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4期
2008-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三年‧斯里蘭卡】
  人品典範
  慈善國際
  特別報導【菲律賓三寶顏】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七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4期
  一千個日子的堅持——成就建築品保的幕後志工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六百四十九戶大愛屋,八個月建造完成;
學校、社區鄰里中心等二期工程,十四個月內接續完工。
在法律、風俗、語言、人民工作習慣都不同的斯里蘭卡,
長途來回監督偌大的工程,著實不易。
兩年多來,他們從台灣往返斯里蘭卡超過二十趟,
用堅實穩固的建築,實現專業付出承諾。


似乎每到一個工地,王明德、曾梁源等建築委員就忘了要休息。

踩著他們長青年紀的沉穩步伐,這邊走走、那邊看看,任何屋梁、溝渠、小角落,都不遺漏;即使和人言談時,眼睛瞄到哪兒,雙腳自然走往哪兒;語言不通,再多的比手畫腳,也要和工人們達成溝通。

兩年多來,他們從台灣來回斯里蘭卡超過二十趟;元月初,中學啟用前夕,他們仍在校園裏鉅細靡遺地看了又看、巡了又巡,就怕疏忽任何一個角落。

身負把關工程品質重責,面對偌大的大愛村和校園工地,他們不懈怠,只為確保有堅實的屋梁、穩固的學校,讓受災的居民和孩子,得有安身立命與就學的地方。

織織如梭的腳步,將這片土地印踏得穩固堅實;頻頻汗水,滴落得欣慰與充實。

二十多年前,從事建設業的王明德,因緣際會參與了花蓮慈濟醫院工程品質的監督;專業的角度、志工的態度,讓他成為「慈濟建築委員」志工團隊的一員。

慈濟工地要求達到四級檢驗的品保,建築委員正是最後的把關。忙轉事業之餘,王明德常奔走於慈濟各工程間——玉里、關山慈院,慈濟大學、技術學院,高雄、彰化、台南靜思堂等地,都有他的足跡。

今年六十四歲、已當祖父的王明德,幾乎每一、兩個星期,就得從工作、家庭中抽身,搭飛機、坐高鐵,自費自力地奔忙著。「現在台中慈濟醫院還在蓋,也要去看看……」

不怕自家工程怠慢,就怕公眾的事延誤了,他說:「生意可以緩一緩,慈濟事優先就對了。」

王明德的好友曾梁源,原本從事房地產買賣,後來轉投入營造業;多年來,他見到好友對慈濟的付出,也受感動而捐款護持慈濟,並曾參與貴州發放。與王明德在生意及慈濟路上兩相扶持。

海嘯發生後半年——二○○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曾梁源和慈濟志工來到漢班托塔,參加斯里蘭卡慈濟大愛村動土。見證這歷史一刻,他預見諸多事項需要協助,回台後向證嚴上人承諾,要發心組建築團隊為斯里蘭卡大愛村工程盡心力。

「有形的錢財,我們已經努力累積了三、四十年;無形的布施,也要多承擔。」曾梁源的發心,自然獲得王明德的認同,兩人於是攜手投入。

除了王明德、曾梁源,再加上擔任首梯賑災團領隊、對慈濟援助斯國事務相當熟悉的林仲箎,以及具大型發放規畫經驗的陳金發,和當初搭起慈濟援助斯國橋梁的朱章麟等人,這群志願建築委員們自二○○五年七月開始往返斯里蘭卡,展開長期的監工路程。

募人才,專業加用心

每隔二十多天,他們就得從台灣飛往漢班托塔,依工程需要停留五至六天,馬不停蹄地針對施工品質進行檢討與修改。

從台灣到斯里蘭卡,要先到泰國或新加坡轉機;往往到可倫坡機場時已是凌晨,再摸黑一個鐘頭到旅館。隔天七點出發,坐巴士到漢班托塔,又要七個鐘頭……全程幾乎要花兩天的時間才能抵達。王明德說:「有時為了趕工,會連夜從可倫坡趕到漢班托塔,沿途山路不好走……」

發心承擔,除了要撥出時間,還要自己負擔機票和住宿費用。然已過六十歲的他們,腳步不歇,做得歡喜滿滿。

從設計、發包到工程興建,整個營造過程因為有他們的用心看顧,六百四十九戶大愛屋,在八個月內建造完成;包括學校及社區鄰里中心的二期工程,也在十四個月內接續完工。他們以專業投入,研究簡化工法、改善材料,不但確保工程品質,更節省了諸多成本。

以教室的屋頂為例,王明德說:「原本是雙層設計,屋頂上有氣窗。但我們改成單斜面屋頂後,把氣窗保留在牆壁上,窗子全開時通風良好;這就省了三千八百萬。」

同具專業眼光的曾梁源補充:「當地政府提供的這片土地是自然叢林,我們不以人工方式美化它,而是用最少的錢、做最多的事,讓建築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品。」

