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5期
2008-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幸福快門
  人生練習題
  【出版書訊】《當心情感冒時——九個與憂鬱症共舞的故事》
  銀髮之愛
  發現歡喜
  菩提眷屬
  聞、思、修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八年一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5期
  老來勞碌不喊苦 只說幸福

◎撰文、攝影‧林素月

少年時,他們從西部來到台東打拚,
落地生根,養兒育女,終究苦盡甘來。
髮蒼視茫,他們勞碌的身影依舊,
只是,不再為自己掙一口飯吃而彎腰,
而是為傷痕斑駁的大地、為後代子子孫孫做環保;
老有所用,豐富自我生命旅程。


博士阿嬤 台東花木蘭

早期拚家業,現在孩子有各自的事業,我也要有自己的志業;做環保,讓我老有所用,不再只為家人而做,而是為身邊的人、事、物而做。——黃陳水璉

早上七點半,她騎著腳踏車出門,沿途眼光不斷搜尋,看到可回收的物資,就停下來撿起。往往在她抵達環保站時,矮小的腳踏車上已吊滿大包小包資源,甚至遮掩住她袖珍的身影。

卸下物資,她搭上環保車到市區街頭巷弄收取資源。回家午屨寣A一點半又重複同樣的行程,騎車前往環保站……

七十歲的黃陳水璉,八年來每天在固定的時間做固定的事情。她說在路上看到資源不撿很可惜,因為這些都是「黃金」,回收來可以減少對環境的污染,而變賣的錢,還能讓上人去做有意義的事。

「別看她小粒子(閩南語,體型嬌小之意)、說話輕聲細語,做環保手腳非常敏捷,扛重物不輸男眾。她不只是女人當男人用,還能當超人用,把『辛苦』當作『幸福』。甘願做、累不倒,所以我們稱她『花木蘭』!」台東環保幹事賴阿柳對黃陳水璉讚歎不已。

任勞任怨善盡本分

出生於雲林崙背鄉下,家庭人口眾多、生活困頓,排行次女的黃陳水璉挑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小至燒水、煮飯、養牲畜,大至下田種甘蔗、花生、水稻……樣樣都做,未曾喊苦,任勞任怨盡本分。「那時生活清苦但是心情快樂,只要擁有一點點,就會點燃快樂的火花。」

談及青春時光,她靦腆地說:「我十一歲就拿鋤頭到田裏除草,十七歲轉往農場當工人,工頭分配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盡一個工人的本分不懈怠。有位同事是工頭的鄰居,回去告訴他父母我是個勤勞認真做事的人,可以娶去當媳婦……」

婚後不久,先生黃正安被調往台東糖廠,她也來到地廣人稀的後山。放眼望去,一片荒涼蔓延無際,但她不覺得是絕境,從小苦過來的她認為「甘願當牛不怕沒犁可拖」,隨遇而安。

她到工地、鳳梨工廠做零工,從早晨至黃昏,賺取微薄工資貼補家用,也盡力讓孩子接受教育。期間,先生調至賴比瑞亞指導農業技術兩年,她不識字,無法檢查孩子的末牷A只能看字寫得整不整齊、有沒有按時交作業。

女兒黃富美說:「我從來不知道媽媽不識字,直到念師專時,媽媽叫我教她寫一些簡單字,我才知道!但是媽媽待人處事『禮』與『理』的圓融,是我們姊弟一生最受用的教育。」

黃陳水璉自謙拙於言辭,大字不識幾個;勤奮撫育三名子女個個成材,所以人稱「博士阿嬤」。

「惜福」才能「幸福」

「小時候沒錢讀書,像青瞑牛(閩南語,意即文盲),什麼都不會;只知道要『做』,有做才有得吃。為家庭勞勞碌碌幾十載,直到八年前在海濱公園運動碰到郭紅姩師姊,她極力邀約我做環保,我才慢慢放掉打零工的機會,專心做一個快樂的環保志工。」

