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88期
2007-07-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志工筆記‧陽明山車禍關懷
  出版書訊‧《慈濟月刊‧映象真情》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六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88期
  無常教會我的事

意外發生在傍晚,遊覽車衝下山谷,帶走八條寶貴的生命。
夜半的加護病房和急診室,
有驚魂未定的傷患、匆忙奔來的親人,
還有藍天使傾聽的眼神與環繞的雙臂。

因為感同身受,在創痛之中肩倚著肩,度過最漫長的時光,
在悲苦處體悟人生無常,是最沉痛也最珍貴的一堂課,
啟示彼此——生命的每分每秒,應當珍惜與善用……


之一
病床邊交握的雙手
◎口述‧謝清勇 整理‧李委煌

彷彿老友重逢,他緊緊握著我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擔任醫院志工近二十年來,我明白許多意外由不得自己,適時一句溫言暖語,會產生很大的膚慰和鼓舞力量。

我在振興醫院當志工,算算十年了;那天獲知陽明山車禍傷患容先生到院後,趕緊到急診室關懷;晚間,又換上慈濟志工服,隨同其他人為一位罹難者助念。

翌日到病房探望容先生,知道他最掛念的是在淡水馬偕醫院搶救的太太。我鼓勵他要珍惜歷劫歸來的寶貴性命,並且多祝福太太。

我們之間話不多,但真誠關懷的眼神與肢體動作,很自然便拉近彼此的距離;他帶著身心的創痛緊握著我的手,我也完全能懂得他的心意。容先生決定轉往淡水馬偕醫院療傷,以就近了解太太手術與復原狀況。匆忙中他寫下地址,要我日後去竹東找他喝茶。

幾天後,我去淡水馬偕醫院探望容先生,彷彿故人重逢,他依舊緊握著我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容太太在搶救下已脫離險境,然未來復健之路必定遙遠。我為容先生按摩雙肩舒緩壓力,並讚歎他的勇敢與承擔;而太太有了先生的鼓勵,即使仍在加護病房,傷勢也有明顯的改善與進步。

公職退休後,我開始在醫院當志工,我出身特種部隊,不怕吃苦,所以選擇壓力最大的急診室與加護病房服務:送病歷、推床、在留觀室關懷病患、為無家屬陪伴的病患跑腿;有時會遇見斷腿缺手、頭皮被削去一半、奄奄一息的病患……但我都不怕。

做志工要有一股「傻勁」,就像證嚴上人說的:「做就對了」。也許駭人的傷口或血跡會留駐在腦海裏幾個晚上,但漸漸就會淡忘,這也是種「不執著」、「放下」的修行訓練。

在醫院看盡無常,我更懂得疼惜身邊的人,無論彼此是否有親緣之情。我也喜歡唱歌給精神科病人以及護理之家的老人聽,看他們從鬱悶無聊到開懷同聲高歌,彼此都很歡喜。

我是個平凡人,平順生活無礙我去感受傷病之苦的能力,適時的一句溫言暖語或鼓舞的話,對受難者有很大的膚慰力量。許多意外由不得自己,人生不免因無常而帶來苦痛淚水,但求擦乾眼淚後,對生命有更透徹的體悟。


之二
把握光陰 
不再問「為何是我」

◎口述‧陸若男 整理‧李委煌

曾和無常短兵相接,讓我感覺時間太有限,要把握。我們無從預知人生會有什麼遭遇,但要自我提醒:「不要看失去的,要看還擁有的。」

我家就在台北榮總醫院附近,翻車意外不久、約晚間七點多,我和志工們已來到急診室外等待傷患。

由於長年互動,院方對志工很熟悉,當傷患接受急救治療後,才允許我們進到急診室關懷;有些家屬還在來院途中,此時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安撫傷患驚慌的心。

