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89期
2007-08-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尼日惹慈濟希望工程啟用
  天涯共此情‧泰國
  人生練習題
  銀髮之愛
  銀髮之愛‧香港
  大愛節目新賞‧印尼
  慈院志工筆記
  人醫之愛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七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89期
  班圖爾傷病患迎接醫護老友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去年震後第五天,歷經辛苦路程來到日惹的醫院,
入眼是遍地橫躺、苦候手術救治的傷患。
震後一年兩個月再訪災區,
迎接醫療與志工團隊的,是重逢的笑臉,和雙手緊握的感恩……

一道光自門口照入,讓小小的臥室散發光亮,紅方格的大毛毯鋪在床面,保障了每個日夜的生活溫暖,也輕輕托起了依甘(Ikem)奶奶瘦弱端坐的身體。

挽起稀疏白髮,氣色健康的她眼眸發光、拉長嘴紋,安安靜靜地等待與歡迎。在蠟染布繁複花紋的裙擺底下,右腳小腿層層裹上潔白紗布,臥在牆邊暗影下的鋁製枴杖,訴說著一些過往。

「啊!歡迎歡迎!」阿朵(Aldo)奶奶進屋來,看到熟悉的訪客,止不住的高興化作連珠砲語句滔湧而來,夾雜著爪哇話與印尼話的腔音,勞動司機也來翻譯;但從不斷提出的熟悉單字與她歡喜給予的肢體動作中,情緒溢於言表,「Terima kasih」——感謝,是我們之間不需透過翻譯的共通語言。

依甘奶奶,是昨日到聖諾巴地醫院接受慈濟義診團開刀拿除鋼釘的六十六名病患之一,也是半年前來訪碧蘭村時,熱烈擁抱慈濟人的村民。

問起過去,依甘奶奶一片茫然說是忘了,令人一哂;然而姊姊阿朵奶奶卻記得很清楚:「我一直記得你們。但願神賜予你們健康。感謝!」

對受震災之苦居民的不捨,化作千里牽繫的緣分,直到一年後仍被深刻記憶,長情不斷延續著。也因為一分牽掛,慈濟志工與義診團再度來到日惹,卻學到了更多「日惹精神」——樂觀、助人與堅強。

震傷的悲歌:
缺乏手術費用、瑟縮暗角

去年日惹強震,造成上萬民眾骨折受傷,各國救援醫療團體紛紛進駐,為災民做緊急手術。由七十四位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慈濟志工組成的賑災醫療團,在去年五月三十一日到六月三日,為四十六名骨折病患手術治療,並診治了兩千九百多人次。

一年多後,為了貫徹醫療,二十七名台灣慈濟醫院醫護人員、人醫會志工再度前往日惹,結合印尼慈濟人醫會,為骨科病患拔除鋼釘,並進行眼科、牙科義診。

骨折手術中,會置放鋼釘來幫助骨頭復位與固定,待骨頭癒合即可將鋼釘拔除,以避免痠痛及減輕異物感;也因此骨科醫師稱拔鋼釘手術為「售後服務」,是簡單的小手術。然而對當地人來說,要完成這小手術並不容易。「若我們不來,他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去做拔釘手術!」台北慈濟醫院骨科醫師洪碩穗有感而言。

一般來說,動拔釘手術得花一百五十萬到兩百萬印尼盾(約台幣五千元到七千元),對大部分地震災民來說是筆大數目。因此有些人的鋼釘外露,甚至傷口發炎感染,卻仍忍受痛苦;實在受不了時只得服用止痛藥,卻也所費不貲。

眼科和牙科義診則於日惹慈濟學校進行。印尼慈濟人醫會的眼科醫師阿古斯(Agus Kusuma)說:「這裏動白內障手術要花費數百萬盾,許多老人家和農夫患病多年,沒錢就醫,慈濟義診就是他們的希望。」

因此在恢復室內,許多患者雖然眼睛包裹著紗布,但沒有人面露痛苦表情——因為期待已久的希望終於成真;兩天共嘉惠四十位病患,讓他們重見光明。

牙科義診間很克難,但醫師專注在一位又一位病患張開的大嘴裏,為他們去除長期以來的痠痛。台北慈濟醫院牙科主任沈一慶說:「許多孩子牙齦流血、牙齒上都有厚厚的牙結石,但他們很勇敢,把握難得的機會接受治療。我們的工作也從來沒停過,覺得好充實!」

