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0期
2007-09-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菲律賓慈濟人醫會
  喜樂證言
  幸福快門‧印尼
  慈善線上
  悲智願行
  聞思修
  出版書訊《家家有本幸福經》
  慈善線上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八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0期
  家家有本幸福經

家庭的英文是family,
意思是Father and mother I love you
(爸爸媽媽我愛你)。
當外面世界冷漠如「無情荒地」時,
家庭就成為「有情天」。
然而,愛在心裏口難開,
以致「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學習表達情感,
多些體諒與包容,
每個家庭都可以重生,
成為滋養心靈的支持力量。


管教的藝術
◎口述‧林朝富 撰文‧劉純吟 插畫‧羅方君

親子間,不只要有愛,
還要彼此了解,更要用心陪伴。

社會變化得很快,孩子的思想行為也變化得很快,快得讓家長受不了,讓老師們束手無策。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爸媽只要給個眼色,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打不屈服

記得和兒子最激烈的一次爭吵,是在他念國三的時候。當時他非常叛逆,也愛頂嘴,不論跟他講什麼,永遠有各種理由反駁。他最愛聽西洋饒舌歌曲,乒乒乓乓,聽得我頭皮發麻。

隔天就要段考了,他卻把音樂開得震天價響,半躺在沙發上看書。我忍不住大聲斥責他:「音樂轉這麼大聲,真的看得下書嗎?」

一回頭,發現他站了起來,雙手握拳,瞪大眼睛說:「我就是要這樣才讀得下!」

身為父親,我怎能忍受孩子挑釁的態度,「你現在這種姿勢是要跟我打架嗎?」我問。

他生氣地衝回房間,「砰」的一聲,把房門重重關上。

那時,我已失去理智,拿著雞毛撢子就衝進房間。他立刻識相地起身,伸出手,把頭轉向另一邊。那種倔強的態度實在讓我忍無可忍,開始動手打他。

見他不哭也不求饒,我心裏出現一個聲音:「今天不打到你哭,我就輸了!」我把他扭出房門,要他雙手撐在牆上,開始沒命似地鞭打,每打一下就罵一句:「乎你死!」

那天,他穿著一條短褲,雙腿不久就布滿一條條鞭痕,不僅紅腫,還流出些微血絲。我轉而抽打他的小腿,這時候,終於聽到哭聲——是太太和女兒的哭聲。

太太跑過來護衛他,我冷冷地說:「我在教孩子,你不要管!他才國中就管不了,以後怎麼教!」

女兒也哭喊著:「爸爸,求求您不要再打了!弟弟,求求你趕快說對不起!」女兒一邊求、一邊哭,他卻默不出聲,彷彿事不關己。

打累了,我把雞毛撢子狠狠摔在地上,進他房間拿出他的書包,用力地往門口一甩說:「你有種就給我離開這個家!一輩子都不要回來!」沒想到,他真的穿好衣服,繫上鞋帶,拾起書包,背著就往外走。我氣不過,衝出去又把他拉回來揍了一頓。

主動道歉

晚上,我根本沒心情吃飯。躺在床上,雙眼直望著天花板,心裏想著:為什麼孩子會變成這樣?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明天,我要怎麼面對兒子?要跟他道歉嗎?那有父親跟孩子說對不起的?……一整夜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清晨五點多,半睡半醒之際,我看見房門被推開,兒子走到床前,跪下放聲大哭:「爸爸,對不起!」我趕緊下床,緊緊抱著兒子,勇敢地告訴他:「爸爸對不起你。」

站起來的瞬間,我猛然察覺,孩子已經長大了,不但比我高,連肩膀都比我寬,而我卻只會拿大人的權威去壓制他。我為前一天的行為感到很後悔,不解自己為什麼要發瘋似地打他?真的是「打在兒身,痛在父母心」啊!

見他傷痕纍纍,我拿了一瓶碘酒說:「爸爸幫你搽藥好不好?」他說:「不要,現在搽會很痛。」

夏天是穿短褲校服,我只好建議他改穿長褲去上學,他點頭說:「好。」當他背起書包,離開家門那一刻,我望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又掉下眼淚。

我心裏很納悶,昨天的他是如此叛逆,今天怎麼會主動來道歉?太太為了解開我的疑問,從兒子房間拿出一封信,上頭寫著:「親愛的兒子,你是我們的唯一!爸爸媽媽永遠愛你,不論你犯了什麼錯,爸爸媽媽永遠會原諒你!媽媽求求你,找個機會跟爸爸說對不起。」

