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4期
2008-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三年‧斯里蘭卡】
  人品典範
  慈善國際
  特別報導【菲律賓三寶顏】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七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4期
  與時間賽跑

◎撰文‧李委煌 資料提供‧楊偉順 

解開貧病糾結難題
——長期義診

四十多年前的台灣,疾病是家庭貧困的根源;
到了今天,這樣情況仍存在於全球許多地方。
在三寶顏,貧民賣掉牲畜籌得求醫的路費,卻因此喪失了謀生的工具……

 三寶顏巿立醫療中心的長廊椅上,傑瑞.阿柏(Jerry Abog)和母親枯坐著,等候正在接受手術的妹妹。

這是當地規模最大的政府綜合醫院,擁有兩百五十張病床,此刻卻容納三百多位病患,不少病人只能躺在廊道上。傑瑞說,他們住在五個小時車程外的農村,沒錢到鄰近昂貴的私人醫院就診,只好大老遠來到公立醫院。

相同等級的另一所政府醫院,遠在六百公里之外;某些地區雖有公立醫院,然徒具開刀房卻沒有設備或醫師,居民仍得奔波求診。

傑瑞以種植椰子、香蕉維生,他說家鄉醫療資源貧瘠,村人遇上牙痛、腸胃等毛病,都找產婆治療;總是把小病拖了再拖,直到病情嚴重後才不得不送醫。

還不到兩歲的阿諾.多里畢歐(Arnold Toribio),眼睛因手術而裹著紗布,靜靜地讓母親抱在懷裏。前陣子阿諾摔倒碰傷眼睛,無錢就醫,拖了十天,直到慈濟補助才獲得治療機會。

喬儂.嘉西雅(Jonel Garcia)的小兒子,也在慈濟幫助下治癒眼疾。她的先生中風許久,無法工作也沒錢接受復健治療;她說,村人若是遇上病痛,多使用傳統的草藥治療。

在三寶顏市、民答那峨島、乃至整個菲律賓,像傑瑞、阿諾、喬儂這樣的貧病患者,仍有太多太多。即便好不容易長途跋涉到醫院看病,也不表示身上有足夠的旅費返家,甚至不知治療期間該落腳何處;還有更多貧病患者,連來醫院看病的能力都沒有。楊偉順說,有些患者賣掉牛羊籌措交通費,但牛羊卻是他們的謀生工具……

等上五年、十年或一輩子

為照顧貧苦病患,三寶顏慈濟志工七年來舉辦了三十八次義診,嘉惠病患一萬九千七百人次;近年來更以眼科和外科手術為主力。

楊偉順說,甲狀腺腫瘤、肉瘤和水瘤雖然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但瘤長在明顯的部位如臉部或頸部,造成患者的自卑感,甚至讓他們找不到工作,家庭生計出現危機,也使孩子無法順利接受教育,可說是全家生活都受影響。

「我記得上人說,四十多年前的台灣,疾病是一個家庭貧困的根源。到了今天,這樣的情況仍存在於全球許多地方。」楊偉順說。

在三寶顏進行這些手術,要花上一萬五到三萬披索(約新台幣一萬三千至兩萬六千元),幾乎是病患窮一生之力都無法強掙來的;有些人的疝氣問題從孩童時期一直跟隨他們到老年。也因此慈濟義診是他們等上五年、十年甚至一輩子,才僅有的一次治療機會。

慈濟辦義診,負擔手術前的各項檢驗費用、手術耗材、術後藥物,參與的醫師們則分文未取,貢獻他們的專業技術。義診若在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舉行,院方則不收取手術室及膳宿費用;若在偏遠村落義診,慈濟也備有專用貨車載運一間臨時手術室所需的各項外科醫材。

目前三寶顏慈濟人醫會約有七十位醫師,主要來自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與私人診所。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院長王羅密說,菲律賓採醫藥分業,看診和取藥都要付費,加上高達七成人口沒有任何保險,一旦生病,處境難以設想,幸有慈濟持之以恆舉辦義診,紓解這些病患的痼疾。

