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0期
2007-09-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菲律賓慈濟人醫會
  喜樂證言
  幸福快門‧印尼
  慈善線上
  悲智願行
  聞思修
  出版書訊《家家有本幸福經》
  慈善線上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八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0期
  二十載訪貧路,細數愛的故事鄭怡慧、陳勝豐的踏實人生

◎撰文‧凃心怡 相片提供‧鄭怡慧

自幼生長在花東,
也將精華的壯年時光奉獻給這塊土地,
陳勝豐、鄭怡慧夫妻檔奔波在狹長路遙的台東,
陪伴關懷在深山與海角的貧苦者。
回憶每一個故事,
就像回首自己二十載不空過的歲月……


慈濟台東聯絡處的文化走廊上,入口第一幅展覽海報,讓人印象深刻——

因為年代久遠而顯得模糊的老照片上,青青鬱鬱的泥巴山坡路中,一位壯年男子背著瘦弱的阿伯。

「那裏開車進不去,一定得用背的。那天,我們要帶他去看醫生。」坐在輪椅上,陳勝豐講述著這張照片的故事;因病而充滿倦意的臉上,漸漸有了光采。他就是照片中那位背著阿伯的壯丁,「想到以前這樣上山下海地到處訪貧,心裏就覺得踏實、快樂。」

這張照片,除了說明早年台東訪貧的艱辛,也透露出陳勝豐與太太鄭怡慧投入訪視的時光與幹勁。

一早,陳勝豐開車載鄭怡慧前往義賣會途中,一台娃娃車疾駛而來;駕駛座上的他急踏煞車、方向盤大划一圈,車體一百八十度旋轉,他整個人摔了出去……車禍來得突然,鄭怡慧右手斷了,陳勝豐則是左腳骨折。

十二年前的這場車禍,似乎要讓兩人培養默契似的:鄭怡慧用左手炒菜,陳勝豐則用右手將菜剷起,夫婦倆分工合作整整三個月,一手一腳相互扶持。

但這其實是他們生命中相互配合的互動模式之一。自民國七十七年相繼走入慈濟、受證以來,訪視路上每有關懷發放、探訪新個案,總見他們夫妻一搭一唱,如影隨形——

鄭怡慧對個案資料如數家珍,記路找街就要交給以開計程車為業的陳勝豐。探訪貧戶時,愛說話的她滔滔不絕,他則挽起袖子進行房屋修繕、水管牽引;有時家裏忙,鄭怡慧走不開,就由陳勝豐開車載大家出門訪視,回來時他口述、她建檔;同樣一件個案,他寫來草根味重,她則富含文藝氣息……

對於慈濟台東訪視工作而言,鄭怡慧與陳勝豐,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上山訪貧最佳拍檔 

總是笑呵呵講話又溫柔的陳勝豐,過去個性正直卻有些大男人主義;重家庭的他,曾經為太太花太多時間做志工而氣惱。有回鄭怡慧開會到十點半才回家,就被硬生生地鎖在大門外。「他也很有道理,因為孩子的門禁是十點,做父母要有榜樣。」鄭怡慧說。

為了帶他一起做好事,鄭怡慧發揮說話的專長。「每次出去活動,回家後就嘰哩呱啦講給他聽。」後來,她大膽地決定善用他那輛老爺車。

慈濟志工范春梅是他們的好朋友,常常騎摩托車從市區遠到知本收善款,「我跟春梅說不要那麼辛苦,請我先生載她去就好,順便讓他去走走看看,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就這樣,陳勝豐漸漸認識慈濟、也願意付出個人時間投入訪貧行動。

台東地理狹長,自市區到最北端的長濱鄉、最南的達仁、大武鄉,少說也要三個鐘頭車程;迢迢到了目的鄉鎮,再深入往崎嶇山上走,又是幾個小時。當時,台東慈濟人多是女眾,男眾不僅少,有車能開、有時間能到處跑的人實在屈指可數。陳勝豐一投入,志工足跡得以踏得更遠更長。

