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03期
2008-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手」護大地系列之三】
  醫海慈航【慈濟大學‧大體模擬手術教學】
  人醫之愛
  人生練習題
  天涯共此情‧緬甸
  寰宇慈濟
  天涯共此情‧斯里蘭卡
  創意發明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八年九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四川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03期
  禍福一念間——簡添榮、彭牡丹 珍惜幸福志工路

◎撰文‧黃秀花 攝影‧林炎煌

一場車禍,無盡煎熬,
彭牡丹用愛守候丈夫甦醒,用耐心陪伴他復健,
也用寬容原諒肇事者,祝福他戒除惡習、誠心悔改。
「就讓停損點到我為止吧!」
簡添榮珍惜重生,夫妻同行菩薩道。
轉念之間,逆境成善緣。


天剛濛濛亮,簡添榮即穿著藍衣白褲志工服、手握長柄大掃帚,沿著竹軒四周清掃落葉。

陽光滲過樹梢灑下,他臉上的汗珠也一顆顆滴落,在左額前形成一個凹陷水痕。那是一場重大車禍遺留下的鮮明印記,從此改寫了他的後半段人生……

二○○六年六月,簡添榮一如往常晨跑。從住家花蓮吉安鄉北昌街出發,繞過自強路、直行建國路,就在接近慈濟技術學院時,不意天外飛來橫禍,他被一輛轎車從後頭撞上,瞬間倒地。

事發後,酒醉的駕駛仍渾然不覺,繼續前行,直至警察找上門,方知闖下大禍;而倒臥在路旁的簡添榮,幸經學校警衛及時發現,第一時間聯絡救護車將他送醫救治。

在家等候的妻子彭牡丹,眼見已七點半了,丈夫一反常態遲遲未歸,不免有些擔憂;到了任職的警局,她仍然擔心地猛打電話,始終未能聯絡到丈夫,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果不出一個時辰,警局就接獲建國路上的車禍通報;她趕至花蓮慈濟醫院時,仍不相信受傷的人是自己的丈夫。

醫師從手術室走出來,述說傷者左手腕有一紫紅色胎記,這時,她再也按捺不住、崩潰痛哭……

簡添榮受創極重,傷及掌管中樞神經的左腦幹;動過第一次刀後,昏迷指數僅三分。由於他的腦壓持續上升,醫師又將頭蓋骨打開手術,降低腦壓。

彭牡丹邊聽醫師解說,邊啜泣著,無助地簽下手術同意書。幸好不久,丈夫的三姊陳月娥和慈院常住志工蘇足趕來陪伴。

「不用怕,醫師會盡全力搶救!不到最後一秒鐘,我們絕不能放棄!」蘇足鼓勵著。而一向疼愛么弟的陳月娥,儘管內心也很焦慮,仍強作鎮靜,輕摟著弟媳安撫:「我們來虔誠念佛吧,祈求上蒼助他平安脫險!」

此時,肇事者也偕同妻子趕至醫院,夫妻倆畏縮在牆邊、不敢靠近。蘇足看出他們的不安,主動走過去握住肇事者顫抖的手說道:「人都有做錯之時,希望這次的震撼教育可以震醒你,以後不要再喝酒了!」

蘇足的話,說得很和緩卻也極重,頓時讓肇事者慚愧地低下了頭;而陳月娥則補上一句:「你這樣子,等於害了兩家人!我弟弟會好起來,就好;若不幸走了,兩個孩子都還小,教他們一家人如何過?」邊聽著,肇事者垂下淚水,內咎、後悔寫滿臉上。

彭牡丹哪有心思管對方,她一心虔誠唸佛,祈求丈夫能平安度過危難,神情專注且誠懇。發生那麼大的事,成熟、寬厚的彭牡丹,一句責怪對方的話都未說出。

九天煎熬,如久別重逢

簡添榮歷經兩次手術後,生命是穩住了,卻未能甦醒。五天過後又發高燒,醫師擔心插管太久,引發肺部感染,建議做氣切,以維持呼吸道順暢。

一聽到氣切,彭牡丹嚇呆了!不諳醫學常識的她,誤以為做了氣切,丈夫就無法再開口講話;為解除她的擔憂,蘇足帶她去看其他做過氣切的病人。當了解只要身體恢復、氣切管拔除後,就能恢復說話,她終於放下心來。

一週後,度過生死關卡的簡添榮,情況更趨穩定,骨科醫師於是安排為他進行右腳踝骨折手術。自此,厄運似乎漸漸遠離簡添榮,讓他一步步邁向康復。

守在加護病房外的彭牡丹,雖每天憂心丈夫的病情,卻也僅能把握一日兩次的探視時間。令她安心的是,每次一踏入加護病房,就發現蘇足已站在丈夫身旁等候,還教她如何按摩先生雙腳,以測試他的反應。

到了第九天,簡添榮終於清醒了!

「他一醒來,就緊緊抱住我,宛如久別重逢般,讓我很珍惜。」彭牡丹的淚水伴隨激動的情緒奔洩,她輕聲問丈夫:「你知道,我是誰嗎?」簡添榮馬上點頭回應。

目睹這感人的場景,眾人無不鼓掌感恩,也鬆了一口氣,確定他是真的醒來了。

原本,彭牡丹考慮要辭掉工作全心照顧丈夫;蘇足一聽,勸她不可輕舉妄動。

蘇足的考量,一是她知道夫妻倆相依甚深,簡添榮右半邊身體需長期復健,倘若由妻子照顧,必然會因心疼而影響成效;再者,若辭掉工作,以她逾四十歲之齡,將來若要重新就業,恐怕難以如願。若夫妻倆皆無工作,孩子的教育費從何而來?

