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89期
2007-08-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印尼日惹慈濟希望工程啟用
  天涯共此情‧泰國
  人生練習題
  銀髮之愛
  銀髮之愛‧香港
  大愛節目新賞‧印尼
  慈院志工筆記
  人醫之愛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七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89期
  【Gotong Royong 用合作與關懷搭起未來】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曾有人好奇問我,為什麼災情最嚴重的班圖爾縣恢復得這麼快?
我告訴他們,因為日惹人很和睦、很勤勞,
而且富有「Gotong Royong」的精神——
不論獲得什麼,大家一起分享;一同工作,毫無怨言;
照顧貧苦的人、協助需要的人。
它的意思是「社區互助」。
──班圖爾縣縣長依罕薩瑪維


穿過鄉間小弄,行過廣垠稻田,綠浪接湧而來,直到靛藍遠山處才止息。在稻田的盡頭,是被樹叢隱沒的聚落,遠遠地看,只有紅色新屋頂浮在枝葉茂盛的樹冠之上。

車在相同的風景間盤繞著,不變的鄉間景致,卻因時光的遞移,而產生緩慢的變化。

半年前,曾經拜訪仲卡蘭國立小學附近的杜桑村(Dusun),當時村裏盡是竹蓆與鐵板拼起的臨時組合屋,街道處處進行重建工事,豔陽下揮汗剷土,非常辛苦。今日經過重重詢問,終於來到舊地——

不再是滿地碎垣殘瓦的心碎景象,也不是竹屋相連的克難生活,櫛比鱗次蓋起的一棟棟簡陋磚房,讓人已能粗略猜想出震前的生活面貌。

紅磚為底,層層搭建分隔裏外與空間,留幾個鏤空花磚讓風自由流動;片瓦蓋在木架上,發灰陳色的老瓦與細緻新瓦交錯;在門口搭起小小玄關,梁柱塑以曲線花樣。明窗背後掛著窗簾,發亮的玻璃還映照著院前花叢植栽的茂盛風光。走道打掃得乾淨,老婦在庭院裏對來人微笑招呼——鄉間的簡單房屋,竟也能如此優雅美麗!

互助美德 
分工分階段修繕

修繕工程在村裏各個角落勃勃進行。在一棟看似建築完成的房屋背後,蕉葉自正在砌建的牆後伸出,一面螢光綠的窗框,還等著長磚將它層層包起。六十歲的韋迪(Widi Utomo)忙出忙進,年輕人在旁攪拌著水泥。

「政府補助的一千五百萬盾,足夠蓋客廳與臥房;我拿自己的積蓄加蓋廚房與盥洗室,想把家恢復得跟以前一樣。」韋迪禮貌地回應完詢問,又繼續到工地裏忙碌。太太雅迪娜(Ngadinah)也沒閒下來,在門口剷沙土,用篩子分離細沙與粗礫。

門口牆面已上了水泥油漆,似乎從這裏才能看出過去樣貌。雅迪娜說:「房子蓋好三個月了,但還很髒,要慢慢修整囉。」

韋迪與雅迪娜夫妻分階段修繕房屋,是整個杜桑村的縮影,也是日惹災區重建的現況。震後,許多救援團體提供竹編組合屋材料,讓村民搭建臨時庇身處,好進行家園整理工作。一年來,已有八成民房獲得重建,復原速度與成效令人驚異。

在許多歷經天災而重建的區域裏,政府經費的挹注及國際慈善團體的援手,多是重建的主要力量,但不保證效率高。村民團體的互助美德,讓日惹更快速回到正常生活。

班圖爾縣縣長依罕薩瑪維說:「國際銀行的人曾經好奇問我,為什麼災情最嚴重的班圖爾縣恢復得這麼快?我告訴他們,因為日惹人很和睦、很勤勞,而且富有『Gotong Royong』的精神——不管獲得什麼,大家一起分享;一同工作,毫無怨言;照顧貧苦的人、協助需要的人。它的意思是『社區互助』。」

來到杜桑村一家雙拼房屋前,門庭還是竹蓆編成的組合屋,卻能看到裏面的牆上已抹平了水泥。房屋主人蘇米拉(Sumirah)邀請我們進入參觀,建好的房屋半壁中,設備完善,電視機跳躍畫面的倒影反射在新鋪的白磁磚上。

蘇米拉笑著說:「我們家有六口人,四個月前先把半邊蓋好,讓長輩與小孩住在裏面。我們村子裏有不少水泥工,大家都很會蓋房子;等到賺更多錢,就可以把另外半邊蓋起來!」

為了家庭,為了愛,日惹人回到美好生活的期望,未曾稍歇。

精緻手工蠟染 
震後復興

正午的陽光,如彩紋般鋪印在長滿叢樹的林園裏,園裏散落搭建起幾個竹編棚子,有人正在棚下工作。棚底小鍋裏煮沸的蠟,滾熱地冒著熱氣。三四名婦女圍鍋而坐,左手拉著布面,右手拿著近似鋼筆的黃銅畫筆(Canting),在布上繪起精緻的圖案。

這是艾默奇里鎮(Imogiri)的一處蠟染(Batik)工作地。艾默奇里以日惹皇陵所在地聞名,也以蠟染布為日惹人所知。早年,手工蠟染是婦女的主要收入來源,然而當工廠機器製造蠟染布更為便利、廉價又大量時,許多人紛紛放棄;持續不輟又有豐富技巧的手工精緻蠟染,在當地顯得更為稀有。