簡單幾個字,敵過我用棍子傷害了彼此。

回想過往,仍感到懺悔不已。真的如同證嚴上人所言:「孩子不是反對父母的教導,而是反對父母教導的方法跟態度。」

愛的智慧

上了高中,兒子依然沒有放棄他喜歡的熱門音樂。但,我已經懂得怎麼包容、接受,我跟著他聽饒舌歌曲,試著去了解那些吵鬧的音樂。

有一天,他要我幫他向學校請假兩個小時。我問他要做什麼?他拿出一張CD說:「我想去參加這位饒舌歌手的簽唱會。」

聞言,我心裏雖然不同意,但想到一味地反對,只會造成反效果,於是,就幫他寫了一張請假單。第二天,他興高采烈地告訴我:「爸爸,謝謝你!老師已經准假了。」看著他臉上綻放的笑容,我想,這或許是個對的方式。

簽唱會那天,我告訴他:「爸爸今天請了一天假,陪你去參加。」

他不解地問我:「我自己去就行了啊!不用您陪啦!」

我告訴他:「你只請兩個小時假,搭公車會來不及上第三節課,我載你比較快。」

到了西門町,離預定時間還有一小時,隊伍已經排了五百公尺遠。我們等了很久,一點動靜都沒有。我走到前面問,主辦單位說:「已經發出三百個號碼牌,簽完這三百個,歌手就要走了。」

我穿越人群,告訴兒子這個消息,他不相信,我又陪他走了一趟。確定之後,他非常失望地回到他用書包占的位置。

我請兒子看看隊伍中的青少年,他們鋪著報紙,有人躺在地上睡覺、有人在抽菸、有人在打牌……我摟著他的肩膀說:「兒子呀!你不希望自己是其中一個吧?」

他默默無語,背起書包說:「爸爸,您載我回去上課好了。」到了學校門口,要下車那一刻,他回頭對我說:「爸爸,您放心好了,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傻事了。」

從那時候起,我知道孩子對我產生了信任感,因為他知道我們是「同國」的。

陪兒子看喬丹打籃球、看王建民打棒球,從不了解到逐漸熟悉,我和孩子有了更多共同話題,也讓我更加確信——用愛心與耐心陪伴孩子,才是「愛孩子的智慧」。

上了大學,兒子開始用電腦創作饒舌歌,還將我常聽的北管音樂拿去搭配。當時,剛好新聞局在徵選歌曲,沒想到竟被選為佳作,得到了五萬元獎金。

二○○五年,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有一百五十個樂團報名參加,兒子組的團「拷秋勤」榮獲前十名,受邀上台演出。

表演當天,由於沿路塞車,我和太太開了四個多小時才到貢寮。現場只有我們兩個人是「LKK」,年輕人都穿著比基尼、泳褲,兒子站在台上就像個指揮官,請台下的人舉起右手,大家就跟著舉右手,跳左邊,大家就跟著跳左邊……那時我才了解年輕人的精力要這樣發洩。

後來,新聞局想錄製一片專門收錄年輕人創作的CD,與國外音樂交流,兒子有兩首歌被收錄在其中,讓我們感到很驕傲。

成長過程中,兒子始終不放棄他的興趣與理想。如今,他就讀台北藝術大學碩士班,雖然依舊熱愛樂團,但也同時擁有好成績,讓我們感到很放心。

我暗自慶幸,幸好當時轉變了想法,改變了對待的方式,化解了親子間的衝突,而不是掉進不可自拔的漩渦裏。

每個人都是在為人父母之後,才開始扮演這個角色、學習其中的奧妙;愛,不代表了解,所以更要用心陪伴。試著去了解孩子的行為,那麼,在親子關係上,「雖不中,亦不遠矣」。

 

父親牽著我的手
◎撰文‧劉純吟 插畫‧羅方君

父親的愛很內斂,唯有同等用心,才能發現他那深藏眼底隱隱的關心。

記得那一條——蝙蝠巷。

幼稚園的時候,爸爸總是牽著我小小的手,在黃昏時分,一同欣賞滿天的蝙蝠曼飛。那時的天色暖暖的,黃與橘,漸層到我看不見的彼端。緊緊地握住爸爸的手掌,這,是我心中最美的畫面。

媽媽的「後頭厝」

那天,媽媽臉上掛著無數淚痕,問我:「你可不可以不要有爸爸?我沒辦法跟他繼續生活下去了。」那個晚上,是我最難熬的夜晚,許多畫面閃爍過眼前——爸爸抱著不知名的阿姨、媽媽辛苦工作的背影。

我不懂,好好一個家怎麼會四分五裂,大人間繁雜的事情,不是我那顆小小腦袋可以理解的。只記得,小學六年級,爸爸隻身前往大陸發展,媽媽帶著我與弟弟回到嘉義,也就是俗稱的「後頭厝」,展開新生活。

