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4期
2008-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三年‧斯里蘭卡】
  人品典範
  慈善國際
  特別報導【菲律賓三寶顏】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七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4期
  穿梭叢林間的慈悲腳步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圖說資料提供‧林翠蓮

每星期兩次,
漢班托塔洗腎病人必須迢迢到可倫坡中央醫院報到。
斯里蘭卡沒有高速公路,這趟路可不輕鬆——
在黃土小路上徒步一小時、搭上擁擠的公車,
搖搖晃晃七小時才能抵達。

黃土綠樹、縱橫交錯的小路,偏遠村落的景觀雷同。
更相似的,是其間一個又一個因貧而病、因病而貧的故事。
這些故事,留住了慈悲的腳步,也帶來希望,
在純樸鄉間口耳相傳……


要在漢班托塔拔高的叢林裏,找尋沒有路標、門牌、掩藏於林木深處的人家,除非是當地人,否則很難辦到,更何況來自海外的慈濟志工;車行鄉間小路,難以想像轉彎之後還有路,叢林深處還有人住。

司機阿山卡(Asanka)手握方向盤,運轉載人亦載物資的四輪貨車,前進、轉彎兼打檔,才得進入清瘦可憐的黃土路;許多時候,車身與占據兩旁的林枝擦撞,行路實難。而熱帶南亞的太陽,驕縱地傾洩熱能,使這片缺水的貧瘠土地,塵土飛揚……

叢林深處,
口耳相傳的希望

沾著滿身的塵埃,和因炎熱而稍稍糾結的眉頭,來到一戶人家。那稱之為「家」的,不過是塑布料,架在幾根簡單柴枝上,無牆無垣,風雨難擋。

二十八歲的男主人賈明達(V.P. Chaminda)迎上前,接過志工送來的四桶水,打開蓋子,晃啷晃啷地倒進屋前樹下的水桶裏;再握起獨輪車,將另一桶水推至屋後廚房——一個低矮得連鑽都很難鑽進的地方。

住在沒水沒電的叢林裏,賈明達每天得到兩、三公里外提水回來,雙臂肌腱因而受傷。這天,志工帶來全新的推車,讓他日後可輕鬆提水。

十歲時,父母離異遺棄他,賈明達的精神略帶異常;偶有服藥,但大多時候任病情發展,無法支撐一家生活。這苦了二十三歲的妻子,大腹便便,帶著不到一歲的女兒四處乞討。過程中,有人向她提到慈濟,她依址求助;經志工訪視後,獲每月補助糧食和清水。

離開賈明達的家,轉行另條路途中,志工見路旁一個水龍頭,停下車子,把四個桶子再度裝滿,往下個點走去。司機阿山卡,靠著他多年駕駛三輪嘟嘟車載客的經驗,找到四代同堂的一戶人家。

四代同堂,不代表有福。四十五歲的主人妮米麗(Liyanage Nilmini),十二年前先生罹癌往生,三個女兒中,長女已出嫁,二女兒和男友生了孩子,男友卻不幸於海嘯遇難,於是帶著孩子投靠娘家;么女才十二歲,念初中七年級。

女兒與孫輩,加上一對老病的父母,全家重擔落於妮米麗身上。她靠打零工維生,但只有稻種收成的季節才有工作,一天四百盧比(約新台幣一百多元)的勞汗錢,一家子難以溫飽。

那用泥塊搭蓋的家,沒水沒電;屋頂以椰葉拼湊,雨水來時,內外總是泥濘。妮米麗經人指引來到慈濟辦事處求助,獲得每月物資援助;年老的父母在志工送水時,也才有沖澡的機會。

醫療匱乏,
難以挽回的悲劇

慈濟辦事處,在漢班托塔一條安靜的街上。原是廢置空屋,海嘯發生後,政府提供慈濟賑災團使用,在當地進行緊急醫療、物資發放及帳棚安置等援助。急難救助階段結束後,這間屋子化身為慈濟辦事處,作為推動大愛村援建及長期慈善救助的據點。

海嘯前,當地沒有華人足跡;海嘯後三個月成立的慈濟辦事處,輪流由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台灣的慈濟志工駐守,帶領當地志工披荊斬棘,展開慈善工作。

運作近三年,小小的辦事處經口耳相傳,成為貧困人民的希望。十七歲女孩拉可詩米(Lakshmi Maduwanthi)就是在這裏獲得醫療救助的。

拉可詩米罹患腎臟病,長期進出醫院,三個弟妹中,一個弟弟發展遲緩;一家六口全靠三十五歲的父親打零工,賺取一天五百盧比(約新台幣一百五十元)的收入支撐。

由於病情持續惡化,拉可詩米需至可倫坡洗腎,長途旅費加上醫藥費,讓他們無力負擔。慈濟志工訪視後,決定長期補助醫療費用與生活物資。

漢班托塔一帶沒有洗腎設備,病患只能搭公車,長程顛簸到兩百五十公里外的可倫坡洗腎,來回路程就要花十六個小時以上;每週兩次,有時遇上洗腎機壞了,各地來的病患得在醫院等上七、八天才能輪到,回到家後不久又得再來,周而復始。

