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8期
2010-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為海地祈福
  特別報導‧莫拉克風災重建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挑戰生命
  疾風勁草
  發現歡喜‧馬來西亞
  天涯共此情‧菲律賓
  人文教育
  銀髮之愛
  出版書訊‧輕舟已過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九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8期
  在生命道路上覺醒 從一個醫學生的疑惑談起

◎撰文.靜淇(慈濟大學兼任講師)  攝影.蕭耀華

教育在開啟學生「內在之光」,
對社會、自然與生命的種種現象,認識與覺醒。
當生命活得好,自然會有能力分享,
愛與分享是生命能量的自然散發,
不必刻意、不靠努力,而是「水到渠成」。


任慈濟大學「生命教育」與「慈濟人文」課程教師五年了,不少新生對「慈濟人文」這門課感到疑惑;曾經有位醫學系學生寫信給我,如此大哉問:

「宗教的最大功能,就是在人的心靈上給予寄託、在思想上給予基底。像近代歐洲,很多人喜歡討論科學與宗教的關係,因為他們認為宗教可以涵蓋任何事情。佛教,應該也有相同的功能;慈濟貫徹了佛教助人的精神,但缺乏了給予人意義的功能——或許人活著就是為了幫助別人,那當沒有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又是什麼?……」

這位學生提及的,正是人類自古以來一直在追求的「出路」。

曾經看過一則新聞,某位大學新生跳樓身亡,留下這樣的遺言: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對我而言,人一生下來就是在準備自己的死亡。每當想像自己的未來時,總是黑茫茫的一片;我決定不再浪費社會資源,至少我做了這世上我唯一能掌控的一件事……」

當生命的範疇只局限在自己身上時,實在令人欷噓。知識、教育、學習,所為何事?我試著從學理與經驗來分享個人的體悟。

對於現代德國教育有相當貢獻的哲學家費希特指出,教育最重要、最優先的目標,不在實用性,也不在於傳授知識與技術,而是「喚醒」學生的力量——培養他們自我學習的主動性、歸納力、理解力,以便在無法預料的未來局勢中,做出有意義的自我選擇。

換句話說,重點在培養「人」。當代科技發展讓人類物質進步、生活便利,不過也需要同時提升人文素養,讓人的價值受到相對的重視。

趨勢專家奈思比(J. Naisbitt)在一九八二年的暢銷書《大趨勢》中,曾預測將改變人類生活的十個新方向,其中「高科技‧高思維」的看法尤其知名;意思是科技愈尖端,人類的感情愈微妙,人文接觸的需求將會回應高科技,使後工業時代的生活更趨平衡。

十五年後,奈思比直接以《高科技‧高思維》為名出書,不過態度逆轉——對於尖端科技反而憂心忡忡;他指出,年輕一代在網路科技發展之下,無從珍惜人際接觸與人文價值的可貴。

一八二八年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們為了維護古典文雅學科,發表了著名的 「The Yale Report of 1828 」。報告中強調,大學的目的在於提供「心靈的訓練和教養」——「訓練」是指擴展心的力量,「教養」則強調要充實具有知識的心靈。

耶魯教授們認為,耶魯大學不應該像其他大學那樣開授「廣受歡迎和流行」的科目;共同學科的廣博學習,才是學生未來從事任何行業所必須且最重要的。

次年A. S. Packard 在 North American Review中發文支持「耶魯報告」,並用「General Education」 兩字申論共同科目學習的必要性——這是「通識教育」一詞最早在美國大學出現(轉引自黃坤錦,1995)。

慈濟大學開設人文課程,符合當代教育思潮;不過為何課程名稱定為「慈濟人文」呢?