翻車後被送來醫院,傷患的手機和錢包都不在身邊,鞋子也摔掉了。因此能夠下床如廁者,我們為他們買來拖鞋;口渴想喝水,我們備妥杯子和飲水;有人急著聯絡親友,我們借出手機;有些費用要當場結算,我們送上的應急金剛好派上用場……這些瑣務微不足道,卻是當下他們最需要、也最感貼心的事。我們一直忙到凌晨近一點,確定傷患都有親友陪伴後,才放心回家休息。

車禍十餘天來,仍在加護病房救治的張金蘭,全身從頭到腳多處骨折;我們每天都會抽空去慰問,也為辛苦守候的親友打氣。我鼓勵她兒子在母親耳邊說:「我們都需要你,媽媽加油。」也教懷孕待產的媳婦激勵婆婆:「孫子快生囉,就等著您來抱,要快點好起來喔。」張金蘭也是社區志工,所以我請女兒跟媽媽說:「努力忍過去,我們等你回來做志工。」

病床上的心情,我很能體會。七年前,我在毫無預警下被宣判患了乳癌,雖然盡力保持生活如昔,我卻感到害怕無助,哭泣地自問:「為何是我?」

這段和無常短兵相接的經驗,讓我感覺人生有限,不能再錯過。手術後兩個月,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我跟著志工上街募款,手腳卻因體力不繼而頻頻發抖;儘管如此,我還是積極投入賑災,前往中部慰訪受創村民。

這七年來,我以更虔誠、更用心的態度做志工,把握每分每秒服務貧病苦難者。

人生會有什麼遭遇,我們無從預知,但不幸真發生了,要學習口足畫家謝坤山所說:「不要看我們所失去的,要看我們還擁有的。」


之三
懸崖邊的徹悟
◎口述‧曹增台 整理‧李委煌

在安寧病房當志工,我見證生命逝去,也難以忘懷那些在陰影籠罩下卻豁達樂觀的笑容,如此的勇氣啟示了我,也願意以此體悟鼓舞所有生命陷落者。                                          

陽明山車禍那晚,我接到動員通知後趕往陽明醫院;過去幾次重大車禍、火災、SARS疫情等,志工都曾入院關懷,我在這所醫院當志工有十六年了,所以對環境相當熟悉。

院方基於信任,同意我們在不影響醫療措施下進入院區協助。我們配合醫院社工的要求調度人力:兩位志工陪伴家屬進入急診外科室見傷重者最後一面,兩位志工在留觀室關懷驚慌未定的傷患,八位志工護送罹難者遺體安置並助念。翌日,因為傷患身旁尚未安排有全天候看護,志工也排班陪伴照料。

遭逢急難事件,當傷患孤單無助地躺在急診室、而親屬還在趕赴醫院途中,此時志工溫暖的陪伴、支持與安撫,是股很重要的鎮靜力量——教家屬、病人安下心來,減輕忙於急救的醫護與社工人員的壓力。

記得民國八十三年,陽明山也發生公車撞壁意外,造成四十多人受傷,當時我正在附近散步,聽救護車不間斷呼叫而過,我推斷有事故發生,趕緊前往醫院查看,發現事態嚴重,通知志工前來支援;和這次一樣,意外隔天,志工即為受傷住院的獨居榮民帶來生活用品。

這次翻車事件,更喚起我早年經歷過的一場驚慌。民國七十八年,我擔任金融證券業主管,那天公司旅遊告一段落,正當大家午後飽足昏沉之際,我們搭乘的遊覽車行駛在山路上,突然天旋地轉,我和太太毫無防備,隨著車速猛地向前滾去。

三分之一車身衝出路邊,然後卡在斷崖邊乍止,此時車門早不知脫落何處,我們回過神來,踏著車門外僅有的一塊小突坡,一一攙扶離開險境。

呆立於懸崖邊,我不禁聯想起自己「三百萬年薪」與「生命無常」,這兩件事究竟孰輕孰重?當下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同年底,我隨朋友到花蓮靜思精舍參訪,在不期而遇下,與證嚴上人的雙眸有了短暫交會,當下我知道自己隱隱醞釀了些新決定。一年多後,而立之年的我,毅然辭去旁人稱羨的高薪工作,專心當志工。

