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8期
2010-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為海地祈福
  特別報導‧莫拉克風災重建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挑戰生命
  疾風勁草
  發現歡喜‧馬來西亞
  天涯共此情‧菲律賓
  人文教育
  銀髮之愛
  出版書訊‧輕舟已過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九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8期
  解開十七年的謎 吳國平重圓缺角親情

◎撰文‧陳慈寶(馬來西亞吉隆坡)  攝影‧林振東

當年懷著雄心壯志離家,
卻如斷線風箏,再也未與家人聯繫。
十七年後與家人重逢,
淚眼中終於看清——
原來衣錦還鄉夢,不如親人相守的可貴。


為了給即將出生的女兒一個名正言順的身分,一九九二年吳國平獨自回到巴生老家取走證件,對兄姊說:「我要結婚了!」從此以後,他宛如在人間蒸發,音訊杳然,家人再也沒見過他。

十多年來,兄姊四處打聽、求神拜拜,期盼他安然歸來。為了他,家人一直住在原址,也不敢更換電話號碼,深恐他回來時找不到媽媽。

時間一天天流逝,所有的等待卻如石沉大海。日日倚門引頸企盼的媽媽頭髮白了、背也佝僂了,最疼惜的么兒依然不見蹤影;九十三歲的老媽媽不再守在客廳癡等,退到自己的小房間裏,靜靜思念著兒子。家人漸漸地不敢再抱任何期待。

直到二○○九年八月,慈濟人突然登門造訪,給老媽媽和兄姊捎來吳國平的消息,吳家上下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咫尺天涯  重逢恍如隔世

「阿源(吳國平小名),你在哪裏?為什麼不回來?」九月六日透過志工安排,老媽媽、兄姊與吳國平通電話。多年後聽到彼此熟悉的聲音,恍如隔世;白髮蒼蒼的老媽媽,更是頻頻呼喚孩兒回家。

五十八歲的吳國平住在雪蘭莪州的加影,老媽媽住在同州的巴生,兩地相距僅一小時車程,但對行動不便的這對母子而言,竟是咫尺天涯。老媽媽因脊椎病變無法挺直身體行走,必須藉助小椅子才能緩慢走動,老邁身體也難以承受車程顛簸。促成吳國平與家人重新聯繫的志工楊慈諾,九月中旬將吳家兄姊和姊夫接往吳國平的家。

看見親人熟悉的身影踏進門,躺在病床上的吳國平眼眶泛紅,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臉頰。激動不已的哥哥、姊姊和姊夫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位全身癱瘓、雙手萎縮的病患就是他們的弟弟!

吳國平的太太林運妹說,當年她和先生註冊結婚,沒行過傳統婚禮;婆家的一切就像個謎,只知道先生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爸爸,靠媽媽賣糕點養大四個孩子。儘管她曾三番兩次要求先生帶她和女兒回老家見親人,但先生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不願透露家人的消息。

從事建築承包商的吳國平,三年前在工作中意外傷及頸脊,導致全身癱瘓,必須長期使用尿袋,喉部也做了氣切、發聲艱難。住院期間,吳國平曾經數度被推進手術室急救,心中牽掛的除了妻女、還有老媽媽和兄姊;也是這分不能割捨的親情,讓他從鬼門關又回到人間。

「他們還不知道我在哪裏,我放不下啊。」當病情穩定時,吳國平首次向妻子表明非常想見老家親人;可是,他已記不得家裏的電話……

牽繫親緣  鍥而不捨相尋

「我沒什麼親人,只有一個姊姊可以幫忙。在醫院那段日子,幸運的是有人幫我們聯絡上慈濟人……」先生住院期間,孤單無助的林運妹天天以淚洗面,素不相識的慈濟志工前來陪伴關懷後,她深深感受到有家人的可貴。

出院後吳國平成為慈濟照顧戶,從陪伴到補助生活費,志工與吳國平一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去年五月佛誕節,吳國平很想參與浴佛,楊慈諾為圓滿他的心願,將琉璃佛送至吳家。

