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1期
2007-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警察故事
  特別報導【慈濟人醫會年會】
  人文教育
  天涯共此情‧西藏
  喜樂證言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00七年九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1期
  一壺茶,千年飲 助藏人健康喝茶

◎撰文‧葉育鎏  攝影‧蕭耀華


信仰虔誠的西藏人,佛前供茶祈願,往往不外求健康;
然而,祖祖輩輩日日所飲的磚茶,
卻被發現其中過量的「氟」,
是健康的慢性殺手。
千年來藏民生活、祭祀中少不了茶,
如何讓他們喝得健康、喝得安心?

 

海拔約四千五百公尺,藏北羌塘高原上的那曲地區第三小學,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孤兒學校;那曲十一個縣、兩百多位孤兒全部在此就讀,占全校學生的三分之一。

早餐時間,廚房阿姨正替大家舀茶——有些碗裏放糌粑、有些碗裏擺方便麵,一律淋上酥油茶。這頓早餐對孩子們相當重要,色白鮮濃的酥油茶,就是一天的開始。

孩子愛極了這茶滋味。然而,天天喝茶,有近九成孩子罹患「氟斑牙」——牙齒呈現無光澤的粉筆色,嚴重一點的,則是發黃、斷裂、缺損……

一九八三年,四川省地方病防治研究所白學信等人發表一篇報告,首次證實「磚茶型氟中毒」病例;並將藏族人氟中毒的主因,導向日常嗜飲的茶。

長期致力於茶與人體健康研究的湖南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教授曹進,讀了這篇論文,感到矛盾極了!他無法置信老祖宗留傳下來的飲茶文化,會在這個嗜茶如命的地區留下深深遺害。

為了找尋答案,曹進一頭栽進了這個研究領域。經過五年證實,磚茶確實對藏人的健康產生危害。

曹進發現,飲茶導致氟中毒的原因在於,茶樹會從土壤或空氣中吸收氟,並透過根、莖而儲存於葉片中。並非所有茶葉氟含量都高,主要視氟在茶葉中儲存時間而定;磚茶︵緊壓茶︶使用粗老葉片加工,氟含量高;再加上藏人習慣熬茶,熬煮過程中大量釋出氟離子。

「氟斑牙」是個伴隨日常飲食習慣而生的印記,在人體「氟中毒」中,傷害算是最輕微的,雖影響美觀但不會痛;然而卻是重要警訊——如果高氟環境未改善,體內的氟累積過量,會導致「氟骨症」,傷害四肢關節和神經系統。

也就是說,眼前這些有著氟斑牙的稚嫩娃娃臉龐,如果慢性氟中毒情況持續,到了中老年罹患氟骨症,不僅影響放牧、下田,甚至將飽受日夜疼痛、身子佝僂難行之苦,嚴重者連生活自理都成問題……


飲茶危機

藏人生活不可缺少茶。在寒冷乾燥的氣候下,酥油茶與甜茶,可說是西藏人的生活,也是社交。

親朋到訪,先倒上一杯暖呼呼的酥油茶,搖和著,喝入口,口感鹹鹹的,茶湯暖暖溫順,就是藏人對來客的歡迎。

民眾不僅在家喝茶,上工、放牧時,也隨身帶壺熱茶;或是帶點乾茶葉,有熱水就沖來喝,再配上糌粑,便足以果腹。

而大小街坊中林立的甜茶館或是茶攤,又是另一種飲茶選擇。一杯甜茶、一碗藏麵或藏餃,幾個朋友攪和上幾小時,也不覺得悶。

唐朝時,文成公主遠嫁西藏,陪嫁品之一就是「茶」,開啟藏民飲茶風氣,也開展了茶與僧道結合的在地文化。西藏不產茶,過去在茶馬古道上,絡繹不絕的漢人商旅往來操持著「用茶換藏人好馬」的買賣。

祖祖輩輩傳下來的飲茶文化,已經上千年了,儘管發現了其中隱藏的危機,但要藏人不喝茶,似乎說不過去,也不可能說不喝就不喝。

在曹進團隊追根究柢的努力之下,「磚茶型氟中毒」有了堪稱困難的解決方案——在不去對抗千年飲茶文化的前提下,透過科學研究,以安全含量的低氟磚茶,為藏族人創造一個低氟的健康環境。