他也感嘆,近年來政府補助款漸減,而藥品耗材等成本漸增,院區建築老舊,苦無經費改建;他感恩慈濟挹注資源,在院區興建慈濟復健中心與眼科中心,能提供病患更精良的服務。

去年九月,王院長代表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來台與慈濟醫院簽約,未來將進行臨床訓練及義診服務等交流。


不自量力的正確決定
——救助水腦症病童

一個等不及募款治病就驟逝的水腦症病童,
時時提醒著志工「拯救生命不能等」。
「即使醫療經費龐大,每次有病患求助,我們都不會拒絕,盡力籌錢。」

二○○六年八月、三寶顏監獄圍牆旁,一頭牛兒悠哉地停駐;遠方走來一位受刑人,還來不及歡喜找到這頭由他照顧卻走失的牛,就看到牛腳邊有一個棄嬰,不但臍帶未剪,身上也爬滿蟲蟻,奄奄一息。他趕緊通知監獄主管古耶莫.阿雅拉(Guillermo Ayala),將嬰兒用衣服包起,先送往獄內小診所,再轉送大醫院檢查。

嬰孩腦部感染,在兒童醫院住院月餘,用盡古耶莫十五萬披索積蓄,仍無法治癒,甚至還發現有水腦症!儘管如此,古耶莫視小男嬰為天主所賜,和妻兒商量後決定收養,取名為隆姆.阿雅拉(Ram Ayala)。

好心的古耶莫並不孤單,隆姆成為慈濟伸援的第八十二位水腦症患者,去年在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接受引流手術。

隆姆的雙腳無法彎曲或站起,需要復健,康復之路遙遙無期。不少親友勸古耶莫把孩子交政府照顧就好,不必承擔如此重責大任;但古耶莫夫婦仍甘願以祖父祖母之齡,來照顧帶病的小孫子。

照顧過隆姆的護理長、腦神經內外科醫師都說,或許是擁有了古耶莫一家人與慈濟志工的關愛,隆姆才能奇蹟般存活。

先救人,再考慮錢

隆姆的主治醫師荷西.古耶瓦斯(Jose Rufino Cuevas),是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專門執行水腦症手術的醫師,也是該院第一位加入慈濟人醫會的志工。

水腦症(hydrocephalus,亦即腦室積水)大多是先天造成,腦脊髓液積聚在腦室無法排出,使得腦壓增大造成組織受損,一半以上病例會因此死亡。

症狀較輕者,可以藥物治療;嚴重者則需接受引流手術,將一根導管插入腦室內,另一端接流入血液或腹腔。一根導管價值一萬五千披索,將導管埋入體內的手術費用則需五萬至十五萬披索。對一般家庭來說,這筆費用可謂天價。

荷西醫師說,治療水腦症以及後續復健的費用,往往需要三、四十萬披索,即使小康之家也被拖成貧窮;幸好有慈濟,否則這些孩子幾乎沒有機會接受治療。

「每次有水腦症病患來求助,不論我們有沒有錢,都不會拒絕;先救人要緊,再來考慮錢的問題。」在楊偉順心中,永遠都記得那個來不及救的孩子——

那是在二○○○年七月,一位年輕媽媽向慈濟求援,希望救救她兩歲大的水腦症孩子;孩子的頭因腦積水,腫脹得像汽車駕駛盤那般大。彼時,慈濟三寶顏聯絡處才成立兩個月,沒有足夠經費,但大家仍動員募款。只是,錢還未籌齊,這位年輕媽媽又出現了,她說,孩子等不及,已經往生了……

也因為這個案例,志工們發現當時的三寶顏甚至整個民答那峨島,並沒有慈善組織幫忙水腦症病患;不忍再見憾事發生,也不論經費是否已足夠,志工決心推動「免費水腦症引流手術計畫」;從二○○一年迄今,已幫忙近百位病童。

