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5期
2008-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幸福快門
  人生練習題
  【出版書訊】《當心情感冒時——九個與憂鬱症共舞的故事》
  銀髮之愛
  發現歡喜
  菩提眷屬
  聞、思、修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八年一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5期
  林素月 筆耕後山桃花源

◎撰文‧凃心怡 相片提供‧林素月

「移民」到後山,享受清新空氣、美好人情之際,
林素月的生活步調並沒有變慢,
反而更加積極和充實——
記錄深山部落裏的貧困悲歌;
寫下小人物恆常奉獻的可貴;
反映人心向上向善的共通特質。
字裏行間,勾勒出一個美好的桃花源……


認識林素月,是先透過她的文章。她喜歡側寫人物,字裏行間,生動細膩,偶到悲慟處,總令人不自覺地隨著文字心酸。

心裏悄悄地為這個陌生人描繪藍圖——她該是沉穩的,說話輕聲婉約,漫步在人群中,氣質格外出眾。

第一次與林素月通電話,出乎意料,她說話又快又響亮,急切地想告訴我更多故事。與她見面後,發現已過不惑之年的她,竟似年輕人般頑皮,玩笑一個接一個,走路又快又急……她身上總有源源不絕的活力。

在台東,年輕志工要打拚事業、照顧孩子,能像林素月這樣全心投入志業的人,少之又少。無論大小活動,她都是衝衝衝,趕往第一現場詳實記錄,常常忙到沒有私人時間。

可是她卻很享受這種充實又快樂的生活。「留下慈濟的歷史與足跡,是我的職責:我今天寫下一則故事,後代子孫就知道前人是怎麼做慈濟的,這是一種教育。一支筆能文史流芳,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快樂的!」

廣泛接觸 深度感觸

以前,林素月就習慣在參與慈濟活動過後,記錄下自己的心情,因為,實在有太多感人的事觸動她。不間斷的心情筆記,無形中培養出文字奶O,讓她在承接人文真善美志工後,如魚得水。

為了尋找更多題材,也為了記錄大愛足跡,她常跟著志工東奔西跑。「人文真善美志工接觸的層面很廣,不只急難救助、訪貧,還有醫療和教育。」

在這過程中,有歡笑、有略禲A情緒起伏頗大。譬如,她在教育中看到希望與未來,卻在訪貧時,感到深深的無奈與絕望——

年終歲末,慈濟志工為照顧戶進行發放、圍爐活動。對於居住在偏遠地區或行動不便者,志工也扮演愛的信差,親自將物資送到家中。

鹿野鄉延平村的個案,多屬單親家庭或隔代教養。就讀國中一年級的阿中對志工說:「我晚上都睡不著覺,因為我很想爸爸;縱使睡著了,也夢見爸爸回來看我。」他說出這句話後低頭不語,令志工心疼、心酸、不捨。

他衣服上的髒垢,記錄貧窮悲歌;身上大小受創疤痕,提醒為人父母的失責。阿公、阿嬤的愛雖彌補了生活的困頓;但是父母無法承擔生育教養之責,在他心靈烙印下缺憾。

阿華則生長在一個充滿酒精味的家庭。「我從小就由阿公、阿嬤照顧,爸爸跟媽媽分開後不曾回來看過我。媽媽住在延平鄉,想念她時,我會走路去看她;爸爸好像在花蓮,很遠,想去找他不知道怎麼去……」阿華手中不時玩弄乾狡薷迭A掩飾心情起伏,抿著被凍傷的嘴唇釋放思親的愁緒。

志工行走陋巷,觀世間相,聽眾生苦,知苦惜福;也明白唯有愛,才能讓苦難大不同……

雖然常因為看到太多不捨的畫面而心酸難過,但林素月會鼓勵自己趕快跳脫情緒,轉化成教育。「以前我很浪費食物,隔尷熄熊璊@定倒掉。但是現在會想到照顧戶,想著他們空空的冰箱、電鍋裏發霉的飯……小孩嫌東嫌西的時候,我也會拿這些真實故事跟他們分享。」

長期觀察 刻骨銘心

拿著筆、帶著相機四處奔波,林素月說,身體不累是騙人的,但是心靈的成長很充實。她也深信,能感動自己的故事,必定也有相同的力量能感動別人。

她決心下筆寫一個人,必要通過自己的堅持,「一定是接觸過、觀察很久,才會決定採訪。」鎖定對象後,觀察對方的行住坐臥和個性,甚至花上幾週時間和受訪者相處互動,「唯有真正了解這個人,寫來才能刻骨銘心、誠正信實。」

很多人看她的文章,邊看邊哭,甚至包括受訪者本身。也因為真情流露,她和每個故事主角維持著溫馨的情誼。「阿菊阿母、李爺爺、楊伯……」林素月總是親暱地喚著對方;大家則親切回應:素月、阿月。

