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04期
2008-1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手」護大地系列之四】
  財富與心富特別報導
  人生練習題
  喜樂證言
  寰宇慈濟
  出版書訊《生命中難以承受的慟》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八年十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台灣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04期
  關鍵年代 六千五百天的行動力

慈濟環保足跡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一九九○年證嚴上人提出做環保的呼籲,
開啟了慈濟環保法印。
十八年來,志工「手」護大地的心念與行動始終如一,
希望讓「來不及」變成「來得及」……


二次大戰之後,各國積極發展經濟與工業;只想到大量生產、大量製造、大量消費,沒想到如何減少污染。」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張子超表示,一九五○、六○年代,英、美、日本等國家已發生嚴重的污染問題,七○年代紛紛立法,成立專責機構以對治相關問題。

當時在台灣,人們多把注意力集中在拚經濟改善生活,很多觀念與作法停留在農業社會。「『歹銅舊錫』能賣的就賣。像玻璃罐、沙發椅等不能賣的,就當作垃圾丟在溪邊。」花蓮環保志工周輝安,道出早期人們處理廢棄物的作法。

環保意識與行動沒有跟上時代,工業化社會所產生的污染與廢棄物難以消化,讓台灣成了「垃圾島」。直到八○年代,初嘗富裕滋味的人們才猛然驚覺山河變色……

危機與覺醒
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

「財富帶來了什麼?打開報紙,不是大家樂就是六合彩,不是綁票就是搶劫……以前可以清晰遠眺的觀音山,現在剩灰濛濛的一片。純淨的藍天沒有了,純淨的生活空間也沒有了!」

八○年代末、九○年代初,台灣股市狂飆、金錢遊戲盛行時,慈濟志工何國慶在一次訪問中,道出有識之士的擔憂:「有錢,儘管家裏裝潢得富麗堂皇,但走出家門,還是得面對這個不健康的社會。」

各縣市陸續爆發「垃圾大戰」、一連串的反公害抗爭,讓國人不得不正視經濟奇蹟背後的代價。反公害、反污染、反核及保護生態等浪潮,催生許多民間環保團體,也促使政府於一九八七年將隸屬於衛生署的環保局,升格為中央部會級的環保署,並於一九九一年起全面禁伐天然林。

環境的危機,輕易戳破了文明與進步的假面。慈濟人身為社會一分子,也察覺到在變遷、轉型的過程中,自然生態與世道人心漸趨惡化,「美麗之島」岌岌可危。

不忍環境與人心向下沈淪,一九九○年八月,證嚴上人於台中新民商工演講的最後,在掌聲中懇切呼籲:「台灣是淨土,是個美麗的寶島,有心整頓,一定比現在更美!但這需要很多人的力量,很期待您們能用鼓掌的雙手,來做垃圾分類的工作。」

一個月後,慈濟收到第一筆「環保善款」,是一位年輕女子在講座翌日起帶動左鄰右舍回收舊紙募得的。五千元的金額雖然不多,卻是環保法門的開端。

宣導與行動
預約淨土在人間

環境問題根源於人心,要改善環境,得從改變人的觀念著手。

一九九一年三月,慈濟與金車教育基金會合作,展開「預約人間淨土」活動。第一階段的講座,以推廣淨化人心、改善社會風氣,宣揚「思想的淨土」為主;長達三個月的全國性宣導,被《遠見》雜誌譽為當年台灣最大的群眾運動。

次年以環保綠化為主題,結合環保署、民間組織等單位,引領民眾投入植樹、資源回收等工作,實踐「生活的淨土」。

「一顆真心一顆樹,萬顆真心一片林。綠化的手、慈悲的心,你我都是大地的園丁。」和著輕柔的歌聲,慈濟人用勞力與汗水,緊密地表達對大地的關懷。例如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九日「世界地球日」前夕,在全台八個縣市九個定點,同步舉辦「知福惜福再造福——回收廢紙救台灣林木」活動。

那天陰雨不斷,高雄甚至下了冰雹,但各定點依舊人氣暢旺,許多爸爸媽媽帶著孩子,將舊報紙、書刊,乃至用過的計算紙全部搬來;還有人一週前即向附近居民告知此事,活動當天開車沿途「收貨」。

機車、手推車、腳踏車……來自四面八方的民眾不畏風雨,用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運來一綑綑、一箱箱回收紙。六小時活動共回收超過一百六十公噸廢紙,相當於挽救兩千四百棵大樹免於被砍伐;義賣所得作為慈濟醫學院建設基金,成就「垃圾變黃金,廢紙育良醫」的美意。