回想當年,為帶頭衝業績,每天壓力好大,情緒總隨著股市漲落起伏。人生的分秒其實充滿著無常,如今我珍惜自己身體還健康,為有需要的人多付出關愛。

我在加護病房與安寧病房服務,見證許多生命的逝去,也難以忘懷那些在死亡陰影籠罩下卻豁達樂觀的笑容,如此的勇氣啟示了我,我也願意以此體悟鼓舞所有生命陷落者。


之四
重生 那最美的笑容
◎撰文‧李雅惠

從重傷送院的危急時刻,到如今一點一滴地清朗復原,
兩位女子的重生意義非凡,因為其中包含很多人的祝福與鼓勵。
車禍讓鳳嬌渾身是傷,初相見時我倆的對話猶在耳,
此刻我是多麼感恩這個生命還在!
她在我手心上寫字,我說:「對不起,看不懂,我們要一起學手語。」
她笑了,眼淚也流下來……

6月24日
晚間收到志工傳來消息,將有傷患送來我服務的淡水馬偕醫院,我整裝趕往待命。八點四十分抵達後,得知林鳳嬌小姐正在重傷區接受緊急處置,另一位溫琇雅小姐則在放射科照相,兩位病人家屬皆未趕到,於是我趕緊到放射科協助搬移病人。

琇雅的意識清楚,但右腿骨折、身上有多處擦傷,顯得虛弱。我跟她說,我們是慈濟志工,會一直相伴,請她放心。檢驗結果顯示琇雅有氣胸情形,需立即插胸管,此時她的阿姨也趕抵醫院。

至於鳳嬌的傷勢複雜,到院時一度血壓下降休克,緊急插氣管內管及胸管,經使用呼吸器、輸血輸液後才逐漸清醒。做檢查時,我問她是否知道發生什麼事;她搖頭,我表明身分並且說:「你們的車在仰德大道出事,你受了傷,現在淡水馬偕醫院。請不要害怕,我們在你身邊,院方已聯絡你的家人。請放鬆,但不要睡著。」

晚間十一點,她們的親友陸續從中南部趕抵,深夜十二點多,鳳嬌緊急開刀,琇雅則轉入外科加護病房。琇雅的父親不發一語,母親則充滿悲傷;我一直握著媽媽的手,拍拍她的肩膀說:「我們帶著上人及全球慈濟人的祝福而來,一同祈禱琇雅度過難關。」

6月25日
一大早前往院區關懷,看到琇雅的爸爸在家屬休息室門口,神態疲憊,但看到我們到來,露出笑意。黃根旺師兄與我分坐爸爸兩旁,聽他娓娓道來對女兒傷勢的牽掛與擔心,一夜未能成眠。我們叮嚀爸爸多休息,注意保暖以及多喝水。爸爸泛著淚光說:「你們昨天那麼晚才離開,一大早又趕來……」哽咽地說不出話。

在開刀房門口,鳳嬌的母親及兄妹皆在場,因徹夜守候而體力不濟,很教人心疼。我握著媽媽那雙充滿勞碌痕跡的雙手,安慰她把鳳嬌的身體交給醫師做專業治療,我們則安心虔誠為她祝福。

這天,鳳嬌的丈夫容先生從振興醫院轉進淡水馬偕,家人可免奔波照料。

6月26、27日
琇雅經過休養,精神好些了,也轉入普通病房,父母寬心不少。只是乖巧的琇雅直對家人說對不起,讓媽媽很心疼……

和鳳嬌的媽媽也算有緣,在醫院碰到兩、三次。她黝黑的臉龐寫滿歲月滄桑,而且眉頭深鎖;聆聽過醫師說明女兒脊椎受創傷及神經的情形,對於漫長復原之路很是擔心。我安慰媽媽一起祝福鳳嬌趕快轉出加護病房,未來如何復健再從長計議。

鳳嬌可開始進食牛奶,媽媽終於會笑了!我告訴媽媽:「臉上有了笑,鳳嬌就會比較安心,心情好,有助於身體恢復喔!而且現在只要情況穩定,就是好消息。」

晚上,在加護病房會客室看到鳳嬌,只有左手能動,我們的手緊緊握著……我想到車禍當天,她渾身是傷,臉色蒼白,當時的對話猶在耳邊。此刻我是多麼感恩這個生命還在!

