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0期
2007-09-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菲律賓慈濟人醫會
  喜樂證言
  幸福快門‧印尼
  慈善線上
  悲智願行
  聞思修
  出版書訊《家家有本幸福經》
  慈善線上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八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0期
  告別流浪 福助伯重新擁有家與親人

◎撰文‧葉文鶯

抱病流浪的日子,有路無厝,
一把折疊躺椅、兩床舊棉被走天下,
或露宿公園、或棲身在沒水沒電的空屋。

而今,好心人免費提供住處、慈濟人時時關心,
終於告別流浪生涯,感受到宛如家一般的溫暖,
福助伯說:
「活到現在最好命!我現在有家,也有親人。」

單純而知足的他,珍惜大家對他的好,
拾荒之餘,就騎著回收來的腳踏車,
到慈濟環保站當志工,盡一己之力回饋……


一大早從環保站工作回來,福助伯的上衣沁透出一片汗漬,瘦削而多皺的臉上顯得安適而平靜。

他的「家」座落在市區一處寧靜巷道,獨立門戶的套房坪數雖小,床鋪、書桌、衣櫥、衛浴設備一應俱全。兩年前的冬日,他露宿公園,不敵連日寒流侵襲,慈濟志工安排他住進這裏。

「你放心在這住下,住到你不想住為止。」屋主魏文墉是慈濟會員,過去將這棟鄰近大學的公寓承租給學生,後來提供給慈濟兩間套房,專用來收容無處安身的貧疾孤老;這也是他的心願。

「能住在這裏,真是太好了!」六十開外的福助伯看盡世態炎涼,不敢相信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人!他既不需要繳房租,屋主還關心他的身體健康、居住安全,並且送來衣物。

「幸好遇到慈濟!」這是福助伯想到,唯一可以解釋好運的答案。

年過半百,棲身街頭

從小與家人緣分淺薄,一歲時送給人當養子,福助伯的人生彷彿一開始就註定飄泊。

養父母家貧,他小學沒畢業,就幫著家裏務農;十七、八歲隻身從高雄縣來到台南謀生,他在火車站前工作介紹所,找到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

「我能吃苦,年輕又有力氣!」福助伯不計辛勞,工作所得不但養活自己,還存了點錢。

只是不知何故,隨著生活自立,他反而與養父母一家斷絕聯繫。「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願意像斷了線的風箏,和家人長久分離?」福助伯似有說不出的苦衷。

不圖衣錦還鄉,福助伯也希望能過更好的日子,他學做生意,在夜巿賣日用品、做小吃。他想,可能是不擅言辭、不懂得招呼客人,也或許是廚藝不精,總之生意清淡。結束營業一盤算,積蓄虧空加上積欠友人債務,粉碎了他當小老闆的夢想。

接連創業不成,加上四十多歲突發中風,影響右手腳功能,他陷入貧病無依的窘境,意氣風發的奮鬥史變為滄桑的流浪史。

起初也有朋友收留,後來因對方過世或遷居外地,他不得不自行設法。他曾在一處沒水、沒電的法拍屋生活了五年,點蠟燭照明、向鄰居借水盥洗,偶爾會有好心人士接濟,但在冷颼颼的冬天洗一頓熱水澡,已成遙不可及的夢想,連維持基本生活條件都談不上。

居無定所、沒錢看病,福助伯拖著孱弱身體在城巿遊走,尋覓一絲絲生存機會;有時找不到食物充飢,只好猛灌水,將所有辛酸、痛苦一飲而盡!

最壞的狀況是棲身公園,入夜拉開躺椅、鋪上棉被,這一埋頭便又過了一天。早上醒來,收拾家當藏在公廁後方,避人耳目地利用公廁洗手台漱洗,便又四處拾荒。

經過超商或彷彿還留著前一夜年輕人狂歡氣味的PUB時,他特別留意店門前被人丟棄的統一發票,在每一期發票開獎前至少還不是垃圾,他想賭一賭運氣。

安穩小窩,知足常樂

住進志工為他準備的家,彷彿冷鋒過境時的一道暖流。擁有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福助伯自在地坐下、躺下休息,不必提心吊膽擔心遭人驅離,甚至拋來嫌惡眼神,更不用擔心拾荒撿來的東西被偷走。