「預約人間淨土」運動,對環保觀念的普及、深化,產生正面助益。看到社會大眾熱烈參與,活動執行祕書林偉賢在當時預見一幅美好遠景:「表面上活動結束,然而深一層看,卻是剛開始;經過一系列活動的宣導,人們對於環保的概念,從今起將更深入。」

依循著證嚴上人慈示與時代趨勢,慈濟在九○年代初期開始,逐漸成為台灣環保清流中的重要組成;淨山、淨灘、資源回收等愛護大地的行動,也成了志工參與慈善、醫療關懷之外,另一項力行法門。

邁步與加速
海內外落實社區志工

一九九六年,全台慈濟環保志工舉辦第一次研討會;同年夏季,台灣遭受賀伯颱風侵襲——四十八小時內、高達一千九百八十六毫米的連續降雨,在南投、阿里山山區造成嚴重山崩及土石流,也導致大台北及西南沿海低窪地區淹水;財產損失超過百億,死亡與失蹤七十三人。讓國人警覺水土保持被破壞的代價,竟是如此不可承受之重!

「愛台灣就必須愛山愛海、救山救海。台灣是個小島,如果不好好愛惜,有一天台灣的地圖必須重新畫過,後代子孫不知如何繼續生存下去。」面對慘不忍睹的災情,上人再次發出保護環境的沈重呼籲。

災後的重陽節,包括台北市政府環保局、慈濟等十七個政府及民間單位,在《天下》雜誌策畫下,展開「美麗台灣、清淨家園——九九九,大家一起來掃地」活動。

近五萬人在十八個縣市、四十多個定點同步打掃,從台北市的公園到高雄紅毛港沙灘,志工們或持器具打掃,或徒手撿拾垃圾,落實「為子孫闢出一方福田,為家園整出一片淨土」的宣誓。

記取賀伯颱風的教訓,慈濟人一九九七年完成「社區志工」編組,將原本以「人脈」連結的慈濟人網絡,改為以社區為單位,就近帶動街坊鄰居落實善行。

在此時期,慈濟海外據點也開始較有規模地推動環保。無論是馬來西亞每月一次的社區大型回收,或者美國西岸的喜瑞都志工以自家車庫為基地做資源分類,都是移植台灣慈濟的環保經驗和精神,再就各地環境條件做調整。

摸索與整隊
環保站發揮多功能

慈濟環保志業一路走來,看似水到渠成,其實是在摸索中學習、挫折中求進步。

早期資源回收管道並不多,拾荒業者大多只收購廢紙及廢鐵;為了維護環境,許多慈濟志工將鐵鋁罐、塑膠瓶、玻璃瓶等少有人要的廢棄物撿起來,置放在自家分類。

「剛開始,在家門口放桶子,寫上鐵罐、鋁罐、塑膠罐……」板橋的鄭青輝回憶從零開始的環保經驗:「到了假日就開著貨車,將收來的瓶瓶罐罐載去板橋高中附近的『外星寶寶』回收。它的開口只有兩個小洞,只能打開袋子,一個一個投進去……」

「曾經被鄉公所誤會我在偷倒垃圾……」談到這段往事,鄭青輝認為,那是因為當時大部分人不了解環保。

被親友誤解、被環保站附近的鄰居抗議、甚至被環保局開罰單……是許多資深環保志工共同的經歷;但在「邊走邊整隊」的過程中,他們也學到如何敦親睦鄰、如何維持環保站的清潔衛生,進而發揮教化功能,鼓勵更多人加入愛護地球的行列。

從早年為數不多的幾處定點,到今日遍布全台的四千五百個回收點,環保網絡宛如微血管深入社區,默默承擔著如靜脈一般「去污存淨」的功能——在踩扁寶特瓶的喀喀聲,以及玻璃瓶碰撞的鏗鏘中,數以萬計的人力在環保站尋得一方安頓身心的天地;這其中有高齡百歲的阿嬤,也有年僅三歲的娃兒;惜福愛物的傳統美德,在專注工作的每一個當下,行著不言之教。

根據環保署及慈濟內部統計,二○○七年全台資源回收量為兩百四十萬八千公噸,每人平均回收值約一百零四公斤;而慈濟志工的單人平均回收量,達兩千三百八十七公斤,為平均值的二十二倍。

