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0期
2007-09-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菲律賓慈濟人醫會
  喜樂證言
  幸福快門‧印尼
  慈善線上
  悲智願行
  聞思修
  出版書訊《家家有本幸福經》
  慈善線上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七年八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0期
  不吃毒,改吃苦袁志忠用好廚藝拚出幸福藍圖

◎撰文‧李玲 攝影‧林炎煌

十六歲接觸毒品開始,
十多載的寶貴青春就在三入監獄、幾番勒戒中度過。
直到遇到蔡天勝,帶他遠離毒品誘惑,
從此母愛的聲聲呼喚、父愛的無盡包容,
以及妻子的耐心等待,都有了善意的回應。
手握鍋鏟,生命彷彿重新來過,
袁志忠,許下了此生最大的願望……


台中市英才路,綠園道上最美的一段,「阿忠素食店」的招牌,在今年五月掛起。

不算大的店面,沒有任何裝潢,只有幾張原木桌椅,牆壁木架上簡單擺放著慈濟叢書;店內慈樂飄揚,櫃檯邊一尊高約六十公分的觀世音菩薩,面容莊嚴,慈悲垂視著每一位上門的客人。

「顧客來用餐,要讓他們感受到廚師的用心,所以我用心做好每一份餐點。」店內大廚袁志忠,一八三公分的高大身材,身穿深灰色中式唐衫;若不是手拿大鏟,還真像一位飄逸的禪修者。

謙和有禮,笑臉迎人,怎麼看他,都不會和「吸毒」畫上等號。

今年三十三歲的袁志忠,十六歲開始放蕩不羈。如今每天待在不到三坪的加蓋鐵皮廚房裏,十多個小時揮汗工作,快速煎、炒、煮、炸,卻時時帶著輕安自在的笑容。

看得出「今非昔比」,他是真的改變了。

 ●

忙過中午的用餐尖峰時間,兩點多,郭麗慧才開始用午餐。「兒子能戒毒成功、重新步上正軌,讓做母親的我放心,實在倍感欣慰!」她說:「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慈濟的師兄師姊!尤其是蔡天勝師兄,他的話,志忠真的聽進去、也做到了,生命就像重新來過一般……」

一旁忙著收拾碗筷、擦桌子的媳婦劉水月,也帶著笑容甜甜地說:「兒子、女兒終於有了好爸爸。」

「你也賺到『好尪』呀!」婆婆的一句話,讓身材嬌小的劉水月,帶著靦腆的笑說:「當初嫁給志忠,是看中他的肯做與孝順。沒想到婚後才發現,他不但吸毒,還準備借錢來販毒……」

「雖然曾經怨嘆自己『揀來揀去,揀到一個賣龍眼的』;但兒子出生後,他吸毒被關,我還是抱著希望,期待他出獄後能戒毒成功、重新做人。沒想到,才剛告別鐵窗,朋友一邀,他又開始吸毒,整天在外遊蕩,非要等到渾身發臭,才趁著夜色回家清洗順便要錢……」

女兒出生不久,袁志忠再因吸毒被判刑三年,劉水月失望至極,連赴獄中探視都不想。

「婆婆一再勸我不要放棄,要多關心、鼓勵先生;又說孩子失去爸爸沒關係,沒有媽媽最可憐;公公也鼓勵我,把重心放孩子身上、教育成有用之人。若不是這些溫柔的壓力,我早已離開這個家了……」

「我跟先生說,絕對沒有下一次了,因為我已寫好離婚證書,若他再被關就真的『再見』了!因緣真的很奇妙,如果當時婆婆沒有看大愛台、不知道蔡天勝的故事,現在能不能一家團圓,我想都不敢想……真的要感恩慈濟人!」

話才說完,劉水月小鳥依人般地望著先生:「如今志忠主內、我主外,全家人同心奮鬥,雖然收入不多,但足夠溫飽。下輩子,我可能還要再嫁給他吧!」

初觸毒品

「一個家有人吸毒,整個家庭都完了。能夠下定決心、真正戒掉毒癮,周遭環境及朋友非常重要。」袁志忠說:「這要歸功蔡天勝師兄,特別是他邀我去參與一場助念。」

「當時我跟著念誦佛號,遠望著往生者的年輕臉龐,當下心頭一震:『幸好躺在上面的不是我!』走出醫院,心裏猛念佛,也開始認真思考不能再走回頭路,否則到我往生時,可能沒有人會來為我送行……」

回首來時路,袁志忠說,民國七十九年,他才十六歲,在高雄某國中就讀三年級,因貪玩不喜歡讀書,被分到後段班。

「美其名為『水電班』,學校希望我們學習一技之長;但任課老師幾乎放棄我們,導師更是不聞不問,只要早上升旗、下午放學時有在班上就好,其餘時間都沒人管。同學的膽子愈來愈大,上課鈴聲一響不是進教室,而是結伴爬牆外出。」

