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7期
2009-1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五周年‧印尼亞齊大愛村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五周年‧斯里蘭卡大愛村
  寰宇慈濟
  莫拉克風災重建‧杉林鄉慈濟大愛園區
  天涯共此情‧印尼巴東
  特別報導‧慈濟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
  百川歸海
  會心一刻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7期
  新加坡‧博士生大發現——做好事最合適的時間

◎撰文‧劉海倫  攝影‧王綏喜

研究所教授問我這一年無法專心於研究,
是不是因為太忙於慈濟了?
我以為我做得還可以的部分,
原來不及格!
透過「捨」和「把握當下」,
我學會做好事也做好本分事……


孩童時代的我,冷感孤僻,獨自躲在桌下玩積木而樂在其中;中學時候,一位老師比喻有的人個性是白色或藍色,我則像是看不清楚的灰色。大學期間,我參加慈青,在宛如獨行俠的生活步調、和為他人付出的慈濟生活之間,注定是一場拔河比賽。

聽到上人法語「莫因善小而不為,莫因惡小而為之。」對我來說是一記警鐘。以往我認為做好本分事,不干預他人、沒有不好的習慣就好了;然而這句靜思語卻讓我警覺——內心閃過微小惡念、一句沒有說出的怨言,其實也是在造惡。一直自認為是好人的我,原來長年累月都在造業而無所知。

然而,這個覺悟並沒有讓我積極投入慈濟。因為上下課、逛書店、上網、打電動,是我所熟悉且習慣的生活;志工生涯卻是要分享與服務。

這樣的拉扯,在二○○四年籌備慈青生活營時被打破。我擔任課務組組長,大量觀看各種課程影帶,就在《菩提心要:證嚴法師的心底風光》這卷影帶中,久久不能自己。

「善惡在拔河」的觀念,還有上人所說的「盡此一報身」,讓我在電腦前哭了許久——原來上人有這樣大的悲願,原來上人的悲願所帶來的責任是那樣重大。所以當下立願——我要幫上人減輕負擔。

做好事也做好本分事

當年大學剛畢業,不知道可以幫忙上人分擔什麼;這樣的心念促成攻讀生物科學研究所的決定,希望透過專業領域的點滴研究,幫病患減輕病痛。

年輕人做慈濟,很多時候面對「平衡」的壓力;老闆或老師會期待年輕人拚搏,自己也想闖一闖。在研究所第二年,有天指導教授把我叫進辦公室,他說我最近這一年無法專注於研究,是不是因為太忙於慈濟了?

那段期間我忙著確認論文研究目標以及做實驗,同時兼顧志業;我一直以為做得還可以,原來不及格!坐在教授的辦公室,我的世界有點崩落……

我彷彿失去理智,跟教授說我每天看到新聞就覺得這個世界快不行了,每天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天災人禍發生,疾病也愈來愈多,而且上人一直說「來不及了」……我感到那一股迫切,可是很多時候我被困在實驗室,我很想在志業跑得更快,卻不被允許。

教授很溫和地告訴我,我們使用納稅人的錢做實驗,有責任做好本分事;這份實驗基金是有期待的,期待更多人因為研究而減輕痛苦。我恍然大悟!我忘記了自己的初衷——選擇繼續念書的初衷。

之後,我嘗試很多的辦法——減短休息的時間,或者限制自己每週參加志工活動的天數。可是這些模式都沒有辦法維持很久,後來我發現與功課相處的模式就是「捨」還有「把握當下」。

就這樣,我奔波在會所和學校實驗室,少了很多休息的時間;可是這就是靜思語教我的「能幹不幹,不如苦幹實幹」。這也是每每感到懈怠時,用來提醒自己的一句話。

漸漸地,我覺得如果可以放下自己更多的東西,我能承擔的事情就比原來的多;而且當初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經過一段時間的堅持,才發現原來做得到。
 
不是煙花而是馬拉松
 
二○○一年我從馬來西亞來到新加坡求學,今年受證為慈誠隊員,明年計畫從博士班畢業,但願自己的專業和志工使命能帶給社會更多益處。

很多師姑師伯羨慕慈青年紀輕輕就「遇良師,聞佛法,行菩薩道」。可是年輕人也很羨慕師姑師伯的經驗能夠幫他們分辨人生的輕重,不像我們總是讓小煩惱成為行菩薩道的絆腳石。

二○○六年新加坡慈青營隊,我們安排學員跟著志工去訪視,進行機構關懷;回程時下起滂沱大雨,隔著靜思堂的玻璃門,我看見一群人搬著帳棚衝向巴士迎接學員,大多數是慈青學長,其中還有位白髮斑駁的總務師姑,捲起褲腳,不顧已被大雨淋溼。

我看著那一幕,眼淚不禁潸然流下……

師姑師伯們做慈濟,帶著「對的事情就往前衝」的精神。這一幕在心中不時發酵,提醒自己精進,不能辜負上人對慈青的期許,延續慈濟的未來。

慈青畢業後,許多人因為工作而減少與慈濟的接軌;即使如此,我還是持續帶動一屆又一屆慈青,因為我相信播下善種子,未來他們在家庭或職場,就能夠影響周遭人,例如帶環保餐具、做資源回收等。

曾有人告訴我,做好事可以等有更好的社會地位時再做,會更有影響力。可是我在慈濟學到的是,無論背景或條件如何,每個人、每個當下都可以是菩薩。

做慈濟不是短程賽跑,善心不要像煙花一樣短暫而絢爛,而是應該抱著長途馬拉松的心情來付出;這一生結束,但願來生接棒的另一個「我」,是能夠更少負擔、跑速能夠更快的「我」。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