慈悲濟世,
讓內在神性「覺醒」

慈濟大學的創校精神在於「慈濟」——慈即是「compassion」,濟即是「relief」,也就是慈悲濟世。慈濟的「人文」理念與慈濟四大志業發展的脈絡息息相關——溯源於濟貧予樂的慈善,推展至醫病拔苦的醫療工作,再延伸到作育英才的教育,最後由大眾傳播將慈濟的「人文」理念傳到全世界。

證嚴上人認為,小學階段強調生活教育;中學階段要讓學生了解人生方向;大學教育要懂得盡本分、為人付出回饋社會。因此不論大中小學的校訓皆是「慈悲喜捨」,都注重「感恩、尊重、愛」的精神培養。

有形的教育在學校,無形的教育在社區,因此「以人為本」、「尊重生命」的教育理念,全面推展到四大志業八大法印。

我追隨證嚴上人三十多年,這期間不斷喚醒自我內心深處的神性品質——祂原本就在,只是睡了幾千年、幾萬年;藏在我內心深處的神性,就這樣被喚醒了。

從事慈濟志業就是這種「覺醒」的狀態。我發現我更能寧靜、更能付出、更能充滿法喜,我找到了豐富的內在資源。原來,我給別人的,都回過頭來增長自己的內在資源,讓自己豐富、滿足。我終於發現,真正的財富不是外在有形的東西,而是內心的知足、感恩、喜樂。

上人說:「慈善是拔苦工程、醫療是生命工程、教育是慧命工程、人文是心靈工程。每項志業的推展都很艱鉅,也都是內在的心靈建設工程。」所以,「人文」就是人人心靈皆美。

生命活得好,
自然有能力分享

回到那位同學的問題——「或許人活著就是為了幫助別人。那當沒有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又是什麼?」

其實照顧自性、保持自我的完整,是佛教的基本信念;慈濟的宗旨亦然,照顧自己,是最基本的品德。

任何存在,都會極力維持自己的存在。例如花草樹木,儘可能讓自己活得好。正如唐代張九齡「感遇」詩云:「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丹橘經歷風霜仍然活力充沛,主要力量來自它自己想活的意志;宇宙萬物也因此優雅地存在著。

當生命活得好,自然會有能力分享。愛與分享是生命能量的自然散發,不必刻意、不靠努力,正所謂「水到渠成」。

教育在開啟學生「內在之光」,那是一種求知的好奇、反省與批判的態度,也是實踐的勇氣。那內在資源包含著好奇、熱望、寧靜、和平、愛、勇氣、智慧等。

就學習而言,「學,然後知不足」——你知道愈多,就會發現你還有更多未知的。所以,教育不只要學生博學多聞,也要啟蒙學生的內在品質,讓學生能夠對社會、自然與生命的種種現象,認識與醒覺。

「慈濟人文」課程的目標,可以這麼說:是要讓學生「在生命的道路上醒過來」。

一個已經醒過來的人,是一位在他與生活世界,或與存在之間沒有障礙的人。一位全面清醒的人,不一定是懂很多知識的人,知識有時候是一種障礙,讓你與存在分割、保持分離,讓你變得「傲慢與偏見」。

慈濟人發心實踐愛,都是基於自願、自發性的。參加慈濟團隊,不是「一定要」隨時有濟助他人的行動;當我們不必為自身的事情煩惱時,其實自然會有意願協助周遭的人解除他們的煩惱。正如史懷哲所說:「當我們為別人而活時,生活會很辛苦,但心靈卻會更豐富、更快樂。」這正是我身為慈濟人數十年的真實感受;這不是理論,而是身體力行的實踐。

「慈濟人文」是人格健全發展、意識全面提升的核心歷程。這個課程讓學生能夠充分照顧自己的生命、活得精彩,然後基於自由意願,發心照顧受苦者的生命。

激發毛毛蟲,
轉化成翩然蝴蝶

我在慈濟人文課程是採取體驗式教學(Experiential Teaching)。

體驗式學習著重個人的體驗與反思,學生會被要求思考及運用自己的體驗,作為自我了解與成長的基礎。

我認為,老師不只是教導者,更要是催化者、引導者。知識的本質多半是不確定的,它只指出事實的可能性而非絕對性。因此,知識的發展,是透過相互的理解,而非單向的「傳遞」過程。換句話說,專家與非專家間、教師與學生間,必須對話(dialogue)或對談(conversation)。