不熟悉的地名、沒走過的道路、陌生的學校與同學……忙著適應新環境的我,忘了當天的無助,也忘了媽媽臉上的淚痕還未乾。

接下來的日子,媽媽找工作四處碰壁,家裏的經濟陷入危機。看到媽媽在夜裏著急地偷偷哭泣,我開始埋怨起父親,並帶著一絲恨意。

這樣的情緒,隨著時間拉長而逐漸消失,因為不在意了,沒有愛,又那來的恨。對於「父親」這個角色,我漠然看待。

後來,媽媽找到了看護工作,往往要在醫院待上一、二十天,無法常回家;家,只剩我跟弟弟相守。

突然變成單親家庭,我的生活更獨立了,和弟弟兩個人自己上學、放學、吃晚餐、做功課、打掃家裏……我不覺得有那裏不好,甚至覺得這是讓自己成長的好機會。我們的生活,逐漸步入軌道。

不易察覺的愛

上了國中、念到高中,跟爸爸都只維持淡淡的情誼。偶爾,他從大陸回來,大家一起見個面、吃個飯;就算不見面,也覺得無所謂。因為在我心中,「爸爸」只是個代名詞,沒有特殊意義。一家三口,才是烙印在我心裏的痕跡。

就像一個一出生就少了左手的人,便不會覺得生活有什麼不方便;這,是我看待父親的心態。或許小小心靈裏,會有一絲羨慕——羨慕下雨天,別人有爸爸專車接送;羨慕公園裏,爸爸推著盪鞦韆的身影……但我更加明瞭,這些都不是我能擁有的。

成長過程中,我的情緒經常是多變的,有時是埋怨,有時是漠然,有時是羨慕加上一絲恨意,有時是不在意加上一絲嘲諷。直到上了慈濟大學,在人文課程中,聽到志工探訪感恩戶後的分享,我開始學會珍惜父親的愛。

爸爸並沒有棄我們於不顧,他的心裏還是愛我們的,比起其他家庭,我們擁有的已經很多;只是,年幼的我,看不清也讀不出,深藏在爸爸眼底,那不易察覺的親情。

每通電話,都是爸爸在忙碌一整天之後,特地撥空打來的,只是想要聽聽我們的聲音,問問課業如何;他的關心,卻被我們嫌煩。每一次回台灣,雖然只待三、五天,但他一定會排時間來看看我們;他的在乎,卻被我們認為是打擾。

轉念之間,所有的怨懟都消失了,我還是愛著爸爸,如同他愛著我們一般。

黃昏的小女孩

很多畫面突然跳到我眼前,瞬間,我掉進回憶——

國中時,有一次爸爸回台灣,我跟他說我想買衣服,爸爸就陪我去;那時他的腰椎受傷,不可以站太久,但是那天,他卻等在那邊,看我試穿、給我意見。外邊的太陽很閃耀,店裏的冷氣很強烈,我的心裏卻很溫暖。

還有一次,爸爸帶我跟弟弟出去玩。當天晚上,三個人躺在大大的床上;爸爸說出他對我們的期許,不過就是希望我們能夠認真讀書,以後找個比較輕鬆的工作,不要像他一樣,工作得很辛苦,得到的報酬卻沒有很多,無法讓我們過好日子。當場,我哭了。

爸爸接著繼續說,不能陪在我們身邊,看著我們成長,其實他也很難過,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只是想讓我們知道,他很愛我們,希望我們在台灣都可以過得很好,要照顧自己,也幫他多孝順爺爺、奶奶……

那時,我的胸口擠得滿滿的,只是,怎麼好容易就忘了呀!這麼多年,我不曾回憶過這段往事,卻在上了大學之後,第一次感覺到滿滿的父愛。

不能陪在身邊的人,他的愛往往很內斂,甚至會看不見,唯有同等的用心,才能發覺那隱隱的關心。

回頭望,我彷彿還是站在黃昏中的小女孩,夕陽微微落下,牽著我的手的,是我的父親。

(以上文章摘錄自《家家有本幸福經》)


《家家有本幸福經》
幸福,需要愛與學習。
家庭經營的關鍵,在於情感能力——
能夠陪伴、同理傾聽、表達鼓勵……
就能成為經營家庭的高手。
‧歡迎隨喜助印索閱本書
  郵政劃撥帳號:19905781
  戶名:慈濟傳播文化基金會
‧每月一百元加入「慈濟道侶檀施會」,每兩個月可獲贈一本最新出版叢書
  洽詢專線:02-28989000分機1168
‧「慈濟道侶叢書」網站:http://www2.tzuchi.org.tw/tao_publish/index.html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