黃陳水璉說,做環保生活更踏實、身心靈更健康。「現在我不只是為了家人而做,而是為身邊的人、事、物而做。做環保是很好的代誌,人人做環保,子孫才會沒煩惱!」

她身體力行上人法語——人生的目的,不在於享受物欲,而是盡責任;人的責任,就是去付出,人生「惜福」,才能「幸福」。

「早期拚家業,現在孩子有各自事業,我也要有自己的志業。社會財要賺,未w財更要賺,要專心一志做慈濟,感恩上人讓我老有所用。」

黃陳水璉的先生說:「這個家沒有她,就沒有今天事事圓滿。」他感恩妻子為了家庭辛苦一輩子,晚年可以接觸慈濟,找到生命寄託,做有意義的事,「也是她有這分福氣,所以我支持她去做!」

她患有氣喘,剛做環保時,隨身攜帶氣喘噴劑,三不五時就拿起來噴。已故志工黃阿菊曾說:「尤其是冬天,空氣乾燥,她的氣管承受不住,我真替她擔心。但她都說不會有事,安啦!她會照顧好自己,不讓上人煩惱。真的有做有保佑,她身體愈來愈健康,每天都笑瞇瞇,看到她就令人歡喜!」

經冬復歷春,時序更迭,晨昏三千,黃陳水璉一心恆持,貫徹到底;她認清生命方向,把握時間堅持做「對」的事,天天都發揮了人生價值。


會做能做,就是賺到了

在醫院當志工,看盡生老病死,讓我了解身體這個軀殼只是借我們用而已。病痛的苦不算苦,心過不去才是真正苦。不要怨天尤人,要把握當下付出。——黃阿菊

「我要跟癌症拚落去,拚贏就是賺到了,拚輸也不枉來人世間走一回。有生之年能做慈濟,發揮身體良能,我了無遺憾。」

形容自己「一天沒吃飯沒感覺,一天不做慈濟就不自在」的環保志工黃阿菊,因為罹患癌症,曾經做到一半必須到醫院注射止痛劑,但她依舊不放棄。「上人說,痛快痛快!痛很快就會過去。不做白不做!做慈濟人生較有意義、較實在。」

這位把握分秒行走在利己、利人、利萬物的人間菩薩,以艱辛的人生歷程,訴說著病痛的苦不算苦,但是心過不去,才是真正苦……

夜夜磨刀之苦

民國二十七年出生在高雄永安的黃阿菊,童年是在沿街叫賣醬菜、到海邊撒網捕魚度過。十八歲獨自到台東打工,翌年結婚;夫家食指浩繁,先生上班薪資入不敷出,她務農幫助家計,種甘蔗、玉米、花生、番薯等;每天黎明即出門,直到月光照歸路,一天工資不到十元,辛苦卻甘之如飴。

曾經,她顧不得臨盆在即,跟親友坐公車再徒步上大南山上拔薑草,只為了多賺點錢坐月子;一連數天的工作結束時,孩子迫不及待來人間報到,情急之下,由小姑藉著微弱的月光為她接生。

懷第三個孩子時家庭起變故,先生結交損友,天天流連風月場所,此事彷彿撕裂吞噬掉她一心一意照顧、保護這個家的心。從此,夫妻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拳腳相向拚輸贏。黃阿菊也變成夜夜磨刀的女人,甚至將家中飼養未成熟的雞鴨一隻隻殺光,以洩心頭之恨。

夫妻不和,孩子也因此生活在暴力陰影下。黃阿菊的兒子說:「從我懂事以來,媽媽不曾好好說話,都是充滿憤怒、咬牙切齒警告家人。如果我沒幫忙阻擋,早就沒媽媽了……」

先生漸行漸遠,她不捨五個孩子三壑?晼A於是做粗重泥水工挑起家計;一做將近二十年,工資從一天二十五元賺到一天兩千元。「我沒念什麼書,只能出賣勞力。因為不希望孩子步我後塵,所以一心想多賺點錢,讓他們過好日子。」

彩色的下半場人生

民國七十九年先生罹癌,在花蓮慈濟醫院治療時,受到醫護人員和志工體貼的照顧,溫馨的情誼深深崁進她的心窩。她很感動,也很懺悔,決心走入慈濟行列。民國八十二年受證為慈濟委員。