二○○七年七月,愛女心切的父親,捐出一顆腎臟給拉可詩米;如今她休學在家,長期服用抗排斥藥,慈濟也持續關懷與補助。

相對於拉可詩米獲得移植機會,二十七歲的加納卡(Janaka Amilanuwan)就沒那麼幸運。二○○六年他腎臟功能衰竭,開始長程奔波到可倫坡洗腎,無法工作賺錢養家;不堪其苦的妻子,帶著唯一的女兒離去。

以燒土磚販售兼打零工維生的父親,無法負擔他醫藥與交通的龐大開銷;弟弟為了他,四處向人募款,過程中也發現腎臟衰竭,洗腎兩個月後,先哥哥而離世。

雖經慈濟補助和關懷,然而弟弟往生的創傷,加上不堪長期病痛的折磨,失去生活鬥志的加納卡,選擇結束自己生命。

慈濟人獲訊,趕來協助後事及助念。「那是我們在當地的第一場助念。」馬來西亞慈濟志工王慈均沉重地說。

不只補助,
還要長期陪伴

王慈均是慈濟馬六甲分會社工,二○○五年三月隨團至漢班托塔傳承訪視經驗。親眼見證當地苦難,內心深受衝擊,她許下再來的願望。

二○○七年八月,慈濟在當地完成慈善組織註冊,實現在斯里蘭卡濟貧扶困的理想。唯慈善志業要扎根,必須有專職專才,斯國境內普遍貧窮、人才難求。單身的王慈均見狀,毛遂自薦常駐於漢班托塔,帶領當地一群年輕志工,日夜為這片土地盡心努力。

之前,志工關懷加納卡時,見他的眼神沒有任何希望,遂邀集全家合照帶動天倫溫馨;沒想到,這難得的照片日後成了他的遺照。

「這裏要拍張照,很不容易。加納卡往生時,媽媽就把這張相片放在遺體旁邊,可見她的珍惜。」王慈均說。

曾經為了讓加納卡有求生意志,志工把他太太從可倫坡找回來團圓,沒想到加納卡仍然走上絕路。新加坡志工林翠蓮有感而發:「慈濟剛開始慈善志業,也是因為照顧戶自殺,上人才說個案不只補助,還要後續的關懷。」

漢班托塔純樸而貧苦的景象,像極四五十年前的台灣鄉下;連做慈濟,都像極了當年的處境。王慈均就很有感觸:「每次要進到叢林間的小茅屋裏時,我就想到上人早年訪貧的那張黑白照片。上人也是蹲著身子進去茅草屋……」

日前,王慈均探視小男孩拿頓(Nadun)——一對雙胞胎中的哥哥,出生時缺氧而導致腦性麻痹,經評估成為慈濟長期照顧戶。一日,拿頓的父親前來告知,孩子的母親離家後,就沒有回來。

隔天,志工趕緊前往關懷。拿頓的父親正好外出打工,四個孤苦伶仃的孩子,由十三歲的小姊姊休學在家代母職,煮飯、洗衣、照顧弟妹。

「這裏的貧病之家一個比一個苦。我會選擇留下來,就是看到這樣的苦難、想到這些需要照顧的人。」儘管斯里蘭卡政局時有動盪,王慈均仍勉力留在當地,帶領斯里蘭卡在地志工濟貧救苦。

以媽媽心,
守護異鄉貧病者

關懷拿頓家時,有位看似五官分明、身形極佳的青年,跟在王慈均身旁幫忙。他是二十四歲的丹尼旭(Dinesh)。

他患有精神疾病,整天不停地洗手、洗腳,不吃不喝;不僅自己如此,也嚴格要求家人跟著做;連媽媽開的小店面,都被他強制關掉。媽媽不堪其擾,前來慈濟求助。

志工初見他時,一頭亂髮、衣衫不整。經由王慈均長期關懷,丹尼旭整肅外貌,有空就來慈濟辦事處幫忙。

媽媽看到慈濟人,一口辛哈拉語說不停:「我很感恩慈濟,因為丹尼旭的改變,讓我可以睡得很好;他還說要吃素,因為慈濟人都吃素。」

看著輔導成功的丹尼旭,王慈均說:「他現在都跟我們一起吃飯、做事。這樣的改變讓人欣慰。」

王慈均曾經歷過罹患乳癌、生命交關的掙扎,經由手術、化療而起死回生。此刻,她把生命託付於漢班托塔,也以母親的心情,愛護當地同仁們,獲得「媽媽」的尊稱。

近兩年來,她帶著在地志工走遍漢班托塔鄉間,陸續援助六十七個個案,提供急難救助、生活物資、醫療或教育補助;並定期到馬特拉(Matara)的老人院關懷。

另外,也在可倫坡帶出一批醫學院的年輕人,由志工比央達(Priyantha Bandara)為窗口,援助兩個家庭及關懷一所殘障機構。

在大愛村、學校等援建工程結束的此刻,已正式註冊的慈濟,在漢班托塔還有更長期的慈善工作等著去做。

路,雖然長遠,卻已起步前進。

 

