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5期
2008-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幸福快門
  人生練習題
  【出版書訊】《當心情感冒時——九個與憂鬱症共舞的故事》
  銀髮之愛
  發現歡喜
  菩提眷屬
  聞、思、修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八年一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5期
  莫使眾生受驚恐

◎撰文‧陳美羿  插畫‧邱如蓮


花蓮有一種小黑蚊,常常神不知鬼不覺地叮人一口,令人又癢又痛;有時候整群「卡」過來,黑壓壓一片,會讓人嚇得「跳」起來。這就是有名的「黑金剛」——台灣鋏蠓。
靜思精舍花木扶疏,黑金剛特別多;來到精舍參訪的人,大多會領教到牠們的「問候」,當然多多少少要與牠們「結緣」,「供養」一些鮮血。

「放」牠一條「生」路

日常生活中,當人遭受蚊蟲「攻擊」時,自然的「防衛」反應常是一巴掌打下去,讓牠們命喪掌下,化作一灘血。但是在精舍不能打蚊子,「那蚊子咬我們要怎麼辦?」
有人說:「輕輕把牠撥開就好了。」
還有人幽了一默:「跟牠說:請慢用。」
玩笑歸玩笑,避免造殺業最好的辦法,就是和這群黑金剛保持距離;所以精舍到處都有防蚊液和防蚊膏,擦了它,小黑蚊自然敬而遠之。
蒼蠅跟蚊子一樣,也是無處不在的。在一般人印象中,蒼蠅比蚊子更不受歡迎,因為牠的腳會攜帶病菌,傳播疾病。
一天,精舍常住德宿師父在電腦前收信件,一隻蒼蠅飛來湊熱鬧。宿師父輕輕揮手說:「沒禮貌!」大家都笑了起來。
然而,宿師父語氣中沒有輕鄙、沒有厭惡;是那麼親暱、憐惜的,甚至帶著「教育」意義的一句話:「沒禮貌!」讓我非常感動。
面對生活中無處不在的蚊蠅,應該怎麼處理?上人在「靜思晨語」中談護生,表示防蚊蟲不是消滅牠們,而是把家裏打掃乾淨、把食物收拾妥當,不吸引蟲蟻孳生,人們自然就減少困擾,也能避免造殺業了。
不殺牠,是不是會讓牠繁衍愈來愈多?事實上,生物界中一物剋一物,自有天敵來維持生態的平衡;有時候,人為的消滅可能造成反效果——
中國人一向認為麻雀是「害鳥」,在稻麥成熟時會來偷吃穀子。所以在五、六十年代,大陸當局發起全國性的「撲殺麻雀」行動,用盡辦法把麻雀趕盡殺絕。結果是殺了麻雀,卻來了蝗災。
麻雀是蝗蟲的天敵,牠在穀物成熟時,吃那麼一點點;其他時間,都在吃蟲子,守護稻麥的成長。撲殺了麻雀,蝗蟲少了天敵,大量繁殖,結果是全國鬧蟲災,作物幾乎絕收而陷入缺糧危機。
上人說,任何形命,均是有情;任何生命,都會求生怕死。
碰上不受人們歡迎的小動物,給一條生路,我想這也是一種慈悲。

親情「撕裂」之苦

談到「莫使眾生受驚恐」,讓我想到電視報導幾則小朋友「受驚恐」的故事。
八歲的小女孩柔柔,出生時因為腦性麻痹合併多重障礙,被棄養在保母家。八年來,七十多歲的保母把她當成親孫女般疼愛,讓她快樂成長。
保母想到自己年紀大了,健康和經濟情形都不好,擔心無法陪伴柔柔長大成人,於是透過社會局和家扶中心,找到美國一對夫婦收養。
美國媽咪來台灣要帶走柔柔那天,柔柔緊抱著保母,哭得聲嘶力竭。試想,一個八歲的孩子硬生生要離開朝夕相處的親人,到陌生的地方生活,該有多麼驚恐。
同時間還有一個案例:母親生下女兒後,因為身體不好,將嬰兒托給沒有子嗣的姊姊和姊夫照顧。六年過去了,生母想要回孩子,姊姊和姊夫卻捨不得;姊妹只得對簿公堂。
法院判決孩子應歸還生母。小女孩被迫離開「媽媽」時曾說,想要躲到她的肚子裏再生出來,這樣她就不用離開「家」了。
不難想像,小女孩離開熟悉的環境、面對陌生的親生父母,該有多麼驚恐。
柔柔曾說,要保母把她放到嘴巴裏嚼一嚼,吞下去,然後再生出來,這樣她就是保母的孩子,不會被送到美國去了。
孩子的童言童語,實在令人心疼。大人的世界,有許多無奈和紛爭,受傷的總是無辜的小孩。雖然孩子會漸漸適應新環境和新的家人,但是初面對分離的那種「撕裂」,實在叫人不忍。
許多事情,應該可用時間來「培養」——培養感情、培養默契,使「驚恐」降到最低。
對人如此,對居家中不受歡迎的小生物,也可以給牠時間,慢慢驅離;千萬不要窮追猛打,或水攻火燒,使牠們在驚恐中喪命。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