聽完蘇足的分析,彭牡丹也覺得有理,轉而請看護照顧丈夫,她自己則是每天早晚固定陪伴;一到醫院,又是打果汁、又是陪他說說笑笑,讓簡添榮紓解不少病痛。

缺損記憶,用愛彌補

簡添榮住院期間,採復健和針灸雙管齊下治療,效果很顯著。剛出加護病房時右半邊不能動,治療不過數日,右手和右腳逐漸能抬起,即便右腳踝裹上了石膏,也能緩步前行。

然而,長達兩個半月的治療過程,可謂嘗盡苦頭。特別是復健,每天重複拉、抬訓練,好幾次他都受不了疼痛,忍不住對看護發脾氣;所幸看護很盡責,總是不斷督促他要做滿時程,加上蘇足也常現身加油打氣,才讓他有繼續奮鬥的勇氣。

「那種痛教人難以忍受,除非親身經歷,否則很難體會!」蘇足說:「每次看到簡添榮拉到滿身大汗、面部扭曲,就覺得很不忍;但又怕他一鬆懈下來,前功盡棄。」

蘇足與簡添榮分享,她在醫院當志工多年,接觸過不少腦傷和中風病人,因為吃不了苦,無法忍受漫長難熬的復健關卡,以致半途而廢。「你才四十七歲,只要肯努力練習,一定能恢復健康。」

果然,簡添榮撐過去了!他終於不負眾望,順利出院返家。在家住了半個月,又回院進行頭蓋骨置放,還給他完整的身體。

彭牡丹說,丈夫頭蓋骨未置入前,平衡感很差,吃飯拿湯匙會外翻,講話也常顛三倒四;但一置入後,生活能力明顯變好。只是腦傷過後,難免會留下後遺症,很多中文字和注音符號,他都記不得了。

為了幫助他恢復記憶,彭牡丹準備小學生用的注音卡,教他重新認字和寫字。起初,他常是練習過就忘,但彭牡丹不放棄、耐心教導;又帶他照著電視字幕,一字一句學唱歌;就連開車出門,也不忘指著招牌,教他認字,無時無刻不想盡辦法要使他恢復。

皇天不負苦心人,簡添榮經妻子不斷調教,思緒漸能連結,記性也愈來愈好。

「我發現透過生活情境學習,進步最快!」彭牡丹說,照顧腦傷病人,最重要的是耐性;再來就是投其所好,讓他學習感興趣的事,自然好得快。

丈夫喜歡音樂,車禍前會吹奏吉他、洞簫、薩克斯風等樂器。因此復健期間,她便運用音樂來刺激他,還添購了卡拉OK設備,方便他隨時練唱。如此果然奏效,從最初一句都唱不好,慢慢進展到能唱完一整首歌。

簡添榮不但把音感找回來,同時也找回自信與活力。除了偶發的癲癇需服藥控制外,如今的他和車禍前一樣溫和、體貼又善良,這是讓彭牡丹最感驕傲和欣慰之事。

退而不休,精進志業

受傷半年後,簡添榮重返銀行襄理職位,發現很難再負荷繁重的業務,因此在去年申請退休。只是他退而不休,不做職業,改投入志業。

現在的他,每週二、四都會到花蓮靜思堂園區的竹軒做志工,幫忙打掃、泡茶、導覽,週末則前往社區環保站做資源回收;還報名慈誠培訓,參與訪貧、個案關懷等,日子過得充實又快樂。

「我覺得做志工,動一動、流流汗,很好啊!」簡添榮說,他很喜歡運動,不論去竹軒打掃或到環保站拆摺紙箱,都很樂意承擔,也覺得是一種享受。

看到丈夫做得如此歡喜,彭牡丹也感到很滿意:「他去竹軒做志工,師兄師姊可以陪他聊天、交流心得。不然,我去上班,獨留他在家裏,萬一癲癇發作怎麼辦!」

事實上,彭牡丹也不讓簡添榮專美於前,她在丈夫住院時,就已受到三姊陳月娥的鼓勵,加入培訓委員行列;儘管那時忙於照顧丈夫和警局工作,又要進行募款、訪視、上培訓課等,但經過一年半的努力,總算也通過層層考驗,於今年初正式受證為慈濟委員。

談到在菩薩道上一路陪伴自己成長的三姊,彭牡丹內心有說不盡的感恩:「若沒有她做堅強的後盾,我還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彭牡丹細數丈夫住院期間,三餐全靠三姊烹煮,再由三姊夫開車送到醫院;丈夫出院後,她白天仍要上班,又拜託他們夫婦照顧丈夫數月;後來與肇事者談判,也是由三姊夫出面。

先前彭牡丹就已決定要原諒對方,因此會談時三姊夫只是慎重地跟對方分析,他這麼一肇禍,對受害者一家人造成多大的傷害?雖然家屬不追究,但希望他能醒悟。

對方表示慚愧,也說會下定決心戒酒。對此,簡添榮和彭牡丹都感到安慰:「他能誠心悔改,戒除惡習,是我們最大的期待!」

「就讓停損點到我為止吧!」得知肇事者從事醫療相關工作,平常沒喝酒,對人很和善,只要一喝醉,行為就失序;簡添榮說:「若他真能改過,以後就可發揮專業救更多的人,所以我選擇原諒他。」

彭牡丹也說:「就當是前輩子結下的『惡緣』,這輩子要努力轉成『善緣』!」

再度聽到對方的消息,肇事者已經成功戒了酒,其妻也參加慈濟大愛媽媽行列。彭牡丹覺得很欣慰。

雖然一場車禍差點毀了她的家、也中斷了丈夫的事業,但彭牡丹認為,丈夫能平安無事、又能投身社會公益,這樣的現狀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