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7期
2009-1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五周年‧印尼亞齊大愛村
  【主題報導】印度洋海嘯五周年‧斯里蘭卡大愛村
  寰宇慈濟
  莫拉克風災重建‧杉林鄉慈濟大愛園區
  天涯共此情‧印尼巴東
  特別報導‧慈濟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
  百川歸海
  會心一刻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7期
  慈善福田廣 慈悲力匯聚

◎撰文‧呂媛菁、林淑懷、林瑋馨、徐瑞穗、王乙喬、李玲

每年此時,全球志工回返花蓮心靈故鄉,
即使膚色、信仰不同,承擔佛心師志,大愛信念一致。
來自二十個國家地區、逾一千位慈濟志工,
十一月二十六日到三十日參與「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
其中八百三十多人受證為慈濟委員與慈誠隊隊員,
是歷年來海外受證人數最多的一次;
當付出無所求、眾愛匯聚,慈悲的力量更能無遠弗屆……


「我的心在靜思中感恩,我的心念上達諸佛聽……」當祈禱歌曲聲響起,來自約旦的尤瑟夫兄妹,雙手向上平舉,以穆斯林的禮儀虔誠唱和;站在旁邊篤信天主教的莉莉,拱手低頭禱告;慈濟志工陳秋華則是雙手合十誠心發願。四人的宗教信仰不同,卻在同一個國度攜手服務苦難民眾。

在約旦,有五十四位慈濟志工,九位完成培訓受證;人力有限但慈善濟貧的「福田」廣大,預計明年將邁出約旦慈濟人醫會第一步,前往巴勒斯坦義診。

慈濟在南非耕耘十七年,帶出四千多名祖魯族慈濟志工,日日奔走在貧困村落服務;然而需要援助的人們卻與日俱增。

來自德本、六十歲的凱瑟琳.恩吉迪(Catherine Ngidi)是牧師,「牧師地位很高,信徒會奉獻金錢和禮物給教會,我用來也覺得理所當然。直到潘明水師兄來到我們鎮上,慈濟人不求回報的付出,讓我很慚愧。」

她跟著慈濟人下鄉訪視,也才知道為何有些信徒漸漸不來教會了,因為生活困難,再也無法奉獻金錢或禮物……

凱瑟琳組織社區志工,目前照顧六十位病患生活起居,並且耕耘大愛菜園,每天烹煮一百五十份熱食供應有需要的困苦族人。

與凱瑟琳一同來台受證的尤尼絲.歇西(Eunice  Shezi),去年受證前夕與人口角;她自省這樣的聲色無法成為慈濟委員,於是重新接受一年培訓,終於完成心願。

陪同她們參與活動的慈濟委員袁亞棋表示:「幾乎每位祖魯族志工都有悲傷的過去:家暴、戰爭動亂、經濟困頓……但他們透過上人的法淨化己心,也願意放下仇恨,與族人分享參與慈濟、走過痛苦的心路歷程。」

跨越族群與語言隔閡,這群黑菩薩在南非傳承與傳法,心與全球慈濟志工同脈動。

西方國家的東方鄉愁

莫拉克水患牽引著海外華人的關注,全球有五十二個國家地區慈濟人發起募款賑災。赴英國攻讀博士的羅珮瑄,提及在當地欲上街募款,申請手續耗時,於是倫敦慈濟志工轉向華人店家詢問:「能否進入店內向民眾勸募?」獲得熱心店家允諾,志工連續兩個月每週末週日駐守在人潮聚集的賣場勸募。

「在海外,人手欠缺、沒有固定據點、凡事自力更生。而師姑師伯總是想盡辦法讓一切圓滿,儘管忙得不可開交,每每活動結束,總會把慈青安全送返住處才放心回家。」這些點點滴滴,堅定羅珮瑄培訓受證委員的願力。

從台灣移民加拿大多倫多的李采容,曾在超市買菜時與陌生人聊慈濟,進而邀約對方參與慈濟活動;也曾鍥而不捨與超市老闆解說慈濟。

「一開始老闆反應很冷淡,說不知道慈濟是真是假。我不想就此放棄,一有機會就拿《慈濟月刊》給他看。為莫拉克受災鄉親勸募時,我鼓起勇氣詢問老闆是否願意讓我們站在門口募款?沒想到老闆慷慨允諾!」如今老闆認同慈濟,還在超市內播放慈濟歌曲呢!

李采容和同修楊東榮師兄在家裏辦慈濟茶會,挨家挨戶按門鈴邀約參加。有人問她:「你不會講英文,怎麼邀約?」李采容圓圓的臉龐掛著親切的笑容說:「沒關係,我可以比手畫腳。慈濟就是我的力量,有力量自然不害怕。」

去年多倫多支會為四川賑災義賣素粽,李采容提供自家後院搭建臨時廚房,以支架、繩索拉起塑膠棚,張秀廷師兄特地釘製了粽架,香積組購買幾個快速爐,三、四十人刷洗粽葉和備料……雖然一切克難,但是眾志成城,幾個週末的工作天,也義賣出將近一萬個素粽。

在雅加達擁抱全世界

一九九八年,印尼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受重創,政治、經濟劇烈動盪,雅加達「五月暴動」中,許多華人成了憤怒民眾的攻擊目標;經營高檔成衣工廠的許乃團,緊閉門窗躲在家裏。雖未受到傷害,卻惶恐不已,「沒有親臨其境,無法想像那種可怕情景。任何風吹草動、即使是一個小小的聲音,都會讓人不寒而慄。」