帶著一大袋月桃粽、幾壺水,一車四、五人踏著濛濛晨色上路。接連幾天迢迢長途外出訪視,看似辛苦,卻苦中作樂:「台東風景美,我們開車出門就像在郊遊……」

陳勝豐喜愛拍照,出門總是帶著相機,「一路上我會注意那裏風景特別美,訪視結束後帶大家到那裏野餐。」

家裏層層疊疊的大箱子裏全是照片,陳勝豐拍攝的訪視照片,背後常有著一行行娟秀的筆跡,那是鄭怡慧的註解,「這樣以後拿起照片,就知道當時的故事是什麼,照片也才有意義。」

以智慧為古道熱腸加分

生於民國三十一年的陳勝豐,有些日文底子,遇上年紀大的個案,就用日文打招呼;由於常接觸原住民,他也學了點原住民話,一兩句簡單的問候,就讓個案打從心底暖了起來。

陳勝豐的法號是「惟璞」,鄭怡慧笑說,這塊璞石有著硬邦邦的個性,需要琢磨。

有戶個案母親離家、父親在外地賺錢,六個孩子都由老阿嬤照顧;志工評估一家之主有經濟能力,助一臂之力即可。

然而熱心腸的陳勝豐,初見人間苦相,認為應該要多補助一些,甚至任性地說若不這麼做,以後就不載大家出門看個案了。

「他個性很強,我就要軟。」鄭怡慧不跟他講大道理,反而鼓勵他參與更多的訪貧行程。慢慢地,他學會理性的判斷、全方位的觀察。

「看多了,就知道不能感情用事,不能光看表象而去判定。」陳勝豐說,慈濟善款,一分一毫得來不易,不是房子小又破、居家環境不好,亦或孤苦伶仃就真的是苦,而是要綜合各方因素,才能達到有效評估、合理補助。

「不要隨便開案,一旦開案,也不輕易停案,直到對方得以自立為止。」陳勝豐說。

用心做到「缺我不可」

「感恩大家不棄嫌啦!相信我的技術,讓我載來載去的。」陳勝豐笑說,那台老爺車連在平路上都會巔了,一上山路,就像在跳「曼波」;為了做慈濟,至今車子已經換三部了。

「他服務太周到了,都開到個案家門口,我們坐車的人都沒有在記路。」當年陳勝豐夫婦車禍休養期間,訪視委員去看個案常找不到路,一個早上頂多能探訪兩戶人家。

擔心志工們找不到路,更放心不下照顧戶,陳勝豐不顧傷勢尚未完全康復,又開始開車接送志工到處訪貧。

「我們常常從最南開始走,再慢慢看回台東市,隔天再從最北開始。如果完整訪視台東的個案,少說也要兩、三天。」輕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鏡,鄭怡慧拿起隨身小冊,上面記載著每一次與貧戶的互動,「由南到北,台東每一戶個案的故事跟名字我都說得出來。」她深情地說。

陳勝豐夫婦與個案互動很好,騎腳踏車上街,遇見了都要一一問候,開車出門也不忘繞道拜訪。「個案的孩子,看到我都還會叫一聲阿嬤哩。」鄭怡慧笑著說。

因為早年都曾接受過美援,陳勝豐夫婦很能體會個案接受濟助的心情:「我們兩個小時候都領過奶粉跟米,特別記得那個米,長長的,很不好吃,但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都好吃;給的衣服、鞋子也不一定合尺寸,衣服太大還能改,鞋子太小,就只能掛在身上當裝飾品……」

了解受人幫助的複雜心情,他們在關懷個案時,遇到對方的鄰居,會說彼此是親戚。想了想,鄭怡慧與陳勝豐突然笑了起來,「大家都認得我們身上的制服,好像也瞞不住了,有點多此一舉。」

二十多年來的訪視經驗,他們感受最深的,莫過於親情的冷淡——年輕人對於家中老殘的逃避,棄家而去。鄭怡慧對此不解:「很多老人就算再苦,也要照顧癱瘓在床、失去意識的孩子,捨不得送到安養院;但是有些年輕人把年幼的子女全部丟給父母操煩。甚至還有看過六、七十歲的老夫婦,照顧六個孫子,生活、學費都要他們擔……」