地震重創艾默奇里鎮,所有生計幾乎因此停滯,但是作為家庭副業的蠟染工作,卻在震後三天繼續進行。三十九歲婦女艾米羅(Amiroh)從專注的蠟染手繪工程中抬起頭,娓娓道來那段時光。

「以前我們就認識教授,只知道她是一位愛好蠟染的人,有時會向我們訂購作品。但地震使家裏的工具壞了,無法再製作蠟染,她把我們喚來此處,提供器材與布料,讓我們繼續製作。」

二十餘名婦女受到這位教授召喚來此,每天從早上八點工作到下午兩點。剛開始不計成品多寡,單日固定工資五千盾(約台幣十七元),逐漸增加到一萬盾(約台幣三十五元),「到後來以訂單計,最高可收六、七萬盾,對我們的家計不無小補。」艾米羅說:「現在家裏重建得差不多,我們也返家工作一個多月了,但偶爾來這看看老朋友也好!」

逝者已矣 
期待笑臉重現

艾米羅口中的「教授」,是以保存蠟染工藝為主的蘿沙麗基金會(Yayasan Losari)主席蘿拉沙蒂(Larasati Suliantoro Sulaiman)。髮色濃黑,只以簡單髮簪挽起、氣度雍容的蘿拉沙蒂,參與保存蠟染布工作已有十年,住在日惹大街上的她,災後也很快地投入救援。

「地震後,街上混亂慌張,但已有善心人士開始提供救援。我把住家公開當作公共廚房,人卻一心想到艾默奇里。震後第二天趕到這裏,看到路壞房倒,心都碎了……還好大部分的婦女都平安無事,我把大家喚來,她們卻都顯得驚魂未定,不知道未來在那裏。我決心要幫助她們。」

蘿拉沙蒂想辦法向各方籌錢募款,最後有荷蘭的基金會願意無償提供款項,讓蘿沙麗基金會支付給婦女三個月工資,藉此緩衝期找尋蠟染布訂單,維繫婦女的經濟,也留住精細手工藝。

蘿拉沙蒂並不是販賣蠟染布的生意人,卻在震後集結婦女繼續工作,並投入蠟染布博物館的重建。她的動力何來?她笑了笑,說道:「我有很多跟我一樣深愛蠟染布的朋友,在這次地震中過世了……我很感恩自己安然無恙,也想到底還能做些什麼?看到這群婦女從震後的木然驚嚇,到綻放笑容,就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艾默奇里重建期間,有釵h過往在蠟染工廠工作的人,在不同基金會的協助下集合起來,教導逐漸失傳的蠟染完整技術,合作製造並銷售蠟染布增加收入。召集人說:「製作傳統工藝,精神理念最重要。感謝老天,他們都願意學習蠟染繁複工程的一部分,為生計努力。」

悲傷無助時 
我們同在一起


在微風吹拂的林園裏,四位年紀較長的婦女,正無比專注地進行繪布工作,圖樣華麗繁複,仍能準確地描上每個細節。

「我們四個人是同村莊來的,原本就認識了,地震前我們不曾聚在一起工作,都是各自在家裏畫。地震後,我們每天走一個小時來到這裏。」五十二歲的瑪雅蒂(Maryati)停下手邊工作,拿下老花眼鏡,一雙眼睛仍然晶亮。

路途這麼遙遠,這裏究竟有什麼吸引力呢?「每天工作有錢領,而且離市集很近,下班之後大家可以一起去買東西!若是待在家裏,就不行囉!」瑪雅蒂俏皮說道。其他三位婦女停下手邊工作,嘀嘀咕咕地笑了起來,一言一語地搶著補充。

瑪雅蒂接著說:「如果家裏只留我們老人家,年輕人不放心;而且看著垮掉的房子東想西想心情不好,不如和朋友一起工作,可以相互鼓勵安慰。」瑪雅蒂說,有位婦女的先生因地震罹難,她剛來時無法工作,但在悉心關懷陪伴下,已恢復常態。

「現在雖然回家工作,還是會想念一起工作的感覺呢!」畫著最繁複的圖樣,瑪雅頓(Maryatun)溫柔淺笑,靜靜說著。

「雖然收入不多,但至少可以補貼經濟。只要大家都健康,我滿心感謝。」瑪雅蒂內心的期望,也是所有日惹人的期望。

蠟染、陶塑、木雕、繪畫等日惹傳統手工藝,在地震後受創甚深,多是因為工具破壞、原料上漲或失去原料來源而無法繼續創作。在NGO團體、海內外廠商的協援之下,手工藝業者在簡單的環境下,靠著簡陋的器具繼續工作,只是產量無法與往昔相比。手工藝業者說:「雖然賺的錢不多,但總比什麼事都不做好。」

在純白無垢的織布上,筆筆繪出飛翔的鳥禽、永不凋萎的花草,經過繁複手續錘鍊,化作傳統繁華之美。凝神的瞬間,萬物靜籟無聲,內心因地震而撕裂的傷痕,也在愛與關懷中癒合。

蠟染藝術

蠟染在西元七世紀時就已在印尼民間流傳,有一千兩百多年歷史,目前,全印尼手工蠟染布最好的產地之一即在日惹。蠟染圖案深受各國文化影響,包括中國吉祥圖案、阿拉伯可蘭經句紋樣、荷蘭殖民時代的歐風花樣等,先在布上將圖畫設計好,用融化蠟液在布上勾勒細膩花紋,每一次上蠟後即予染色,然後把蠟煮沸自行脫落;如此重複達十幾次,直到花色完整為止。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