所謂的低氟磚茶,製程有兩大特色:在不提高成本的基礎上,選用合適的茶葉原料;並在其中加入定量的食品級降氟劑,與茶葉中的氟化物形成不可溶物質,以排出體外。

一公斤的普通磚茶,約含有六百至一千兩百毫克的氟;低氟磚茶的氟含量控制在兩百一十毫克以下。根據曹進教授研究,飲用兩年低氟磚茶後,日總攝氟量就已降到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每日安全攝取量。


三年採樣

事實上,中國大陸「磚茶型氟中毒」分布範圍廣泛,幾占全國一半區域,以內蒙古、西藏、四川、青海、甘肅、新疆等少數民族最常見。藏族、裕固族、哈薩克及蒙古族的青少年和兒童罹患氟斑牙比率超過五成;其中飲磚茶量最大、海拔最高的藏族,比例高達百分之八十六。

五年前,慈濟加拿大分會執行長何國慶以個人捐款、慈濟名義,贊助曹進教授在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主持的「茶與健康研究室」,展開羌塘高原那曲地區觀察點的救助工作。

那曲人喝茶口味重,愛喝的金尖茶氟含量更高;再加上環境影響,藏民多以肉食為主,茶可以解膩;飲食習慣幾乎被「氟」團團包圍。

氟中毒是一種不可逆的骨組織與神經系統破壞,要根除,得從小開始預防。曹進教授讓當地兒童飲用低氟磚茶,兩年後,孩子們尿氟含量平均值已大大降低,顯見成效。

為了建立流行病學中可信賴數據,這項研究必須拉大實驗範圍。

正當曹進教授苦無經費時,慈濟基金會伸出援手,開展了「磚茶型氟中毒之預防與控制研究」的援助方案。二○○四年起,在四川、西藏地區建立十九個觀察點,分為對照點和救助點,針對救助點免費發給低氟磚茶,進行為期三年採樣研究。總計提供一百四十四噸茶,受助人口超過六千三百人。


千年宿命

不同於以往的人道救援,慈濟這項援助計畫的深度,是含括歷史、宗教、公衛、醫學上的一番巨大努力;它要挑戰的是千年來,廣大民眾的一個觀念、一種習慣。

九月初我們來到藏北羌塘高原,在那曲草原上,遇見一位二十一歲的年輕媽媽。她抱著一個剛滿周歲的娃兒,大大圓眼呼嚕轉著;媽媽用稠稠的糌粑當作副食品,餵給孩子。

青稞做的糌粑是當地主食,揉製過程中用的正是磚茶。由此可見,此地氟中毒現象,幾乎是打從娘胎開始,無法避免的宿命。

在曹進教授多年努力下,一般民眾或許已知道何謂「氟斑牙」與「氟骨病」,但對具體的原因,仍舊一知半解。我們跟隨曹進教授來到林芝縣布久鄉杰麥村,進行現場檢測及入戶訪查。

許多鄉親穿著當地傳統服飾,在村長家院子裏,張著牙,肢體上舉下蹲,接受氟斑牙與氟骨症的檢查。大家對自己健康的主觀描述是「腳不疼了」、「頭不痛了」、「比較可以勞動了」。曹進教授相當滿意這次的檢查結果。

現代醫學讓藏民對酥油茶有些許改觀,因為酥油吃多了,血脂過高,所以大城市中,喝酥油茶的人相對少了;不過,鄉下地方經濟條件不錯的人家,仍經常打酥油茶喝,條件差一點的就喝清茶,丟坨酥油提提味。

入戶訪查,看到這村經濟條件較佳,民眾家裏普遍都有電動打酥油茶機。曹進教授忍不住叨念:過去用酥油桶打茶,得出些人力來做;現在改用電動器,又快又好,茶也愈喝愈多。


茶與宗教

拜訪七十二歲的扎西卓瑪,笑瞇瞇的她,端著一杯青稞酒,搖搖擺擺地走向我們,要請遠道而來的我們抿一口酒。

我原以為她喝醉了,後來才發現,是下肢關節問題讓她走路不穩。而依據曹教授判定,阿瑪確屬氟骨症重症患者。

阿瑪不只老了,也病了,勞動力大不如前。幾年前,阿瑪開始出現關節痛,看過醫師,醫師說不出個所以然,就當是關節炎,開給她止痛藥。藏族婦女重視裝扮,頭髮也是麻花綁辮地梳理整齊;阿瑪病情日漸惡化,終至無法撐起雙手綁頭髮,更別說去院子裏提桶水了。