慈濟救助的病童中,約九成來自穆斯林社區。因長年戰火衝突,人民普遍貧窮,不少孕婦因營養不良,生下這些教人心痛的孩子。當他們賣牛販羊籌得搭船費用,好不容易來到三寶顏求醫,卻常被拒絕,使得他們更深陷無助。

尋求協助的水腦症個案,通常伴隨有嚴重的肺炎、結核病、腦膜炎或營養不良。慈濟將他們轉介往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治療,由外科、小兒科與心臟科醫師、麻醉師、放射線技師組成團隊照護;至於必要的電腦斷層掃描檢查,由長年護持慈濟的三寶顏市市長支付;慈濟募款則用以支付手術所需的引流導管、抗生素等醫材和藥品。

援助模式建立後,二○○三年起,志工服務範圍不限於三寶顏,也接受其他慈善機構轉介鄰近省分、乃至整個民答那峨島的水腦症病患。

大愛救回小茉莉

慈濟協助的第八十位水腦症病童茉莉(Jasmin Tahir),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誕生在古達描島(Cotabato)的一個天主教家庭。爸爸馬龍(Marlon Aplaon)和媽媽瑪麗蓮(Marilyn Aplaon)是農民,茉莉是家裏最小的孩子,她還有三位兄姊。

茉莉出生後,常不停啼哭,兩個月大時有一天突然全身抽搐,緊急送往古達描島省立醫學中心(Cotabato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治療,被診斷出有肺炎、腦膜炎和腦水腫現象。從此茉莉頻繁進出醫院,之後肺炎惡化,只能依賴氧氣來延續生命。

但茉莉好像是捍衛生命的小鬥士,不肯放棄,也因此擄獲小兒科病房醫護人員的心;只是,這個家庭已經積欠醫院一個月醫藥費,家裏其他三個孩子都無法吃飽了。父母含淚做出痛苦的決定——帶茉莉回家。

醫師們無法接受,表示小茉莉脆弱的生命可能因沒有使用氧氣而死在回家的途中;幾乎絕望的父母,在辦妥離院手續時,遇見了來醫院探視養子的艾妮莎達希爾(Anisa Tahir)。這場偶遇,為茉莉的生命帶來轉機……

艾妮莎達希爾和先生都是虔誠的穆斯林,她第一眼看到茉莉時,就非常喜歡這孩子;她央求茉莉的父母讓孩子留下來繼續接受照顧,她來想辦法籌措醫藥費,甚至她可以收養奄奄一息的茉莉。

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茉莉的父母不知所措,但當他們看到達希爾夫婦如此深深關愛著茉莉,他們的心融化了。

也許是愛帶來的奇蹟,幾天後,茉莉的病情改善了——肺炎痊癒,不再仰賴呼吸器;醫師可以專注處理她水腦症的問題。

達希爾夫婦四處尋求援助,打聽到在古達描島幫助過三位水腦兒的「慈濟」;經過三天海陸交替的長途跋涉,去年元月,終於將茉莉送抵三寶顏市。

慈濟志工將他們帶到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由荷西.古耶瓦斯醫師為她進行手術。

「關懷茉莉時,我們注意到她與養母非常親近,而親生母親對待這位收養者又是那麼敬重。她們之間所流露出的愛與和諧,令人感動。」楊偉順說,這兩位母親為了茉莉,能跨越宗教隔閡、彼此尊重,可說為世人樹立了完美典範。

目前小茉莉在慈濟大愛復健暨義肢製造中心,由雷蒙‧賽陀醫師照料。楊偉順說,小茉莉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康復,但她擁有兩對父母給予的愛和細心養育,相信一定會有好的進展。「這啟示了我們:大愛會治癒每個人的傷口,無論你是什麼種族、性別和宗教信仰。」