「那天,再度聽到運妹和一對女兒很想見婆婆的心聲,覺得應該設法幫助他們團聚。行善行孝不能等啊!」楊慈諾於是向吳國平詢問老家的情況。

當聽到楊慈諾有心幫他找回家人時,吳國平憂喜參半。「我把家裏的地址給師姊,心裏還猶豫著——十七年了,家人還住在那裏嗎?有可能找到他們嗎?」

幾經波折,志工終於找到吳國平的老家。可惜當時只有重聽的老媽媽在家,志工於是留下聯絡電話。等了一段日子,楊慈諾沒接到回音,八月底她偕同當地慈濟志工再度登門造訪。

這次,她見到了吳家哥哥、嫂嫂和姊姊。一聽到弟弟的消息,眾人驚喜交集,談了整整三小時,大家都忘了用餐。

家人擔心老媽媽一時無法接受兒子癱瘓的事實,於是先透過電話,讓吳國平跟媽媽交談。

無常乍臨  風光還鄉夢碎

一通電話再續分隔了十七年的親情;一分用心安排,讓吳國平終於能和兄姊重聚。這天當哥哥、姊姊來到身邊,吳國平終於道出多年心事——

當年離家,他曾立願要闖出一番事業才「衣錦還鄉」;而他也的確靠著毅力和勤奮拚出成績,擁有自己的棕油廠;無奈一九九七年的經濟風暴,他被人倒債,拖垮了事業。

後來他東山再起,做起承包工程生意;生意愈做愈好,他計畫滿五十五歲後將事業交棒,然後帶著妻女風風光光回家見親人。誰知「無常」提前降臨,粉碎了他的夢想。

從兄姊口中得知媽媽自從知道他的下落後,重新走出房間,天天守在客廳盼望兒子帶著妻小歸來。吳國平看看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的自己,心中了然——要回去一趟可是千難萬難啊!不禁傷心落淚。

看見丈夫頻頻掉淚,林運妹也紅了眼眶。她原本對丈夫長久以來不肯透露家人的訊息、不肯帶妻女回去見家人的行為有所怨言;聽到了丈夫的心聲,當下,她所有的怨和不滿都化解了。

結婚十七年,初次見到婆家的長輩,這天彷彿是林運妹和吳國平的大喜之日;她和兩個女兒奉茶給大伯、二伯、姑姑及姑丈。望著圍在丈夫身旁話家常的家人,又看看在身邊幫她打點一切的志工,心中感到無比的溫暖與幸福。

這三年來,志工關懷的腳步不停歇——慈濟人醫會醫師長期上門看診,也安排吳國平入院進行喉部手術。丈夫的病情漸有起色,林運妹的感激不言而喻。

「以前我心裏會怨,這輩子為什麼會跟著丈夫挨苦,不但要服侍他,還得常常忍受他發脾氣。但看了大愛電視,發現有很多人比我更苦;可以遇到慈濟人,我算是很幸運了!」

林運妹在家裏安裝大愛電視頻道,從中了解,此生所遇乃是過去生所寫下的劇本;她期許自己今生多做善事,累積善因,更希望透過大愛節目鼓勵先生振作起來。

前年,林運妹在家照顧先生之餘,開始當起保姆,改善家庭經濟;也善用時間做回收,將撿來的資源分類後交給志工,並向親友說慈濟、募善心。

從前逢年過節,林運妹只能羡慕別人家,現在她也有婆家可以回、有許多家人可以依靠了。「我要感恩上人,如果沒有慈濟師兄師姊,我不知道日子如何過,這輩子可能永遠找不到最親的家人。」

多年來,如果老師出的作文題目是「我的親人」,她的兩個女兒——十六歲的秀玲和十五歲的秀娟往往交白卷;如今,從小嚮往的親人一個個出現在眼前,姊妹倆開心非常。

秀玲笑瞇了眼說:「現在,我可以重寫這篇作文了:我的家庭很幸福,有爸爸、媽媽、婆婆、伯伯、姑姑、姑丈……還有很多家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