她用左手在我手心上寫字,我說:「對不起,看不懂,我們要一起學手語。」她笑了,眼淚也流下來……

6月28日
鳳嬌已停用升壓藥,呼吸器也改成輔助型態,足以顯示她堅強的生命力。只是她的下半身仍無知覺,我默默祈禱她能接受與面對辛苦的復健之路。

容先生說,十多年來,夫妻倆辛苦打拚、相互扶持,如今遇到這樣的意外,更要攜手同行;即使往後的路很艱辛,但他會勇敢,永不放棄。

下班後,我到病房探望琇雅,她因為疼痛一夜難眠,媽媽也一樣。我輕撫琇雅的臉龐,也教導她如何深呼吸再咳出痰來。她學得很好,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

稍晚,她的兩位同學來探視,三人淚流滿面哭成一團;媽媽則是走到窗旁,抑不住地輕啜著。每位母親的心都一樣,不捨孩子受苦;我伴在她身旁,手握著手靜靜凝視窗外。

能平安生存著,即使靠在一起流淚,也是非常幸福與溫暖的。

6月29日
今日休假,我先到琇雅的病房,看到房裏熱熱鬧鬧的,原來是爸爸的族人來看她。她氣色很好,綁了個高高的馬尾,濃眉大眼,神采奕奕,年輕而堅強的生命力令人感動;但因為疼痛,以至於說話無法用力出聲。我告訴她與其把注意力集中在身體的痛苦上,更好的方式是靜思這些日子的遭遇,沉澱心靈,更莫忘心想好意,祝福自己。

在加護病房,志工們與鳳嬌互動著。她堅毅而樂觀,配合每項醫療處置,努力好好呼吸。我告訴她,撐過這緊要關頭,生命有了不同的意義,相信往後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可以面對與度過。

鳳嬌比起手指頭算日子,是的,這是出事後第六天,我看到兩個生命從危急時刻到現在一點一滴地清朗起來……人有無限的可能,只要去面對,每個人都是生命的勇者。

6月30日
鳳嬌轉入普通病房了!氣管內管已拔除,精神很好,可以說話。琇雅的的胸管也移除,講話的聲音輕輕柔柔,笑容也開朗起來,每個動作都慢慢恢復力氣。

經歷這麼大的撞擊,腦及臉都沒受傷,她們都覺得相當幸運,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也非常感恩。

今天是農曆十五號,一輪明月高掛天空散著柔光,但願人人寧靜平安,夜夜好眠。

感恩。

7月1~4日
雖然因傷臥床,但鳳嬌把自己維持得很清爽整潔,氣色也好很多。

主治醫師告訴她可以慢慢適應搖高床頭,不必終日平躺。

出事前,鳳嬌會幫忙把紙箱等資源留給慈濟環保志工,此刻她堅定地告訴我:「將來我也要和你一樣,穿上這套志工制服。」我們回以鼓勵:有願就有力,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我們每個人都像種子,可以發芽、由一生無量;更願我們的陪伴可以滴水成漣漪、成效應,再把愛傳出去!

琇雅的一切都在進步中,也嘗試坐起來、自行翻身;看在爸媽的眼裏,彷彿是個剛長大學習適應環境的小孩,除了心疼不捨,還要細心呵護。

重生的意義非凡,因為其中包含太多人的關心、祝福與鼓勵。

7月5日
今日琇雅的病房非常熱鬧,爸爸依然說學逗唱樣樣精通,無非是要寶貝女兒忘掉疼痛,開懷大笑。

鳳嬌的右手功能也恢復得很好,她對自己充滿信心,也發願當志工。

上人說,世上最美的是病人的笑容。看到他們笑得這麼燦爛,我們也感到非常寬慰。健康是無價的,祝福他們有願有力,心想事成!