慈濟第一期大愛屋工程,考量災民立即需求,發包三家廠商同時建造,以求縮短工期。二期工程便從中慎選優秀的營造廠,穩扎穩打。王明德說:「我們逐一拜訪全國五大營造廠,向他們簡報慈濟在斯里蘭卡所做的援助工作,ICC就是因感動而來的。」

I.C.C.(International Construction Consortium Ltd.,國際營造財團有限公司)工程經理皮亞頓嘎(P G. S. Piyatunga, Project Manager),營造經驗超過十六年,慈濟中學是他建造的第三所學校,其他兩所均在首都可倫坡。

這次的合作,讓他深刻領略慈濟對工程品質的要求。「這所學校的建築品質,無論與政府或私人學校相較,都在水準之上。」

皮亞頓嘎用辛哈拉語式快速腔調分析:「如教室、地板、門、燈光,和種種外層包覆的上漆和磨光等,每一項都採用很好的等級。」

「另外,慈濟的建築結構很強,用了很多鋼筋,柱子亦是大尺寸。一旦有天然災難,無疑可作為避難場所。」他進一步表示:「現在可倫坡那邊的建築,也開始學習慈濟,把防災避難的功能融入設計考量。」

身為一個工程人員,他敬佩慈濟人盡責、友善的合作態度,給予他不同的建造經驗;而身為斯里蘭卡人,他更由衷感激慈濟在當地的援助。「大愛村和學校,是很棒的援贈。你們從那麼遠的台灣來幫忙,我們更要好好做。能和您們一起工作,我真的很高興!」

跨隔閡,了解並學習

「這邊可做個鐵欄杆,把水塔圍起來,放慈濟Logo,周圍打光,四公里都可以看到。它是漢班托塔的最高點,一個新地標。」邊走邊看,每走過一個點,王明德都能忘我地陳述。

「自己公司的工程,有工作團隊管控品質和進度,身為老闆,只就結果去討論。慈濟的工程不一樣,自己參與、指揮每一個過程,所以都記得清清楚楚、印象深刻。」王明德說。

只是遙遠如斯里蘭卡,法律、風俗、語言、人民工作習慣都不同,要長途來回監督偌大的工程,必然有其困難。曾梁源笑說:「困難是可以克服的!要先了解這裏的工程慣例,學習他們工作的傳統。」

「這裏就是熱一點啦!吃住也不是很好……」雖然辛苦,但曾梁源認為,只要發心,就會愈做愈有興趣,且愈做愈有心得。

「我們還要跟上人討工作咧!看還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王明德沉穩地說:「上人希望我們六十歲以上的人,能捐時間和智慧財……」因此,伊朗、泰北和安徽全椒等地的慈濟教育藍圖,也都有他們的足跡。

王明德說:「感恩有這機會,能成就這麼有意義的建築。」呼應王明德的內心話,曾梁源有感而發:「人生到最後,也只有這些能留下來……」

建築營造有其專業,更不用說工地是在海外,耗費的時間及費用,並不是人人都能負荷;這也是王明德及曾梁源發心投入的初衷。

回想二○○五年五月,上人一句「把握當下」,讓他們來到斯里蘭卡;「原本以為只來一趟就好,沒想到跟著慈濟志工做到最後,把那麼一個荒蕪的地方,開闢成一個漂亮的村鎮和學校。」

「一想到建築蓋好之後,親手交給受災民眾,他們忠厚的表情、眼神透出的興奮和感恩,一切的辛苦都忘記了。」曾梁源說:「上人講『把握當下』,我的體會就是閩南語的『撩下去,就一直下去吧!』」

 

為大地留下美麗藝術品
——林世欽預約重返日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近三年獨自駐地監工,足跡踏遍整個實梨布普拉工地,
別人以為困難,他以正向思考積極克服;
別人以為清苦,他卻安貧樂道知足滿足。
離開之際,沒有依依離情,「日後再來,我相信是與有榮焉的!」


慈濟斯里蘭卡漢班托塔工地上,有個孤獨身影,隻身在陌生國度裏,日夜無休地看顧著工程進度。

白天,他騎著打檔機車到工地監工、協助解決問題。工作之餘,他的生活獨立,衣服自己洗,屋旁的樹籬就是最好的曬衣場;眼鏡破了,膠帶黏一黏還能用;一個電鍋加上一個小烤箱,就是料理三餐的好工具。有空時就得溫飽,忙碌時三餐得過且過……

別人眼中的清苦,他卻安貧樂道,笑容迎人:「到了一個地方,自然要從環境中找出適應之道,喊苦的話只是自討沒趣。」「雖然飲食不符合我的習慣,但就找適合的吃;找到時,哇!那就很值得高興了!」