日惹震後,外科傷患最多,骨折患者若經手術治癒、恢復良好,多能重返工作崗位;然而,仍有些看不見的暗角——根據統計,有超過一千名因地震而造成脊椎損傷或癱瘓的病患,無法行動而漸漸淡出社會,愈來愈灰心喪志。紅十字會看到了這群人的需要,藉由成立小型無線電廣播電台,讓病患透過廣播相互激勵、打氣,尋得生活的勇氣。

醫師的課程:
向患者學習韌命與樂天

「一年前接到日惹救災任務,雖然有心理準備了,但還是很緊急,一下飛機就直奔開刀房,兵荒馬亂、手術時也不篤定……」去年參加第一批賑災醫療團的大林慈濟醫院骨科主任簡瑞騰,再度來到日惹執刀,心情不可同日而語。

災後一年,一切歸於平靜,各項工作已有安排,在更多的前置準備下,「跟印尼醫療人員達成默契後便順利進行手術,比預估時間還早完成進度!」

流暢的醫療過程下,醫護同仁仍有許多新體驗與觀察;依然簡單的醫療設備,是醫護人員第一個衝擊。

簡瑞騰提到,去年在跟時間競賽、缺乏器材的情況下,樣樣克難急就章,「開刀房設備、無菌要求,都無法盡如人意,手術無法使用最新術式,我自己評斷手術品質也不合格。沒想到今年來,設備一樣克難!才意會到台灣醫療先進,不能以同樣的水準來要求。」

花蓮慈濟醫院麻醉科醫師林佩金提到:「在台灣做全身麻醉,有五種基本的監測系統,但日惹這家醫院只有量血壓和血氧的設備。沒有機器監控,我們用人力看管,三位麻醉科醫師分享資源與互助,病人也可以受到保障。」

除了醫療通力合作,印尼慈濟志工在各項事前作業的用心,最讓醫護人員感動與感恩。台北慈濟醫院骨科醫師洪碩穗說:「來到日惹的第一天,看到器械很多很齊全,才發現多由雅加達貨運過來,讓我們能在最短時間內開始運作,做到最多事情。」

慈濟醫療團回診,為病患解決心頭大患,感激的心情遠勝過疼痛之感。黃世仁說:「一般而言,手術麻醉退掉後,應該很痛,多數病人都會呻吟。然而到恢復室看,極少聽到哀號聲,部分病人還能面帶微笑地致意,甚至回答問題;只有小孩的反應比較自然,勞動許多親友安慰。當地人民的堅毅令人敬佩!」

心靈的健康,也能治癒身體的病痛。簡瑞騰說:「讓我驚異的是,在上次那樣克難的手術情況下,沒想到病患都恢復得很好,拆除鋼釘手術都很順利。當我跟同仁分享,日惹人無法享受健全的醫療,只能『認命』嗎?護士說,日惹人是『韌命』——堅韌又樂天知命;身在先進的台灣,反而是人在福中不知福。看到日惹人的堅強,我們更珍惜感恩所擁有的資源。」

對於第一次踏上海外義診行的洪碩穗來說,所有狀況都感到驚奇,但也有空前的收穫:「拆除鋼釘的病患一位接著一位,我從來不曾在一天之內開那麼多刀,要比台灣忙上好幾倍,卻感受到踏實做的喜悅。」

醫師從付出中獲得滿足,而在恢復區裏,病患流露的感謝之情,更是美麗的續曲。

傷患的心願:
復原後重回生活常軌

聖諾巴地醫院二樓原本是一片空蕩的寬敞磁磚地,在慈濟義診團到來之後,搖身一變成為術後恢復區。拉起純白印有慈濟標誌的隔離布幔,簡單的行軍床放上深藍毛毯,就是病患術後醒來的暫歇之處,有著醫護人員頻繁進出、家屬來往探訪的忙碌。