僅是回收廢紙的成果,慈濟環保志工一年就相當挽救一百九十萬棵樹齡二十年的大樹,平均每位環保志工為地球留下三十棵大樹、留下一小片生機盎然的林區,也為「一步一腳印」作了最佳的印證。

自省與自重
克己復禮與地球共生息

「垃圾,垃圾,不通黑白倒;垃圾,垃圾,乎人真煩惱……」二○○八年元旦,慈濟大愛電視台十周年台慶中,身著灰衣白褲的環保志工,隨著歌曲節奏擺動著福態的身軀,舉手投足,盡是草根的拙趣,一顰一笑,充滿了鄉土的憨厚。

多年來,這群老老少少以汗水灌溉一座傳播清流的電視台——大愛台四分之一經費,源自全台六萬兩千多位慈濟環保志工回收資源所得,讓善的訊息化為電波,傳遍全球。

「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力行至今,已發揮「垃圾變黃金、黃金變愛心、愛心化清流、清流繞全球」的良能。但面對全球暖化,地球加速崩壞的現實,愛護大地的行動需要更加擴大、深化。

「慈濟環保志工自一九九二年到二○○七年,所回收的紙類相當於救了一千六百多萬棵樹,大約是四百個大安森林公園。可是,」慈濟基金會宗教處主任謝景貴語重心長地說:「以亞馬遜雨林消失的速度來看,我們十幾年來所挽救的這些樹木,四個小時就可以砍光了!」

人類兩百多年來消耗石化燃料、恣意揮霍自然資源的結果,讓溫室氣體如二氧化碳、甲烷的濃度大增,全球氣溫直線上升,導致冰山融解、風雨不調,危及地球生態的存續。「不要只想到你自己,還要想到未來世代。」張子超教授提出警訊。

為緩解危機,近來國際間興起「回歸儉樸生活」的呼聲,期能降低燃料及資源的消耗,減緩溫室效應。

於此同時,慈濟的環保除了擴大行之有年的資源回收,也加強「源頭減量」的宣導∣∣二○○五年明確訂出「環保五化」:年輕化、生活化、知識化、家庭化、心靈化;二○○七年起推動「克己復禮」運動,從生活中每一件小事做起,克制自己的欲望及消耗,以減低對地球的傷害。

如慈濟大專青年這兩年推動「心生活新食器」運動,推廣環保餐具,以「一杯子一輩子」的決心,讓免洗餐具成為「博物館裏才看得到的遺跡」;慈濟國際人道救援會的產業界志工,除了研發具環保概念的賑災物資,更不忘走進各企業、學校宣導節能減碳,提醒大家「給自己不方便,為地球保生機」!

從單槍匹馬、四處摸索,到駕輕就熟、人多力大;慈濟志工十八年的環保行,已是隊伍浩蕩長。而在此期間,台灣全體民眾「拚環保」的成績,也令人感到希望無窮。

根據環保署統計,一九九八年台灣地區垃圾總清運量,也就是經由掩埋等非回收方式處理的垃圾,多達八百八十八萬噸;但二○○七年以焚化或衛生掩埋等方式處理的垃圾量,已減為四百八十七萬三千多噸——與十年前相較,少了將近一半!相對的,資源回收量則從一九九八年十二萬九千多噸,提升為去年的兩百四十萬八千多公噸,成長十八倍之多。

而去年台灣的整體垃圾回收率,也就是資源回收、廚餘回收及巨大垃圾回收的總量,占垃圾總產生量的比例,已達百分之三十八點九,名列世界前茅。

然而面對日益嚴重的全球暖化,這樣的成果仍然不夠,特別是每人二氧化碳排量方面,台灣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

這固然與國內重化工業高耗水、高耗能、高廢氣排放量的特性密切相關,但不當的生活方式與消費習慣也難辭其咎。當前不少國家朝向「低碳經濟體」,乃至「無油經濟體」邁進,相較之下,台灣人的觀念及產業形態,仍有大幅調整的空間。

「我們追求發展,滿足基本的生活要求,還要同時搭配生態環境的保育、社會文化的提升。」張子超表示,現今「永續發展」的觀念,要同時促成「經濟、環保與社會人文」的均衡進步,方是人類之福。

慈濟人相信,減少碳足跡永續環境的希望,來自「做,就對了!」的每一個當下;環保行動中每一滴流下的汗水,終究不會白費。把「來不及」化為「來得及」,把寶島台灣乃至全球,化為人與自然共存共榮的淨土!