7月7~10日
容先生夫婦和琇雅經過階段治療後即將出院,要邁入居家療養了。這意味著醫院關懷將告一段落,慈濟團隊也要愛的接力,落實社區關懷。

琇雅備妥拐杖,回家要好好復健。她和媽媽準備了善款捐出,她們說:要感謝的人太多,希望這些錢可以幫忙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鳳嬌已可以將床頭搖得更高些,她的親人從雲林北上,特別是媽媽開朗多了,也會快樂地祝福每個人。

因為慈濟人的陪伴,媽媽惜緣惜情,知福惜福更懂得造福,開始繳善款助人,希望能廣結善緣。

傷者面對傷痛所展現的堅強意志力和強韌的生命力,令人讚歎;而當他們和家屬愈了解慈濟,也都發願行善,讓我感覺彷彿菩提萌了芽,盼望回歸社區後,苗芽可以成長茁壯。

這段陪伴過程中,最感人的是人與人間的情誼更深了。

人間處處有溫情,給人溫暖是本分,來來回回愛的能量不減反增。感受最深的,還是感恩自己有健康的身體,並能付出良能,有幸服務需要的人。

一路走來,非常感恩共同陪伴的師兄姊,因為大家的接力及補位支援,得以讓事情圓滿,「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或許最能代表此刻心情吧。

 

◎圖說撰寫‧陳怡伶、蔡慧珠、唐迪岡、鄧瑞燕、張舜華、楊安心、陳木蘭

【啟動急難救助】
台北市陽明山仰德大道、永公路口,六月二十四日週日傍晚六點半發生遊覽車翻車意外,車體墜落至一百公尺深的山谷下,造成八人罹難、二十五人受傷。
當地慈濟志工晚間七點多即投入救災,設立服務站,徹夜守候以備不時之需;除了為往生者助念,並提供麵包、飲料、熱食給搜救的警消與醫護人員。

【支援救難人員】
翌日近午,山上忽然下起滂沱大雨,志工趕搭兩頂帳棚,提供警消、救難人員與家屬避雨。香積志工陸續送來五榖饅頭、仙草茶、炒米粉、便當、山藥湯,為現場人員補充體力。  

【各守崗位,全力以赴】
傷者分別送往台北市八家醫院。關渡、淡水、石牌、天母、劍潭地區志工當晚八點半成立急難救助協調中心,彙整在車禍現場與各醫院志工回報的資料,掌握最新狀況,隨時更新住院、出院、轉院資料,並調配人力、物資。得知有往生者送回竹東家鄉,旋即確認住址、聯絡當地慈濟人關懷。事務雖龐雜,但人人守好崗位,全力以赴。

【醫院關懷】
在醫院,志工為亡者助念,並提供傷患日用品與飲食等;考量到家屬應變突發狀況所需,當晚開始致送應急金。
有家屬從外地趕來,難以接受親人已離世,志工陪伴到翌日凌晨才離開;有家屬找不到受傷的親人,志工幫忙查詢名單,甚或陪同趕往下一所醫院尋親。
夜漸漸深了,志工雖感疲憊,仍積極計畫隔日探視事宜。
六月二十四、二十五兩日共動員四百零三人次志工投入急難救助。

【媽媽膚膚】
吳小姐有輕微腦震盪、頸椎受傷、行動不便。為讓吳家人安心照顧其他傷者及料理親人喪事,志工及時補位,連續兩天排班照顧。
志工廖嬌娥在家煮好稀飯,送到醫院一口一口餵她吃。吳小姐說:「師姊還幫我擦澡,讓我回憶起小時候,媽媽幫我洗澡的情景,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師姊就像是我的媽媽!」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