他後來罹患憂鬱症,有時開車途中就再也無法駕駛,讓做生意的他痛苦萬分。二○○二年雅加達大水患,慈濟為紅溪河畔受災貧民援建住房,他由此接觸慈濟。

「我陪一位朋友找工作時,認識周世滿師兄,剛見面他就問我們隔天能否到興建中的大愛村當志工?我以為做『工』會有點工錢,朋友一時找不到合適工作,就鼓勵他:『去啦、去啦,我陪你去。』」

沒想到朋友爽約,守信的許乃團跟著志工忙進忙出;一位工人看這位大老闆如此認真,好意提醒:「做志工是沒有工資的。」許乃團愣了一下,心想:「沒工錢最起碼有中飯吃吧!」到了用餐時間才知道要自己打理。「做志工連個便當都沒有,還真的是志願做工。」

許乃團由此明白慈濟專款專用的原則,將募來的款項全部用在慈善;他不但沒有後悔來當志工,反而對慈濟產生敬佩之心。「做志工真的會上癮,我一連做了好幾天,愈做愈快樂、也愈了解慈濟救災不分種族和宗教。感動之下,加入志工培訓。」

「很多勤務我都參與,訪視、義診等等,但最後選擇做環保。因為這有點髒兮兮,做的人少,我就『撿來做』。天天上班時沿途做,把回收的資源放在車上,下班後載回家;累積到一定量,再請師兄來載。」又說:「現在收看印尼大愛台的人好多,我要更賣力做環保,為護持大愛台而努力。」

許乃團用帶著濃濃福州腔的閩南語分享:「天災愈來愈多,慈濟刻不容緩遠赴各地賑災,經費龐大;做為上人的弟子,我義不容辭努力承擔。」無論是朋友、商業夥伴、常去購物的商店,都是他勸募的對象,「募款當然會遇到挫折,但我以知足、感恩、善解、包容四神湯來消化。我就是這樣累積到四百多戶會員,而且有四十多戶是印尼人。」

年近六十、受證為慈誠隊員後,許乃團最大的願望還是不斷募款和做環保,「做環保,治好了我的憂鬱症;募集會員,讓我跟更多人結好緣。」

日本四國第一顆種子

「你常常去東京做什麼?」

「我去學『做人』的道理。」家木錦瑩細聲向日本夫婿解釋著。

每個月,她從四國地區搭高速巴士到東京參加慈濟培訓課程,來回十二個小時、車資約新台幣七千元,她不改其志。

從台灣東勢遠嫁日本四國,人生地不熟,思鄉情切。偶然間,看到日本商會發行的中文刊物刊載了「靜思語」,視為心靈良藥,主動聯繫位於東京的慈濟分會,之後結識了志工張秀民,就這樣開始在自家做起環保。

三年前母親生病,身在日本的她無法侍奉朝夕,沒想到母親突然往生,令她感到愧疚。在極度悲傷時,靜思語「人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讓她有所體悟,「我誠心祝福媽媽安心地走,早日乘願再來。」她語帶哽咽,眼角泛著淚光。

「我從網路下載大愛台的節目,從中汲取法髓。每天的『靜思晨語』更是我的精神食糧。如果沒有上人的法,對於沒有盡孝道這件事,我會一輩子遺憾。」

然而,一個更大的無常又讓她跌入谷底。去年年底先生早起到外面信箱拿報紙,想進屋添件外套時,突然倒地不起,就這樣無聲無息走了……

「三年內的兩次無常,讓我省思: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現在我要寫好人生劇本,時間到了,就瀟灑下車,再到下一站去。」

「上人說,頭頂別人的天,腳踩別人的地,要懂得回饋;我沒有兒女的牽掛,會全心全意、以時間換取空間,將媽媽和先生來不及做的那一份承擔起來。」

家木錦瑩以「祝福」代替悲傷,將「慟」昇華成源源不絕的「大愛」,發願以身行傳遞。

從下飛機開始,營隊期間海外志工途經的每一處——板橋、關渡、花蓮、三重等志業園區,都有台灣慈濟「家人」的悉心照料;在花蓮活動的四天,就有六百多位台灣志工投入服務。

今年馬來西亞超過四百人受證,陪伴馬六甲志工團隊來台的資深志工黃玉鳳說:「我將頭花送給新委,恭喜她們完成培訓。受證就像入學,身著忍辱衣的那分莊嚴,要從頭學起。」

馬六甲分會副執行長林慈恬說,人間菩薩大招生不只是招募會員,還要培養人才。「培訓過程中,有人退轉,我們分享上人的法;有人遇到瓶頸,為他加油打氣;有人積極投入志業卻讓家人起煩惱,我們多多少少走過那段路,和他們分享如何找到平衡點。」

「帶人的人要自我要求,常常聽上人的法,自然而然內化。或許最初的改變是刻意的,但因為不斷地薰習,成為一種影響力,好的形象會形成善的循環。」

年年陪伴新委誕生,林慈恬說,看到他們的初發心,對自己而言也是一種無形的力量。「承擔就是法喜。但願新委受證後,也能將我們這分陪伴傳承,去開拓更大的福田。」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