 

療癒大地,更療癒心地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憂鬱的人不再眉頭深鎖,駝背的阿嬤挺直腰桿,
就連長年的菸、酒、檳榔癮也能戒除……
改變不可思議,
但在這裏,卻真正發生了!

環保站裏,工業用大電扇嗡嗡吹著,年輕人搬運著重物,老人家安坐一旁把廢紙分門別類,小孩子則把圓滾滾的寶特瓶踏成薄片。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環保工作看似單調重複,但積少成多的成果卻相當可觀;許多人的生命,也在為大地付出的同時改變了。

走進環保站大門、揮灑汗水之後——憂鬱的人不再眉頭深鎖,露出久違的笑容;駝背的阿嬤把做回收當復健,不但挺直腰桿,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也有人因此轉換生活重心,順利戒除菸、酒、檳榔,家庭氣氛隨之好轉。

改變習氣,離苦得樂,這麼多人現身說法,是奇蹟嗎?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盧蕙馨每年在「慈濟經驗專題」的課程中,都會帶領研究生到花蓮市中央路的慈濟環保站做「田野調查」,親身體會慈濟的妙法。

人人平等,「做」就對了

幾位平常習慣用腦思考的大學師生,和志工們一起做資源分類及回收;身為指導教授的盧蕙馨被分配到分類玻璃瓶,要把垃圾袋中綠色、咖啡色、透明色的玻璃瓶挑出來,分別置放到不同的回收區裏。

撕紙、踩鐵鋁罐、搬運、挑揀……環保回收是一連串簡單動作的總成,不需要具備專業技能,只要掌握分類原則及安全注意事項,很快就可以上手。

大太陽下,來自各回收點的資源一車車送抵。打開一看,裏頭什麼都有,甚至還有未開封的罐頭!師生們忍著異味和高溫,把握時間多做一點。

源源不絕送進來的物資讓人不愁無事可做,但也無需過度操勞,急著趕工「出貨」;在環保場,只要盡力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做就對了」、「多做多得」的歡喜。

「環保給人很實在的感覺——就是去做,不用花很多腦筋,可是會很有成就感;也有罪惡感,因為看到原來我們這麼貪婪,給環境帶來這麼多的污染,也就愈做愈起勁了。」盧蕙馨有很深的體會。

釋放憂鬱、疏離、空虛

「我家附近大樓就有一個回收點,另外一個點大概在五、六百公尺外。每月第二個週日早上,變成一種社區活動,人人做得滿身大汗。」

盧蕙馨的父母住在台北縣永和市,是台灣人口密度最高的市鎮,存在著空間的緊迫與人際的疏離,但志工就是有辦法在夾縫中開闢一方小天地。

就她觀察,這些志工年紀多為中年以上,吃過苦,還保有古早時代知福惜福的觀念。「他們說:現在的人太『討債』(浪費)了,人若太『討債』,『討債鬼』就會來找你!舊社會的美德,在環保場再現了。」

盧蕙馨從學理的角度,說明為什麼有些憂鬱症患者做環保,可以改善病情。「環保場不需要任何身分矯飾,完全剝除掉角色的外衣,人人都一樣,需要的只是勞動,沒有一般社交上的壓力。」

憂鬱症患者需要的不只是服藥,還需有人陪伴,盧蕙馨說:「社區環保站有古早社會的溫馨,不一定要相互認識,人與人的距離就自然拉近,一起做事的人情味,是一種『歸鄉』的親切感,心情會很放鬆,正足以提供無形的支持系統。」

從外相來看,做環保的好處是把垃圾變黃金,減少污染又累積善款;若能從做中轉換心情、促進身心健康,更是好上加好。

從靈性層次來看,保護環境的作為也同時療癒著人類的心靈,助人超越自身的局限。

「宗教的療癒(Healing)包括心理和靈性。前者是小我的層次,靈性則進到一種你跟『大我』締結的關係,讓你的眼界開闊。」盧蕙馨表示,各宗教都有萬物一體的思想,可是當人發明、創造許多事物之後,就開始驕傲,覺得可以控制一切。「那是一種退化,因為小我是有限制的。」

堅信「人定勝天」的結果,人類的心靈看似獲得自由與解放,實際上卻落入無處可歸的虛無。若能誠心反省,謙卑地與天地萬物重新結好緣,那麼很多人心及環境的危機就能獲得解決;生而為人的價值,才能真正彰顯出來。

盧蕙馨表示:「上人從佛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教義出發,把整個地球視為他所關懷的場域;環保志工也從中發現自己和地球、人類的命運是連在一起的,自我的肯定感會因此提升。」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