積極耐磨,
朝預定目標前進

年輕時的林世欽,大學土木系畢業、服完兩年兵役後,即投身慈濟營建處;慈濟技術學院餐廳、圖書館、慈濟大學宿舍,關山慈院、慈濟中小學等工地,都有他的足跡。

慈濟中小學工程快結束時,他調回本會營建處,半年後被派往泰北清邁慈濟學校小學工地。那是他首次到國外從事工程監造,懷抱著探索心情,期待此行能見識異國的風土民情,又能累積工作經驗。

林世欽到任後,原本落後的工程進度逐漸趕上預定;兩年後,清邁慈濟學校小學校舍完工。回到台灣停留兩個星期,又因漢班托塔大愛村工程需要,讓他來到斯里蘭卡。

無論在泰北或斯里蘭卡,每當遇到考驗,他都沉著以對:「就是盡全力,一定要在預定時間內,達成預期的品質目標。」

執行過程中必須與當地人合作,在不斷地磨合、體會後,林世欽從了解當地人的思維習慣出發。「去觀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拿人家的優點來借鏡和學習,這就是一種吸收。」

林世欽比較兩地人民:「都很友善。泰北華胞的學習態度,讓人覺得前景有希望;斯里蘭卡的民族性較悠閒,要獲得他們一個確定的答案,得多加努力。」即使如此,林世欽置身其中,依然如期把工程完成。

在斯里蘭卡監工,英文的說、寫顯得迫切需要;一開始,林世欽請慈濟人幫忙,及至志工們都離開了,或根本忙得無暇幫忙,他便開始自己想辦法。

「英文是全球通行的語言,這個語言精通了,另一個世界的窗就打開了。」為了寫信給當地政府官員,他從台灣購買商用英文書信書籍,光是文法書就準備了五本,加上電腦先進科技,能幫忙自動檢查拼字,「到目前為止,對方收到信,都沒什麼問題!」林世欽說,遇到問題,就去解決,「要去磨!」若只是原地繞圈子,將無法往前進。

他深思,急,只會擾亂工人們的步調,把事情弄亂。「工作時要保持冷靜的思維,按部就班,讓他們朝自己的步調前進,再想辦法拉他們一把,那麼隊伍就會走得快和順。」

來到斯里蘭卡快三年,林世欽就像個任搓、任揉的軟糖,不論怎麼塑型,他都以甜甜的姿態對人。「要有認知,這個工程必須在自己手上完成,過程中所遭遇的挫折或不順,都屬必然的。假使遇到狀況就放棄,任何事都完成不了!」

近三年的獨自監工,配合著建築委員的往返指導,林世欽幾乎踏遍了整個工地;當幢幢建築逐漸成型、從地湧出時,當下的成就感,就教他忘了過程中所有的辛勞。

簡單生活,
滿足平凡的幸福

二專時,林世欽主修機械,大學插班進入土木系;直到進入職場開始負責建物監工後,他才體會到建築的樂趣。他說:「土木建築跟機械不同。土木是在做一個大的藝術品,除了專業人士,一般人也能欣賞它的美。」

「夕陽西下,一天的工作完成了,帶著疲憊的身體,用寧靜的心,欣賞這些建築物之美,就是最幸福的時刻。」享受著大愛村的寧靜,林世欽滿足地說著。

林世欽住的大愛屋旁,有棵大樹垂了兩個鞦韆;庭院裏,有志工幫忙植的花草,及他自己種的木瓜樹,和已攀爬到屋頂的豆藤。小雨一過,風兒一吹,眾樹搖曳,花兒清麗。鄰人走過時,一句輕聲的問候,就是他簡單生活的調劑。

像是離群索居的生活,林世欽卻有辦法和世界接軌。喜歡看書的他,每回台灣,就到書局大肆採購;看完後再換下一批,他樂在其中。

「要買原文小說,可倫坡方便多了,眾多書籍任挑任選,價格比起台灣又相對便宜;那是我很大的樂趣!」林世欽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飯、洗完澡,就是看書。

坐在屋前的廊簷下,林世欽緩緩說道:「以前看書,只當看故事,沒有很仔細去深入;現在會針對不同時代的不同事物,去做推敲和體會。每天的生活就是看書、工作,感覺滿愜意的!」

斯國、斯土、斯民,總有一天得離開,林世欽沒有依依的離情。「建築物移交給使用者後,再過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終有一天,我會再回來看看。」

對林世欽而言,建築是一個作品,在使用者的愛惜和維護之下,他相信,這些作品會愈來愈有價值、愈來愈有美感。「日後再回來看,我相信是與有榮焉的啊!」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