去年八月,陳勝豐癌細胞復發,為了方便回花蓮慈濟醫院追蹤與治療,他倆暫時在花蓮住了下來;卻沒想到病魔如此頑強,花蓮這一住,就住了一年多。

台東訪視委員們習慣有他們在旁,隨時透過電話了解台東近況的夫婦倆,心也隨著波動,「我們也很心急,急著想趕快回去……」說著說著,鄭怡慧的眼眶紅了,淚懸在睫毛上,陳勝豐則雙眼低垂,若有所思。

祝福他們,也期待台東能再有幸,擁有這對默契十足、滿滿衝勁的夫婦。


【訪視筆記】

老與小相依
◎撰文‧鄭怡慧

台東地區一些原住民子弟,嚮往著北部、西部的都市生活,不願意留在家鄉工作生活。

阿峰也是。服完兵役後,就留在北部打拚賺錢。一段日子過去,結婚生子,小家庭幸福美滿,卻好景不常——阿峰在一次工作途中發生車禍,從此右腳左手不靈活,因此失去工作。

少了固定收入的阿峰,領有中度身心障礙手冊,仍勉力打零工養家。無奈妻子熬不過現實生活的艱難而離開,他失志地帶著女兒回台東老家,依靠老母及三位兄長生活。

雖然擁有低收入戶補助,但兒女漸成長,花費愈大,阿峰四處找工作,然而日復一日總是失望。十月中旬一個晚上,他發生車禍送醫,後來不治往生。

我們到醫院關懷阿峰時,也訪視了同院的漁夫阿珍——他被魚刺刺到手指頭,感染破傷風,因敗血症及腎衰竭往生。和阿峰一樣,留下老母親及未成年的子女。

老人家感嘆,如果能替換的話,多希望離世的是自己,好讓孫子有父親可陪伴生活、成長。我們請老人家好好地照顧孫子,就是對兒子最好的安慰……
(2003.10.29~11.04)


白髮人至苦
◎撰文‧鄭怡慧

工作於汽車修護廠的阿穎,每天開車往返於汽修廠與家中;這條道路再熟悉不過。然而四月下旬的某日,他到半夜一點多才收工,照舊開車沿著東海岸返家,就在離家一公里遠的公路上,與阿德和阿仁乘坐的機車對撞,三人往生。

白髮人送黑髮人,真是人間至苦。我們來到案家慰問,老人家不忍兒子驟逝,十分悲傷;其中,阿德身為獨子,當我們看見躺在床上已中風兩年的父親及年老無助的母親,還有那年幼不懂事的孩子,心疼不已。

阿德是阿美族人,親戚甚多,都聚集在案家;看著我們帶來關懷與祝福,異口同聲地說:「沒問題啦!以後我們都會照顧他們的啦!」我們感恩地致謝,也請大家一起來祝福阿德。
(2004.05.01)


愛之屋‧安心居
◎撰文‧鄭怡慧

大武地區照顧戶鄭先生行動不便,師兄姊為他理髮、沐浴和清掃家居環境。看到他的衣褲雖然沾滿排泄物,但尚能穿,不忍丟掉,決定為他清洗乾淨。一次又一次清洗,總算又能看到衣褲的花色,曬乾了又可以穿一陣子了。
(1994.06.19)
兩位阿公同住在這間老舊的房子裏。為了替他們翻修屋頂、階梯等,師兄師姊雖非專業,卻勇敢地爬上屋頂汰舊換新梁柱,釘上浪板,希望讓老人家住得安心。
(1994.11.13)