四十四歲的阿斯米雅頓(Asmiatun)肩膀包裹著紗布,躺在床上表情恬靜,兒子在身旁陪伴著;術後不久,她虛弱地對志工說:「我認得你們的藍衣,一年前是你們為我進行手術,很謝謝你們。」

去年六月二日,阿斯米雅頓在聖諾巴地醫院等待了七天,終於等到慈濟醫療團隊抵達,為她進行肩膀骨折、耳朵割傷兩個手術,當時孩子還憂心著為母親找尋輸血來源。經過一年的復原,阿斯米雅頓說:「剛開始,只要天氣轉冷,傷口就很痠痛,好像被螞蟻咬齧一般。」

阿斯米雅頓獨自養育三個孩子,肩膀受傷後,她無法再從事家具打磨工作,生活費全靠孩子工作維持,她深深感謝慈濟不曾忘記日惹災民:「沒想到你們會再回來為我拆除鋼釘,我真幸運!」

同樣是地震後骨折病患,也是坦基爾村(Tangkil)最快建設起房屋的帕特利(Patri Wardi),曾經令人印象深刻,也在恢復區再度相逢;看到我們拿出去年採訪時的家人合照,夫妻不約而同大笑,坦露出農人的直率與開朗。

帕特利說:「志工打電話通知我,慈濟的醫師們要來為我拆除鋼釘,我就來了。在這一年多裏,我都還跟大兒子一起下田工作呢!」帕特利每說完一段話,就與太太前後笑了起來,即使躺在病床上也不改活力——源於對生活的樂觀與知足。

「除了耕作外,還靠著縫補衣服的手藝繼續努力營生囉。我的收入比以前少,不過米都還夠吃!當初靠著村民幫忙,很快把房屋建好,但還是很簡陋。」帕特利終於收起大笑,誠摯地說:「希望在拆除鋼釘後,我能恢復健康,恢復災前的生活。」

就在恢復區門口休息的依甘奶奶,與陪伴的阿朵奶奶,成為大家注目焦點——因為阿朵奶奶認出了一年前在聖諾巴地醫院關懷她的慈濟志工高寶琴,正與她交談著。

阿朵奶奶滔滔不絕說著:「你們評估適合接受手術的病患,選上了我的妹妹依甘,讓她得以接受手術;依甘復原情況良好,我就深深記得你了。你是穿著藍衣的天使,我不知道該如何報恩!」阿朵奶奶口中止不住的感謝,與笑容一般未曾間斷。

高寶琴已忘記當初與阿朵奶奶互動的情況,說道:「去年來日惹援助時,見到災民都很盡心對待,沒想到這位婆婆會記得我!我希望昔日的病患都能早日康復。」

來自台灣慈濟大學的學生志工也參加了義診活動,同行的大林慈濟醫院院長林俊龍鼓勵學生們:「世界上有三種人——一種是手心向上、需要援助;另一種是自給自足;還有一種是手心向下幫忙別人。但第四種是慈濟人,讓原本需要援助的人成為願意奉獻的人。這次有來自雅加達的大愛村村民當志工,雖然經濟狀況不好,但樂意參與香積工作、搬運重物等,也能回饋社會。」

知福、惜福、再造福;在給予日惹病患援助的同時,慈濟志工得到更豐富的心靈寶藏。

在慈濟學校玄關下,老爺爺老奶奶在家人的帶領攙扶下排排坐著,依序接受眼科和牙科的檢查治療;校內停車場也聚集起上千位居民,人人仰首瞧望,期待著白米發放活動。

傑提斯鎮有五萬五千多人,慈濟三度前來發放白米;這次四千七百多份白米可幫助貧民節省買米的錢,更快恢復經濟。鎮長莫雅米妮(Tri Muryamini)表示:「慈濟在震後第一時間,對鎮民的發放最多,關懷也最多,現在還重建學校,非常感謝慈濟做的一切。我呼籲鎮民時時感恩,但不能總是期待人家幫助,有朝一日外援物資會停頓,請大家要及時站起來。」

拄著柺杖離開醫院的每個腳步,背著白米返家沉重卻滿足的身影,及義診過後等待復原回家的輕快神情……經過重重困難而病癒,有更好的未來正在等待!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