媽媽不哭
◎撰文‧林翠蓮、邱魏琴姬 攝影‧吳瑩瑩

才五十一歲的的年紀,加納卡的媽媽卻已滿臉皺紋、頭髮花白。兩個孩子相繼患上腎病,媽媽在與慈濟人談話時,總是頭低低的眼泛淚光。

想像一位腎病患者,肺部和雙腳積水,呼吸沉重、舉步艱難,卻還要在熾陽下前行,擠上那人滿為患的長途公車去洗腎……的確苦不堪言!慈濟補助車費,讓加納卡雇用嘟嘟車從家裏到路口,減少跋涉之苦。

曾經,加納卡拒絕再去洗腎,幾番向家人要求以毒藥結束生命;一天,他關起房門準備上吊,幸好爸爸及時破門而入。志工來訪時,握住他的手,殷殷懇求他尊重生命,也給慈濟機會協助他。忽然間,加納卡放聲大哭……他終於接受志工誠懇勸說,連夜與父親趕到可倫坡洗腎。

沒想到不久後,加納卡還是在一個深夜裏仰藥自盡!媽媽說,知道兒子有輕生念頭,她幾乎寸步不離,但加納卡卻趁她半夜疲倦小睡,偷偷把藏在草叢的農藥一飲而盡……

慈均師姊已在可倫坡為他找到房子,免他舟車勞頓之苦;也尋回離家的妻女,準備一起生活。但他卻放棄了!讓關心他的人留下幾許遺憾。

資料顯示,漢班托塔地區的自殺率是全國最高的。志工曾經試圖救回的生命,卻捱不過病痛與對前景無望的煎熬。

這正是生命的本質:人無法掌握自身生命的長短,更無法掌握別人生病的始末。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在別人生命中把握因緣,以真誠的心膚慰關懷。


婆婆的天然大澡盆
◎撰文‧林翠蓮 攝影‧林炎煌

每週六,是獨居的貝比諾娜(Babynona)婆婆洗澡的日子。

洗澡的地方,是距離婆婆小屋半公里處的河邊,需要乘車前往。婆婆雙腳因為膝關節炎已彎成弓形,走路倚靠枴杖,上下車吃力。慈濟志工曾建議提水到她家,但她堅持到河邊洗澡。

附近居民都在這條河流洗澡和洗衣。在河水深及膝處放置一張塑料椅,志工攙扶著婆婆緩緩走入水中,坐在椅子上。她喜歡志工用小鐵桶盛滿水往頭淋下,一桶又一桶,意猶未盡,直洗到她滿意才願意上岸。而另一邊,志工也把婆婆一週換洗的衣服洗乾淨。

回到家中,志工已準備好熱奶茶,婆婆滿意地坐在椅子上,快樂喝著每週一次、難得的熱茶。喝完茶,婆婆開始念誦給慈濟志工的祝福經文。

婆婆生活起居困難,三餐靠鄰居供應。慈濟人不辭辛勞,把人間溫情送到這隱蔽的小屋裏,還幫婆婆清除屋裏外垃圾雜草、修繕破落的屋舍,讓笑容重回到她飽經滄桑的臉上。


帕拉米,我的寶貝
◎撰文‧林翠蓮 攝影‧林炎煌

在國立慈濟中學啟用典禮期間,台灣、新加坡醫護志工前來義診。易蘭嘉妮(Irangani Jayalatha)抱著身體僵硬的女兒帕拉米(Parami Bhagya Udmalala)求醫,不時以溫柔的眼神望著懷中寶貝。在敘述種種遭遇時,易蘭嘉妮沒有表露半點埋怨,始終掛著微笑。

回想起海嘯那天上午八點,易蘭嘉妮住進漢班托塔的基地醫院待產。半小時後,海嘯來了!海水湧進醫院,不久後許多傷者被帶進醫院。她的陣痛一陣緊似一陣,但產房裏沒有醫師或護士,所有人力都集中到緊急部門去了。

三個小時後,一位助產護士來看她,才發現事態嚴重!緊急剖腹生下的嬰孩嚴重缺氧,但院內設備全用以救治海嘯傷患,醫師只能用手壓式氧氣袋為嬰兒急救。直到翌日傍晚才有一架印度來的直升機,把嬰兒帶到可倫坡的醫院,但已經是嚴重的腦性麻痹。

三歲了,帕拉米還不能抬頭、翻身、坐立、控制大小便;只能餵食奶汁,卻因為吞嚥困難,常常會嗆著而導致吸入性肺炎。易蘭嘉妮的丈夫是鹽田保安員,每個月收入有一半用在女兒的醫藥費。

志工專程家訪,並邀來醫學系的學生示範如何物理治療。當問及易蘭嘉妮可曾想過放棄這個需要照顧一輩子的女兒?她眼眶紅了,她說女兒生不逢時,但她會好好照顧她。對易蘭嘉妮來說,日子無論怎麼難過,照顧殘障的女兒是她的天職。

帕拉米的視力有問題,但聽力還可以,當志工抱著她唱歌,她開心地笑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