抱著病兒來到三寶顏,有人盤纏用盡,挨家挨戶請求援助;有對父母因沒錢替孩子繳交手術費,只得抱著奄奄一息的孩子,抱頭痛哭回家;有位爸爸說,雖然他們很窮,但是為了救兒子,他願意做任何事,就算乞討也甘願……

一位受到慈濟幫助的水腦兒,家屬對志工說:「上帝聽到我最虔誠的祈禱,藉由慈濟讓我的孩子重生!債務對我們來說已不重要,只要我們生活簡單、努力工作,一定還得清。」

這些年來,教志工印象深刻的就是父母的愛,不放棄任何機會,用盡所有力量要協助子女遠離病痛。同樣地,志工也不願意放棄任何小生命,特別是水腦症的孩子不能等,若沒有及時援助,他們的父母只能無助地看著孩子腦袋一天天腫大,直至死於各種併發症。

即使今日志工仍須四處募款,才能持續對水腦症病童提供援助,但當年「不自量力」的決定,如今看來是再正確也不過的了! 


 看得見的幸福
——啟建大愛眼科中心

每位捐款者都收到一副看不見的眼鏡,
「有任何時候覺得自己不幸福,就戴上它;它會提醒你,還有更多人的遭遇比我們還糟;也提醒你,這個眼科中心對貧困白內障患者是多麼重要……」

在一場籌建「慈濟大愛眼科中心」的義賣會中,一位三輪車夫專程來捐錢;他說,他的薪資微薄,只能出這一點點錢,但他很高興能回饋慈濟帶給他的光明——

幾個月前,他因為白內障而失明,家庭陷入困境,只能依賴親戚朋友接濟。直到獲得慈濟補助接受手術、恢復視力,他再度成為車夫,承擔一家人的生計問題。目前他迫切希望讓孩子重返學校,所以他會努力工作,讓明天更好。

一位病患家屬也參加義賣,他對志工說:「這雖然是我小小的奉獻,但希望慈濟大愛眼科中心建設完成後,能幫助更多的人。」

慈濟三寶顏聯絡處在行之有年的眼科義診之後,規畫成立眼科中心(Tzu Chi Great Love Eye Center),前年八月動工興建,二○○八年正式啟業後,可密集地進行白內障手術,讓更多貧窮患者有機會及時治療而免除失明危機。

讓病患「求助有門」

傍晚時分,三寶顏市海岸邊停靠幾艘木船,幾位水上部落少年,提了塑膠桶上岸購買汽油;他們髮色金黃,引人注目——這並非刻意染色,而是經年累月曝曬所致。

許多水上人家,雙眼長年與海面水波反射的強光接觸,激發了白內障的罹患機率。慈濟接觸的眼疾患者中,不乏年紀輕輕便得了白內障。

三寶顏市醫療中心王羅密院長說,菲律賓有些機構提供白內障手術補助,例如國會議員設立的基金會,但要病人親自提出申請;還有公益彩金,由醫院代病人向馬尼拉相關單位申請。「只有慈濟完全針對病人需求,不僅直接受理提報或轉介,志工也會親自前往案家了解狀況,提供最適合的補助與協助。」王院長說。

二○○○年五月六日,慈濟菲律賓三寶顏聯絡處成立,「拯救視力計畫」即成為第一個醫療活動,免費供應貧困病患白內障手術前後所需的藥品,並結合當時三寶顏醫療中心的眼科主任安.凱西斯(Ann Cases)等醫療團隊為患者做手術;迄今已服務超過兩千人。

一次白內障手術約需兩至三萬披索,而慈濟人醫會眼科醫師免費手術,並獲得機構捐贈人工水晶體,加上直接向廠商購買藥品,價格便宜許多;平均一例白內障手術只花費兩千披索,不到一般費用的十分之一。

