中,化小愛為大愛;家人體恤她,一路護持著。「雖然我們也曾經抱怨過,但看她那麼歡喜,深知那是她所想要的,應該要支持她。」

雖然她的身形已離開世間,但家人、法親決定以行動代替懷念,延續她的精神、傳接她的使命,祝福這一位可敬的母親,早日乘願再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