此外,教師要有覺知——知道學生的狀況,知道知識如何轉化成行動,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用毛毛蟲來比喻,毛毛蟲不知道自己能成為蝴蝶,但老師知道。

老師在教育過程中,不是告訴毛毛蟲說:「蝴蝶是如何如何」,或「你該如何才能脫胎換骨」。老師要引導學生去體驗、跟蝴蝶溝通——去看蝴蝶如何在風中、在陽光中飛翔,看蝴蝶升空、看蝴蝶從花叢的一株花移動到另一株,欣賞蝴蝶的美,他們亮麗的顏色;能讓毛毛蟲在內心深處起了一個震撼,有強烈動機、熱望想要轉化成蝴蝶。「我也能夠成為那樣嗎?」就在這一刻,毛毛蟲醒了,一個生命的強大動力啟動了!

老師就是蝴蝶、學生就是毛毛蟲,師生關係就是蝴蝶與毛毛蟲的關係。蝴蝶無法證明毛毛蟲一定能夠轉變成蝴蝶,但可以肯定的是,蝴蝶可以激發毛毛蟲一個強大的熱望。

因此,剛開始有同學會質疑為什麼要上「慈濟人文」,但是透過體驗與對話教學活動的實施,多方面、多軌道的對話,同學有新的體驗,而能將慈悲喜捨、尊重生命等慈濟精神內化。

對內探索心靈,
對外分享愛與溫暖

我也設計一些活動讓學生體驗,如:

遊戲:設計一些有趣的活動,讓學生開啟赤子之心。

團體動力:讓學生在有趣的活動中相互認識,並啟動協調合作的團隊精神。

讓身體放鬆:一起發出mm聲音三至五分鐘,放鬆。

體會真如本性:播放鐘聲音樂、靜坐音樂二至三分鐘,放空,觀照。

釋放慈悲:跟自己內在神性對話,感覺自己的尊貴;祈禱音樂八至十分鐘。

讓愛傳出去:祝福,擁抱、相互勉勵。

分享活動:自己找夥伴三至五人一組,分享個人慈濟經驗、感動,提出願景。找幾個人到大團體分享。

以下是醫學系學生提出的上課心得筆記:

‧我對「慈濟人文」四個字有了不同的想法——它不是傳教,而是一種信念;在這龐大的信念下,它結合了人們的心,使彼此之間的距離拉近、放下心防,坦誠以對;使這個世界更和諧、更圓融。身為一個醫學生,我們要學的不但是醫病,更是醫心。慈濟人文就是這樣一種觀念上的良師,引領我們走入自我的內心,豐富自己的內涵,告訴自己要用「心」來對待他人。

‧慈濟人文課是慈濟大學固有特色,讓我們對生命有更深層的了解、有更大的使命感。行孝、樂活、把握當下、做自己的主人,還有更多更多等著我們去探索實踐。

‧人文課不是刻板的教我們做什麼,而是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引導我們走入慈濟這個溫暖、有禮、充滿人情的大家庭。尤其是慈濟人那分溫暖,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改變我們。

‧在醫院做志工的過程中,我體會到病患們需要的,往往不只是身體上或生理上的治療,更重要的是,需要更多我們精神上與心理上的關懷。慈濟的醫學教育要訓練我們的,絕對不是成為一位名醫,而是要成為一位良醫,一位有著「人文精神」的良醫!

‧上了這麼多節的慈濟人文課後,我很期待接下來的課程。因為每一堂課都是一次新的心靈探索,帶給我心靈的成長,一種全新的體驗。原來慈濟人文是一門傳遞溫暖、分享愛的課程!

任何卓越的大學學府都有其特色課程,以及呈現在大學生身上的獨特人文精神。「慈濟人文」是慈濟大學的特色課程,這種特色,不只在課程中出現,也在校園建築、一草一木、每位師生身上展現。

當你在慈濟大學的校園中,除了用科學的眼睛觀看,也可以放鬆而寧靜地打開心靈的、意識的眼睛觀看;你將對生命的豐足有一番不一樣的感受,你的心將不再徬徨,生命裏充滿了喜樂!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