一念發心,讓她放下夜夜對先生磨的刀,轉而拿起香積小菜刀,為愛為善付出。只要有志工活動,都可吃到香味四溢的佳肴;她煮的白米飯特別香Q,拿手的炒米粉更讓大家吃得滿「腹」歡喜。

她常掛在嘴邊的話是:「吃了嗎?快來吃飯,吃飽了才有體力工作。」像母親呵護孩子般關心所有人,不論年長、年少的志工,看到她都「阿母」長、「阿母」短,取代了她的本名。

環保,是她每天必做的事,長年跟著回收車穿越大街小巷,做大地母親的清潔工。「以前做泥水工,扛水泥挑磚塊是算百斤的,那才累喔!回家雙手雙腳痠痛到不知放哪裏才好!現在將回收物一包包丟上環保車,對我來說輕而易舉。」

黃阿菊說,做工算勞動,資源回收算運動,「要活就要動!雖然我曾跌倒三次、摔斷手腳,但我覺得是在『消業』,還是很感恩。能做,就賺到了!」

為人妻為人母之後,幾乎沒有享受過安逸生活;如今孩子、孫子事業學業有成,是她的成就及最大的安慰。兒子說:「媽媽加入慈濟後,懂得知足、感恩、善解、包容,生活充實又有依靠。是慈濟和上人的慈心救了媽媽!」

回想過去,黃阿菊說:「其實先生並不壞,反而是我理直氣壯、得理不饒人,當年才會衍生種種事端。感恩他的成就,我才能接觸慈濟、做慈濟,脫離怨天尤人的日子,讓我後半輩子的人生變彩色!」

甘願做死,不願死了沒做

七年前,黃阿菊感覺肚子隱隱作痛,後來頻率愈來愈高,經家人和志工催促才去就診。聽到醫師告知是大腸癌時,她冷靜面對,將上人的話銘記在心:「病痛時,將身體交給醫師,將心交給佛菩薩。」做最配合的病人。

「人吃五蝓讕傢孎K生病,不用怕,給醫師修一修就好了。上人說,身體只是借咱用的,慧命才是永久的。所以,做就對了!」一場大病,讓她更體會生命只在呼吸間,稍微恢復後就開始做志工,也將經驗分享給有同樣遭遇的人。

去年三月,黃阿菊腹痛難忍,就醫檢查發現是罕見的「壺腹癌」。等待化療期間,她割捨不下最愛的志業,仍舊至環保站分類、到廚房煮食美味可口的招牌菜——台東阿母炒米粉。

五月,慈濟四十一周年志業展,她站在海報前分享自己做慈濟的體會。志工請她多休息,她說:「住院期間,本分事都沒做,一定要在精神狀況還可以時,把它補回來,要不然下次可能沒機會了。我甘願做乎死,也不願死沒做!」

七月下旬她病情惡化,住進安寧病房。一次難得的清醒時光,觀看台東人文真善美志工為她製作的多媒體影片,她臉上露出淺淺笑容,邀請護士分享她近七十年的人生起承轉合:「這就是我啦!這是小姐時代,這是我的家人,這是上人為我授證,這是九二一希望工程建校,這是我做環保,這是我炒米粉……」

影像一一喚起她的記憶,也見證她守住一念、終身奉行的足跡。去年八月九日晚間,她輕安離去,留下圓滿的人生經藏。


開運妙方

常把苦掛在嘴邊,不但無法改變現實,反而苦上加苦。事情遇到了就接受,用心體會無常,就能斷除煩惱。——陳黃玉英

「嫁乎賭博尪,口袋空、空;空!嫁乎喝酒尪,心情永遠不輕鬆。偏偏我就是那麼幸運,同時中兩個大獎!看到嗷嗷待哺的六個孩子,簡直欲哭無瓷C」追憶往事歷歷,陳黃玉英不免感嘆。

民國二十七年出生在屏東縣佳冬鄉;二十二歲經媒妁之言嫁到台東。先生沒有固定工作,卻在打零工的環境中染上賭博與酗酒惡習,難以養家。陳黃玉英看到孩子挨餓心痛萬分,開始批雜貨販賣、打零工。