在阿瑪身上,我們也看到氟骨症與信仰之間的關聯。五年多前,不能再磕大頭的阿瑪,依舊每個月會到附近的喇嘛嶺寺轉經。那天,她也帶著我們去,但就在主宮殿外頭一圈一圈走,氣喘吁噓的她起初不願走進大殿——因為對阿瑪來說,不能磕大頭,是一種未盡虔誠的遺憾。

來到山南地區以製作藏香聞名的敏珠林寺,此地乃藏傳佛教寧瑪派三大寺廟之一,也是慈濟基金會免費提供低氟磚茶的觀察點之一。透過寺廟向信徒宣導低氟磚茶的好處,對氟中毒的防治力度更大。

迎接我們的白瑪克珠喇嘛,為我們盛上入藏後喝到的第一杯磚茶。我們問:「這低氟磚茶好不好喝?」透過西藏自治區疾控中心地病所丹增桑布醫師翻譯,白瑪克珠喇嘛回答:「雅不都!(好喝)」

漢語不太靈光的他還說,喝了這茶「有用」、「頭病好了」……聽來很神奇。不過,丹增醫師的立場倒是中肯:「大家喜歡喝是真的,但不生病……應該不至於。」

在林芝地區的喇嘛嶺寺,可看見整個藏傳佛教氟中毒的縮影。

研究資料顯示,氟骨症的發病率,在虔誠信徒及僧侶們的身上特別高。因為茶被藏人視為與神靈溝通、通向天國與菩薩最重要的載體;此外,長時間誦經,飲茶量也大。

當氟骨症情形漸漸嚴重,不能虔誠地五體投地磕大頭時,許多人會疑惑自己是否失掉進入天堂的機會,或是犯有不可饒恕的罪——這也說明扎西卓瑪阿瑪心中那分未盡的遺憾。


勇往直前

一九九八年曹進教授進到西藏,當眺望神山珠穆朗瑪峰時,他跪地落淚,許諾要將低氟磚茶一車一車運進雪域高原,那是他終其一生的方向。

九年後的今天,面對前景,他依舊淚眼無言——太多的無奈與困難橫阻在眼前。

西藏人善良,是包括整個宗教、氣候與環境孕育出來的民族性格;他們面對人,就如同面對自然一樣地尊敬、疼惜。讓曹進反轉過往的人生經驗:「究竟是我們在救藏族同胞?還是善良的藏族同胞救了我們的靈魂?」

每每談及磚茶氟中毒研究,曹進教授的心,雖有失落,也有感動——當看見氟骨症嚴重的阿瑪真心誠意為他獻哈達,表達感謝時,他溼了眼眶,這是他受到聖潔心靈的感動。

拚著不退的幹勁、背負著被誤解的孤寂,曹進教授始終記得證嚴上人的一句話:「你做的是天大的好事情。」只是,在西藏這片藍天白雲底下,得自己去找路、找人、找到力量。

其中一位堅強的扶持者,就是疾控中心地病所科長丹增桑布。「桑布」,是善良的意思,從九八年曹進教授一進到西藏,他就一路伴隨。當初,丹增想不透這個漢人來做啥?喝茶會中毒?他喝了幾十年了,這怎講?

他一路跟著曹教授研究、調查。「親身體會才知道這磚茶真的有害。」他搔了搔頭,吐出這些話。

地方疾病防治,是個需要全心投注的工作,過去丹增醫師也負責鼠疫和碘缺乏病等防治,但面對「磚茶型氟中毒」,他收起笑臉,嘆了一口氣:「怎麼說呢?確實難多了。」

他用最簡單的話告訴老鄉們,茶別熬太久、喝少點、喝淡點。三年過去了,民眾由原先的疑慮,到現在接受了口感、茶色上不斷調整的低氟茶,也知道這個方案的推動,來自一念真心。


低氟磚茶免費供應方案即將結束,等相關研究數字出現後,日後包括政策的支持、重塑市場產銷制度及對廣大群眾的健康宣導,該怎樣說、該怎樣做、該怎樣期待?將是衛生部門政策與市場執行面的另一階段開始。

和曹進教授相同,丹增醫師要為他的藏族同胞拚搏的,是一個全西藏人都可以飲用低氟磚茶的未來。而這也是參與這次磚茶型氟中毒救助行動的所有人,在這片藍天白雲下的祈諾。

這念心,套句當地人慣用的話:「天知道!」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