每當聽到不錯的故事,一定先做足末狺~進一步約訪。她會先隨著訪視志工探訪,默默在旁記錄,待與對方熟悉後,再提出問題。

「我希望對方知道,我是誠懇地想分享他的故事,而不是把他當成作業的工具。如果他信任我,就會願意與我分享,而我也可以更深入地刻畫他的生命故事。」

她說,採訪時必須本著三心——感恩心,感恩對方給予機會採訪;同理心,體會對方喜怒哀樂;恭敬心,虔誠地感謝對方現身說法,示現教育意義。

媽媽志工 女兒最愛

林素月原本是單純的家庭主婦,進入慈濟後投入釵h心力在志工服務上;剛開始先生不太諒解,漸漸地變成支持,因為他發現太太變了,最大的轉變在於脾氣變好了,也更懂得善解體諒家人。

很難想像眼前笑聲爽朗的林素月,以前是成天待在家裏,常常板著一張臉,甚至體罰孩子的母親。

她非常注重孩子課業,常常是一個補習結束後,又到另一家補習班繼續學習,孩子度過一個個沒有放假、沒有電視娛樂的日子;每逢大考,還要熬夜至凌晨才能闔上課本。

在競爭愈來愈激烈的社會環境下,她逼孩子,也等於逼自己,最後,陷入了憂鬱的泥沼。

這樣的狀況直到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後才改觀。當時他們一家還住在員林,地牛翻身、電力中斷之際,她點燃蠟燭,牽著三個孩子跑到住家前的公園……

「那夜,異常的冷,我往南投方向一看,整片天空都是紅色的。我們不敢回家睡,大家就在公園搭帳棚。那時趁火打劫的很多,我們也被恐嚇過。」事隔多年,她餘悸猶存。

透過電視新聞,得知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看著屍體一具具從瓦礫堆中抬出來,她好想做些什麼,卻無能為力。

某天半夜十一點多,輾轉難眠的她與先生,帶著三個孩子到外頭散步,遇到一位身著藍天白雲制服的志工。他個頭不高,走路還一跛一跛的,走上前向他們募款救災。「上人一直在講活菩薩,活菩薩到底是什麼?我從那位資深委員身上看到了。」

「那時候我想,對方快六十歲了,他在做什麼?而我才三十幾歲,我又在做什麼?」這樣的因緣感動了林素月,讓定期捐款給慈濟十幾年的她,決心參與慈濟委員培訓;透過專業的志工訓練,真正走出去服務人群。

同時,她也在一句句靜思語中得到解脫,「上人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何不讓他們照著自己的思維走。也有釵h師姊跟我分享育兒經驗,幫我不斷修正自己。」

林素月的三個女兒常說,以前她們都不敢看媽媽的臉,因為很恐怖;現在回家,常常搶著拉媽媽的胳臂,討論學校發生的事。

雖然媽媽志工做得認真,少了時間管孩子,但女兒們很爭氣,會自動念書,保持好成績。林素月說:「孩子們很努力,因為慈濟給了她們一個快樂的媽媽,所以她們也用行動支持我。」

林素月的先生是台東土生土長的子弟,為了發展事業而遷往西部。後來,父親往生,身為長子的他興起回鄉陪伴母親的念頭。

深怕孩子無法與都市小孩競爭,原本林素月抗拒著,「但是看丈夫常常因此愁眉不展,而且上人一直說,行善、行孝不能等。我才下了很大的決心到台東來。」

要搬家時,朋友都覺得她瘋了,好好的都市不住,搬到後山去。

沒想到,台東的土很黏,才兩個月,她就不想離開了。新鮮空氣、濃濃的人情味,慈濟事務多、志工人數有限,讓她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對勇於挑戰、滿腔熱情的她來說,這裏彷彿是人間仙境、世外桃源。她笑說:「後來我打電話跟朋友說,我不是搬到後山,而是移民到台東!」

 

【影像筆記】
心靈自由
◎攝影、撰文‧林素月

去年五月到八月,我們每週五進入台東東成技能訓練所,為受刑人舉辦「靜思語成長班」;持續四個月的互動,不少學員表示雖然身陷囹圄,心靈卻獲得了釋放。

阿義分享「心寬念純、美善人生」這句靜思語給他的體悟。「會進來這裏不是沒有緣由。以前心不寬、念不純,別人一句無心話、一個沒什麼惡意的舉動,都因自己心胸狹窄而起心動念、仇恨不斷交疊,進而犯下錯誤。今後我會守好『心靈防火牆』,『更』新自己的人『生』。」

圓緣當天,學員如願戴上證嚴上人的念珠,心彷彿找到了方向。師姊鼓勵學員們往後無論順逆境,都要守本分,心寬有愛,就有希望。

社會陷阱很多,使得一些曾經誤入歧途而有心改過的人舉步維艱。我們會努力拓展愛的大環境,幫助有心向善者隔離惡緣,還能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善人增多,社會人心才能祥和。


後山之寶
◎攝影、撰文‧林素月

台東幅員遼闊,慈濟人不多,但每個人每天都在寫慈濟經藏、深耕慈濟年輪;看著菩薩身影無我付出,那分真誠、善念、美的身影讓我感動,而用筆、用照相機記錄人性之美。

特別是老菩薩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傳承精而純的人生智慧,導引中生代正確的方向。

而今他們雖然髮蒼視茫,依舊守志奉行精進不懈,堪謂後山慈濟之寶;一如在民國六十年即加入慈濟的靜豪師姊、思恆師兄,如今仍能看見他倆恆持善行,在環保站「斤斤計較、抽絲剝繭」。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