一次工作回家很晚了,家中點著煤油燈,光線不足,她沒看到椅子就跌坐下去,當時腹中胎兒已七個多月,幸好母子平安。婆婆不捨地說:「真歹勢,陳家對不起你。」

「六個小孩都是在工作中陣痛生的。雖然有苦說不出,但只盼孩子平安長大。」陳黃玉英很感恩婆婆幫忙看顧孩子,讓自己能安心在外工作,「婆婆是我的貴人也是恩人。」

孩子陸續拉拔長大能分擔家計,她也在舅舅幫忙下掙到一間公寓。幾年後、就在貸款購買第二棟房子時,次子在軍校挪用公款打電動,欠下百萬元而逃兵;四個月後孩子終於回家,她苦勸他投案,勇於面對刑責。

為了償還公款,陳黃玉英將辛苦工作換來的房子賣掉。「我現在經過那間房子,都不敢回頭多看一眼,因為那是我一生的驕傲也是我心中的痛。」但她說,只要孩子能記取教訓,一切從頭來過她也願意。

十四年前先生中風癱瘓,她不眠不休照顧;一年後,她罹患子宮頸癌。「聽到醫師宣判時,我內心吶喊:為什麼又是我?」一邊接受化療、電療,同時在醫院照顧先生,她身心疲憊不堪……
先生往生後,她收起雜貨生意,改打零工。此時她也初嘗生活趣味,開始學習國畫、種花種樹、日語等。

經由美髮店老闆娘陳秀鏽介紹,她到慈濟聯絡處學手語,從此把握因緣浸潤在善的環境中,身心感到格外寬暢。

以前生活向「錢」看,來到慈濟後,忙碌的一生終於找到靠岸。「慈濟是我的老伴。我也因為做環保,找到人生第二春。」

九年來,在遼闊的台東街頭,不難看見她牽著機車撿拾資源,嬌小的身影淹沒在大包小包的回收物中。

她因慈悲而生膽量,不畏烈日當空或寒風刺骨及車輛急駛,每天比太陽早起穿梭街巷,在傍晚迎接星星,用簡單心念疼惜大地。七年前受證為慈濟委員,把善行更擴大。

當年治療癌症期間,因醫護疏失導致她十幾年來與紙尿片為伴,但她習以為常、坦然接受,「常把苦掛在嘴邊,不但無法改變事實,還會更苦。事情遇到了就接受,不要以為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她說,用心體會人生無常,就能斷除煩惱。

「只要放得下就走得過去,心能打開,運就能轉,心開運轉福就來。」陳黃玉英不擔心自己的力量小,而是用心、積極把握分秒不空過。


創業不為享受,
只願圓滿人生責任

我來台東事業能做的平穩,都是在地人的成就;取之當地,要回饋當地,能讓鄉親有多一分醫療照顧,我就多一分安心。——李壬癸

五蝓讕陸茪H李壬癸,四十三歲在一次前往台東縣大武鄉採購五蔽熙~中,目睹一場車禍,「傷者哀痛、呻吟、惶恐等待援助的神情,令我胸口隱隱作痛。在這偏遠地區,醫療無法觸及,生命顯得如此不值……」

那一年,是民國六十九年,他捐贈台東消防隊第一部救護車。朋友知道後說:「你們這對尪仔某有夠憨!自己開一輛小小的老爺車,買一輛那麼大的車子送給別人!」

但李壬癸不這麼想。「我來台東事業能做的平穩,都是在地人的成就;而今他們生命受到威脅,我豈能眼睜睜看悲劇發生。雖然當時我的經濟能力稍顯不足,不過只要身體健康,錢再賺就有了。」

貧困鍛鍊出勇往直前意志

蟬鳴沉落,蛙鳴銜起,嘉南平原白河鎮,水畔蓮田旁,有間老舊茅草平房,民國二十六年初秋,李壬癸誕生在這裏。

男主人來不及看到長子成人,即撒手人寰,留下老少四人,依賴兩分多土地,種些雜糧、農作物餬口。李壬癸說:「窮苦日子在我家進駐了近二十五年;是母親的堅持、善解、韌性,加上刻苦耐勞,才簡瘜h窮束縛。」