然而,由於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手術房不足,平均每天只能為一位眼疾患者動手術,等待的病人愈累積愈多。為了能加速服務患者,降低失明危機,慈濟三寶顏聯絡處啟建眼科中心。

慈濟眼科中心位於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內,規畫有兩間眼科專屬手術房,以及一間外科手術房,可進行疝氣和甲狀腺腫瘤等手術。每間眼科手術房可同時進行兩台刀,由於配備高科技儀器,進行一例白內障手術僅需十幾分鐘;也就是說,兩間手術房四台刀,一小時即能為十多位病人手術。

眼科中心採用綠建築概念——大廳裏「風塔」設計透過自然風與水流減低室溫;講求節能環保,以大片玻璃罩採光、低斜度無障礙坡道、地下水與雨水回收使用等。

王院長表示,慈濟大愛眼科中心堪稱為民答那峨島地區最先進的眼科中心,服務範疇將包括三寶顏市、鄰近省分和外島高達三百多萬人口。

第二次生命的啟示

二十一歲的雷諾.西寧寧(Ronald Siningning)因為先天性眼疾,六歲起雙眼視力模糊;曾經接受過眼角膜移植,可惜手術失敗。「我原本想,此生是再也看不到了。」沒錢再做手術,但他很樂觀,多年來以雙眼貼著書本苦讀,總算念完中學。

雷諾很希望再有移植機會。經楊偉順去信菲國眼庫,終於讓他在今年順利完成手術。「看得到,我就很滿足了。」雷諾不斷道感恩。

大愛眼科中心未來將設立「眼角膜中心」,已有六位慈濟醫療個案主動表示,願意在往生後捐出眼角膜,造福更多貧病者。

眼科醫師安.凱西斯說,早年她抱著存疑態度參加慈濟義診,直到看見志工關懷病患,尤其在後續照護上「視病如親」,她深受感動,如今成為慈濟義診不可或缺的專業人力。

三寶顏市立醫療中心眼科醫師雷.烏斯曼(Rey Christopher Usman),則包辦了一半以上的慈濟個案手術;他在接觸慈濟之前也曾下鄉義診,但只把看診、開藥當成工作一部分;參與慈濟後學到「醫病」更要「醫心」,從此他對病人付出更多愛心。

眼科醫師雷米吉歐.馬干(Remegio Magan),五年前食物中毒,引起腹部腫大、皮膚蠟黃、甚至逐漸癱瘓;醫師們束手無策,慈濟志工安排專機送他到馬尼拉醫院救治。兩個多月後他平安出院,龐大醫療費用也由志工募款支應。

經過三年復健,米吉歐恢復病前的眼科手術技術,更能將心比心面對患者;行醫之餘,每月前往山區義診,或將病人載回自己的診所免費開刀,以感恩心回饋。

米吉歐回想生病期間,全身插滿管子,「以前看到病人插管,從來不曾了解過他們的感受。」如今從鬼門關走過一回,他發願要更用心於醫療服務。「是慈濟,給了我第二生命!」

為籌建眼科中心,慈濟三寶顏聯絡處致贈每位捐款者一副由X光片製成的「眼鏡」。

「有任何時候覺得自己不幸福、覺得自己是最倒楣的,就戴上它——它會提醒你,還有更多人的遭遇比我們還糟;它會提醒你,這個眼科中心對很多盲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愈早完成,就愈能幫助更多病患。」楊偉順說。

有感於慈濟結合慈善與醫療照拂貧民,三寶顏市市長西索.羅布列加特(Celso Lobregat)在前年慈濟大愛眼科中心動工典禮中宣布,每年的八月二十六日為「慈濟日」。

長期的濟貧行動,讓志工們一次次目睹貧窮的無奈,也明白自己的福報,並將這分力量轉換為更精進的行善造福;有待援助的患者難以數計,但一如市長對慈濟人的祝福:「合心、傳承,是邁向未來的唯一方法。讓我們一起努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