天倫樂章乍止
◎撰文‧鄭怡慧

這是個小康快樂的家,先生有穩定收入,一群子女正常就學,平凡人家所祈求的生活即是如此。然而,當先生因病往生,家庭重擔都落在妻子身上,她咬牙扶養子女長大、成家立業。

人生歷程並非就此邁入順境。兒子、女兒的婚姻均亮起紅燈,孫兒也因此被送回台東老家請老母親照顧。

阿嬤每天到漁市場工作,照顧著內外孫,倒也能享受天倫之樂;這一天,阿嬤工作返家,臨時有事必須外出,吩咐三名孫兒乖乖在家,阿嬤很快就回來煮午餐。

無情的大火不知從何處竄起,孫兒們因而罹難。阿嬤傷心欲絕地哭訴著,她是這樣細心愛護、照顧孫兒,為何上天會這樣的對待他們?帶走年紀這麼小的他們?為什麼?……

我們安慰阿嬤,既然與孫兒們的世緣這樣短暫,我們一起來祝福他們。

阿嬤隔日一早來到慈濟台東聯絡處,參加朝山浴佛活動,希望將這分虔誠念佛的功德,回向給這三個苦難的孫子,祈願他們來世再做個可愛的小菩薩。
(2005.05.20)

 

時光遷移 依舊難行能行
◎撰文‧ 凃心怡

一條中央山脈,間隔出東西不同經濟景象。

台東地廣人稀,鄉村沒發展,年輕人向外尋求經濟來源;留下來的,多是年邁無勞動力的老人家,若遇貧病,實在苦不堪言。

「當年要車沒車、找人沒人。」回憶往事,慈濟志工王松峨與丈夫郭恆敏像是敲醒了記憶,滔滔不絕;在缺乏男眾與自用車的現實條件下,「都是上人和委員包車從花蓮過來,親自帶著我們看個案。」

王松峨說,那時政府低收入戶門檻嚴格,有些老人家撫養著重病或殘障的子女,能獲得的補助款很少;最悲苦的是遭子女棄養,有苦說不出……

委員們會和個案詳細談話,了解他的辛苦與需求;也關切對方的居住環境。「看他的廚房跟房間,就可以知道他的吃穿有沒有問題。」王松峨說,如果遇到很難評估的案例,就請示上人裁決。

關懷個案、互動與溝通,對這些婆婆媽媽來說一點都不難;但若是遇上深居山中的新提報個案,可就苦了。

「那時候山上有電話的人家不多,我們拿到地址,只能一座山又一座山地去繞去找。」在陡峭的泥巴山路中,路過的人少,偶遇一位,卻什麼都問不到,「很多人都只知道對方的綽號,而我們手裏拿的是全名。」

幾次迂迴下,才發現派出所警員是最好的探路燈。奈何小小警局,只有一名警員看守;為免多跑冤枉路,師兄們有時甚至替警員看管派出所,由警員帶著眾志工前往案家。

光是找住家、從這一戶到那一家,名單上的人都跑過一遍,就要耗去好些天;辛苦的路程,卻教王松峨與郭恆敏夫婦倆充滿感恩。

帶著簡單的大鍋飯,崎嶇上路,頭髮花白的他們如小小頑童似地開心,「很像在野餐郊遊,很好哇。我們這年代的人,那有這麼好的機會到處走走逛逛?」

物換星移,大海顯露商機,卻也吐露危險的舌信。遠洋漁業獲利較豐,住戶一一遷離山林,轉往海濱。

然而,遠洋捕魚辛苦且意外頻繁,大部分年輕人仍選擇到都市發展。在工地做粗工,薪資微薄,養家不易,好些人就此不復返,生了孩子就交給老父老母;工程意外多,幸運的,手腳不健全地回到家鄉,差一點的,是一罈骨灰回歸鄉土。

新的世代,政府福利改善,民間社福團體也紛紛興起。城鄉也湧現新的問題一一老病個案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殘障、單親、隔代教養。儘管社會福利漸趨完善,但台東慈濟人的慈善腳步卻愈遠愈紛繁。

自王松峨、郭恆敏到鄭怡慧與陳勝豐,兩代人的訪貧路,有著相同的風情,也在在突顯台東訪視的不易。而他們難行能行,踏著最知足的腳步,為苦難眾生伸出膚慰的雙手;我們讚歎著,他們卻總謙虛地雙手合十,說:「這就是慈濟人的精神!」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