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1期
2007-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警察故事
  特別報導【慈濟人醫會年會】
  人文教育
  天涯共此情‧西藏
  喜樂證言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00七年九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1期
  十七至十八日 轉貧為富在「布施」

 

◆9‧17~18《農八月‧初七至初八》

靜思小語
貧與富,不在有形的物質多寡,而在無形的心靈滿足——少欲知足,歡喜付出與人結好緣,心靈踏實最富有。

「心貧」最可憐

「即使物質生活富有,心卻慳貪,永不滿足;如此『心貧』者,實在是最可憐的人。若能擴展心胸,長養布施心,與眾結好緣,心就能轉『貧』為『富』。」

晨語時間,上人以一則慈濟人關懷的個案為例,說明「轉貧為富」並非難事,只要循循善誘,就能使物質匱乏的貧苦人生,轉變為知足常樂、歡喜付出的富裕人生。

有位先生年輕時成了家、立了業,也擁有田宅;但他不滿足,沉迷賭博賠光了產業,加上酗酒放蕩,原本和樂的家庭因此破碎。

慈濟人初次探訪時,他已獨居許久,貧困孤老、居住環境髒亂不堪。在志工噓寒問暖、持續關懷下,老人家逐漸打開心防,勉為其難讓志工為他清理屋內環境。見清掃後的居家整潔清爽,老人家十分歡喜,從此與慈濟人互動良好。

身體還算硬朗的他,在志工引領下投入環保志工。他從回收分類工作與志工的讚美中,得到成就感,重新自我肯定;現在的他每天做環保充實過日,歡喜知足。

上人遂道:「貧與富,不在有形的物質多寡,而在無形的心靈滿足——少欲知足,歡喜付出,與人結好緣,心靈踏實最富有!」

「愛」要正確適當

罹患先天性蠶豆症的祥瑋,幼時衣物沾染樟腦丸誘發病情,在缺乏醫療知識延誤治療下,導致腦部受損,語言出現障礙、手腳僵硬。

面對孩子的殘疾,媽媽非常痛苦,曾經起了同歸於盡的念頭;幸而見到祥瑋掙扎求生的模樣而轉念。接觸慈濟後,上人的法語及慈濟世界裏真實的人生故事,如雨露般漸漸滋潤她乾涸的心田,決心將祥瑋好好撫養成人。

毅力堅強又有智慧的媽媽,不把祥瑋當病人看待,她不在意別人異樣眼光,常常帶孩子接觸人群,努力讓他融入人群。

為了增加與人互動的機會,所以她堅持讓祥瑋就讀一般學校。她四處拜託讓孩子就讀幼稚園;也常接到學校電話請她去處理各種意外狀況……一路走來,歷盡艱難,卻也遇到很多貴人相助。

祥瑋感恩媽媽一路陪伴、疼惜、訓練他,所以努力做復健;如今言語、手腳運動能力都獲得良好改善。

「因為媽媽不放棄,讓孩子正常接受教育,如今這孩子已就讀大學,是慈青也是環保志工,善良且勤奮。」早會時間,上人說起祥瑋的故事,感嘆有些先天障礙或發展遲緩的孩子,父母對其接觸人群感到罣礙;「在過度保護下,反而讓孩子產生封閉心態,無法與人正常互動。」

「祥瑋因為媽媽的愛心成就,不但沒有封閉內心,且能自愛愛人,發揮智慧良能付出,在慈青團隊中也受人人喜愛。」

上人表示,家庭教育很重要。「為人父母者,勿以孩子有病就寵他,或是另眼相待;更莫因孩子聰明就對他百依百順。要正確適當地愛孩子,教育其合眾入群,培育、啟發他的良能與智慧。」

「羅馬報導電視新聞社」來訪

為拍攝宗教自由紀錄片,羅馬報導電視新聞社(Rome Reports-TV News Agency)來台訪問九天,慈濟是採訪對象之一;今在外交部人員陪同下拜會上人。

三位來賓包括:社長兼教廷宗座「聖心大學」教授德拉席爾瓦(Prof. Santiago de la Cierva)、教廷宗座「額我略大學」教授施密德(Prof. Raphaela Maria Theresia Schmid),以及攝影師Dominik Cira。

德拉席爾瓦社長表示,台灣宗教信仰自由,宗教間的合作非常密切;他們非常有興趣了解佛教精神如何讓慈濟基金會運轉?

上人說明,年幼時看到台灣窮苦人得到國外人士的援助,內心很感動,出家後便希望做慈善救濟,但一直沒有因緣。後來結識了三位修女,彼此交流宗教理念;發現儘管信仰不同,但都不離「愛」,天主的博愛與佛陀的慈悲,方向是一致的。

「當時天主教、基督教在台灣做了很多救濟事業,相較之下,佛教就比較零星而小規模。這三位修女喚醒我心靈深處付出的嚮往;再看到社會存在許多貧病之苦,於是我提起使命感,希望將人人本具的愛心匯聚起來,成就救貧救苦的社會志業。」

聽聞上人早期與修女們的互動,施密德教授表示,在參訪慈濟志業體時,有種熟悉的感覺——在慈濟能看到基督教的精神,與她所認識的佛教不同。

上人言:「天地之間是所有生靈共同的家,所有生命都應該相互尊重。宗教也不應分隔,假如宗教之間畫了界線,彼此就會產生嫌隙。」

德拉席爾瓦社長問,上人相信許多事對人類、對世界是好的,所以努力去推動,也有許多人來投入。面對這許多人、事,上人如何能維持自我平衡?

「慈濟四十多年來,是合許多人的心力凝聚而成的,絕非一人一時可成。」上人表示:「我只有理念,並沒有實際做什麼,都是靠這麼多慈濟人齊聚力量去付出。所以我對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只有感恩與尊重。」

施密德教授再問,上人提到所有宗教的精神都是「愛」,「您如何定義愛?」

上人說:「愛是什麼,很難具體描繪。正因為愛沒有形態,才有無窮盡的表達方式;亦如水般,無法切割。慈濟人說『膚慰』,是指傷在他人身、彷彿痛在自己的心,所以親身去撫慰、幫助人;這種愛是佛教所說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您是否曾懷疑過自己做的事?會不會有挫折、沮喪的時候?」施密德教授問。

上人回應,慈濟一切立基於「信」——「信己無私,信人有愛」,從四十一年前到現在,始終如一,這樣的信念不曾動搖,方向亦不曾偏差。

「至於沮喪困難的事,可多著呢!不過,看到苦難的人那麼多,又看到熱情有愛的人那麼多,無論是沮喪或困境,總是很快就能超越!」上人以此作結。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