「讓母親將家撐下去的,就是家裏那頭母豬,常常一生就十幾隻小豬。所以說,家裏瑣瑣碎碎的開銷和我們的三懋饕﹛A都來自母豬的成就。」

李壬癸國小畢業後,在白河街上雜貨店當童工。四間店面共有三十二片木門,每天破曉,營養不良、手如螳臂的十三歲孩子,就要搬開一扇扇厚重的實木大門營業;星星閃爍之際,又將它們一一歸位,常常因太重而滑手摔落。

憑著在雜貨店中習得的經驗,李壬癸開始出來做生意,騎腳踏車到米粉工廠批貨,賣給村落的碾米廠。由於利潤微薄,後來改賣蚵。「為了要有一口飯吃,付出很多代價。汲汲營營多年,口袋卻依舊平坦。」

打零工的日子在十七歲告一段落,他決意和伯父到台東做蝓雀R賣。媽媽不捨兒子獨自離鄉背井,掉盒搘L:「阿癸,你甘知影台東在哪裏嗎?」他搖搖頭說:「不知。」

坐上柴油貨車,與油箱共處。車輛顛簸於高山峻嶺、崎嶇不平的泥巴路,塵土飛揚中看不見碧海青天;柴油味道讓他沿途吐到全身無力,無法進食。從晨曦出發,抵達台東,已是日落西山,伸手不見五指……這段路程令他一輩子無法忘懷,也因此激勵他往前不退縮,奠定成奶孛禲C

將心比心廣結善緣

初到台東,李壬癸為省下車資,兩、三年不曾回鄉;每月將薪資三百元原封不動寄回家,讓阿嬤、媽媽、姊姊生活。

三年後返鄉,家人不捨他再離開,他便前往高雄堂哥家學習種豆芽菜。豆芽菜每三個小時就要澆一次水,他肩挑水桶穿梭於大片菜園,從起點到終點剛好三小時,又得重新循環一次。清晨三點即挑著豆芽菜到市場給攤販,幾乎沒有時間睡覺。

二十五歲結婚後,他在妻子娘家幫忙看顧旅社及負責會計工作。之後想靠自己的力量養活妻兒,他再赴台東經營五蝓讕雀R賣。

他疼惜農民辛勞,即使遭遇天災產品不佳,他還是收購。「做生意要有道德,我們有一口飯吃,也一定要讓農人有一口飯吃。」

或釵]為這分善心廣結善緣,他的生意順暢無比,生活步上軌道後,夫妻倆開啟行善之路,就是從捐救護車開始。

李壬癸說:「每當救護車鳴笛聲響起,我們知道某個角落有人正在跟無常搏鬥,希望捐出的救護車發揮良能,讓他們的生命獲得保障。」

之後,得知鹿野鄉、延平鄉亦急需救護車,李壬癸毫不猶疑又捐贈一台。「早年延平鄉農民提供充裕農產品,供我買賣進出;那些年輕力壯、為家庭打拚的人,現已髮蒼視茫、體力衰微。能多一分醫療照顧,就多一分安心。」

捐款給慈濟已有二十年的李壬癸,是台東慈濟人口中的「李爺爺」,常常在環保站看到他和太太吳美慧的身影。

「您是董事長,在這麼髒亂的地方彎得下腰嗎?」聽人這麼問,李壬癸回答:「董事長只是一個稱呼,一樣要盡本分付出。因為從前吃太多苦,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

台東環保站成立至今十一年,三台環保車每天奔馳在寬廣的街上。李壬癸說:「兩隻手所做有限,請讓我們承擔油資,也給我們機會付出。」

慈濟台東聯絡處少一台訪視用車,他慷慨解囊;民國九十二年底更捐贈關山慈濟醫院一台居家關懷交通車,讓醫護團隊服務更多偏遠山區的居民。

他與吳美慧創造事業不是為了享受,是為了圓滿人生的責任;即使現在生活無虞,他們依然是節衣縮食。他說:「生命如果認真,慧命就會成長。我會身體力行清淨無邊的愛,豐富自己的生命旅程!」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