志工許麗英回憶第一次見到福助伯,除了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他的衣著整潔,打破一般人對「流浪漢」的刻板印象,「福助伯很愛乾淨!」

自從搬進這個家,福助伯將屋內收拾清潔,志工送來的衣被也收放整齊;非但如此,住戶信箱再不見廣告傳單散落一地,大門旁的停車空地也看不到垃圾。福助伯說:「把環境打掃乾淨,住起來才健康啊!」

也或許是這樣,他與鄰居結了好緣,住戶常將瓶罐或紙類擲入他擺放於門口的回收桶內,這也代表他們對這位獨居長者的愛護吧。

福助伯所欠缺的用品,志工樣樣替他設想周到。志工蔡玉露找來一輛腳踏車,方便他騎去就醫、參加慈濟發放,自此他的拾荒「版圖」和承載量擴大了;接著,屋內又出現小冰箱、電熱水瓶、收錄音機等電器用品,並非全新,但是他明白志工的心意。

福助伯的生活欲望極低,志工認為的生活必需品,他不見得樣樣接受。譬如:志工建議他裝設電熱水器洗澡,但他認為利用熱水瓶就已足夠;他常外出拾荒,志工訪視前一天必須在信箱上留言,以免空跑一趟,建議他裝設電話,他也認為沒必要多花這筆開銷。

志工張明露認識的一位會員經營自助餐,每天中午打烊多少剩餘飯菜,樂意提供福助伯當作午、晚餐。有時店裏生意好,飯菜所剩無幾,老闆娘還會現炒一、兩道菜讓他帶回家。而張明露則送來電鍋,方便他溫熱飯菜。

福助伯請張明露教他使用電鍋煮飯、蒸蛋、燙青菜。「飯,每天都要吃。慈濟有發放白米給我,當然要學會自己做。」漸漸地,他可自行打理吃飯這件事。

慈濟按月濟助,讓福助伯足以分期償還健保、就醫費用及生活所需。他縮衣節食、省水省電也不喜新厭舊,一條棉被陪伴他流浪了十三年,他也只是想更換被單就足夠。

兩年多來,福助伯珍惜著志工對他的好;而他的單純老實與知足,則博得志工尊敬。

勤快度日,轉苦為甘

福助伯拾荒、撿發票所賺得的銅板、小鈔,點滴積存到五百、八百或一千元,便拿去償還友人。

「欠債還錢。」福助伯識字不多,卻懂得做人的情義,他說:「我的朋友沒有記帳,但是我還了多少、還欠人家多少錢,記得很清楚。」

自從在廣播節目中聽見做環保的好處,福助伯開始到慈濟環保站幫忙。同樣是回收瓶罐、紙類,但他不為私利,藉此回饋慈濟團體的愛心。他歡喜地說:「做環保等於做運動,一忙起來忘了抽菸,身體更健康!」

去年,張明露等志工輔導一位中風病人,這位先生只比福助伯小一歲,但他在病後自暴自棄,令家人擔憂不已;志工靈機一動,邀請福助伯前去開導。他的出現,顯然受到個案母親的歡迎,一再感謝他來安慰兒子,希望兒子學習他的堅強。

「他的命比我好。能自己料理生活、有房子住,母親八十幾歲還會照顧他,多好……」福助伯道出了自己的觀察:「他以前的生活很好,才會受不了現在的打擊。」

福助伯絕少向人訴苦,透過生命經驗的分享,藉此幫助他人提起信心活下去,他覺得很有意義。

初春,氣溫變化無常。這一天,志工替福助伯送來一床棉被,並問起他的近況。

「我的人生,現在過得最好、身體最健康,日子能這樣一天天過就好了!」福助伯張著缺了好幾顆牙的嘴巴,想起什麼似地靦腆笑說:「我每個月都去領發放,這麼久了,對你們不好意思!」

「等你有力量、不需要幫忙,就可以再去幫助其他人。」許麗英為他打氣。

對於志工關心他抽菸影響健康,他這次也認真回應:「我有預感:一定能戒掉!」

有人時時關心、照顧,比起昔日抱病流浪的日子,有如天壤之別。「我現在有家,也感覺有親人。」福助伯短短兩句話,卻是肺腑之言。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