翻牆後一路「衝刺」,不是怕被老師發現,而是深怕跑慢一步,就占不到附近店家所擺放的「小精靈」小鋼珠台。

「坐定位,銅板一丟,只要運氣好、技術佳,可以連打好幾盤。拉贏時,小小透明彈珠『嘩啦、嘩啦』連續沖擊而下,對我們這些蹺課生來說,那種成就快感真是無法形容!」

袁志忠愈打愈著迷,即使拉桿拉到手痠、體力開始不繼,仍興致勃勃不想休息。他看到很多同學一口一口吸著透明碎粒結晶,好奇地問:「那是什麼?」

「有夠土呢!是提神的『安非他命』啦!」一位同學說:「好ㄟ!只吸幾口,就精神百倍!」

袁志忠懊悔地說:「當時只是單純想要提神。同學也都知道,染上毒癮易、戒掉毒品難,但還是每天吸幾口,最後不想上癮都難。」

聽說沒用完的毒品要冰起來,袁志忠於是帶回家冰在冰箱。郭麗慧發現,直覺有點不對勁,「是毒品嗎?難道兒子吸毒?」她連夜開車帶著志忠直奔鳳山佛教蓮社。

「面對菩薩跪下,」大殿內,郭麗慧對志忠說:「跟媽媽誠實說:你是不是在吸毒?如果有,趕快向觀世音菩薩懺悔,以後永遠不會再吃,媽媽才能放心……」

父母之愛

才剛在神明面前得到志忠的承諾,不久後,郭麗慧卻接到學校電話——老師在志忠的水電工具箱查到安非他命。她趕到學校,低聲下氣、求了再求:「還剩半年,請讓他畢業吧!」

鄰居都知道志忠吸毒。「你兒子吸毒、沒有用了!」「可惜唷!生作那麼將才,怎麼會吸毒?」

愛子心切的郭麗慧說:「孩子犯錯,母親要負一半責任。我有把握,觀世音菩薩一定會救我這個兒子。」她在心裏發願:「將來要讓你們刮目相看!」

志忠果真沒讓父母失望,考上某私立職校,爸媽對他逐漸放心。沒想到高一升高二時,他又被校方發現吸毒,母親再度來到學校求情。

有感於一位母親的用心良苦,老師建議志忠到北部一家建教合作的汽車廠學習。郭麗慧為了就近照顧,也前往桃園與人合夥做生意。

高職畢業後,服役期間為了壓抑對安非他命的癮頭,袁志忠開始注射海洛因。

運氣不差的他,順利撐過兩年兵期,在收到退伍令當天,打了通電話給父親:「我準備和朋友合夥做生意,需要二十萬本錢。」

任職戶政事務所的老爸中年得子,對志忠百般疼愛,不論是物質還是金錢,幾乎是有求必應;他二話不說,馬上提款交給專程回家拿錢的兒子。

「爸爸就是這麼好騙,大筆錢輕易到手。」從此袁志忠不但毒品無缺,還有錢多買一些來賣……

牢獄之災

二十四歲那年,吸食和販賣毒品,為袁志忠帶來第一次牢獄之災;刑期三個月,罰款八萬三千多元。

父母雖然心痛,但不灰心,他們決定讓志忠結婚:「成了家,志忠就不會亂跑,就沒機會接觸毒品。」

也算有緣,袁志忠出獄後找到一份做鋁門窗的工作;一表人才的他,馬上追到同事劉水月,於民國八十八年元月結婚。

然而,家庭並不能拴住他,意志薄弱的他還是陷入不可自拔的毒癮中。

隔年兒子出生,袁志忠又入獄,被判刑一年。劉水月為了幫忙家計,不得不回到鋁門窗工廠打零工。

「坐牢期間,太太每次和母親來探監,都會語重心長拜託我:『出獄後戒掉吧!已經當爸爸了,要會想、要顧家呀!』我都敷衍她:『會的!』好讓她帶點希望回去。而母親則是既心疼、又氣得猛掉眼淚……」袁志忠說。

「在獄中怎麼會學好?只會愈來愈糟。」袁志忠說:「第一次進去,認識兩、三位臭味相投者,第二次就會增加到七、八位;學壞的功夫愈來愈高、毒癮愈來愈重,想戒談何容易!」

「出獄回家後變本加厲,發作時不停盜汗、施打後精神恍惚,做些什麼都不知道,打人罵人全都來,將家裏搞得亂七八糟……」

民國九十一年,袁志忠第三次入獄;這回,連從不放棄他的母親都想對菩薩說:「如果不救他的話,就把他帶回去,別讓他再折磨家人了……」

貴人出現

民國九十四年,兩年刑滿出獄後,袁志忠找到開怪手的工作;但因毒癮一來就耐不住,最後還是辭職。不但薪水花盡,甚至還偷父親的提款卡領了十多萬去買毒。

「父親雖然希望我戒,但還是在金錢上支援我;因為他知道不給我,我還是會想辦法弄錢,如果去偷或搶更糟糕。」

其實,袁志忠也清楚吸毒的可怕,曾在父母、妻子的規勸下,前往南部療養院勒戒;兩進兩出,花了好幾萬元。但因意志不堅,還是沒能戒掉毒癮。

心灰意冷又覺得無力、操心又不肯死心的郭麗慧,除了抱持希望,已無它法;身心煎熬下,暴瘦了五、六公斤。

但是母愛的呼喚,終究讓菩薩聽到了。袁志忠出獄那年年底,郭麗慧到新竹探望妹妹,妹妹是慈濟環保志工,她因此意外地參加了慈濟「歲末祝福」活動。在上人開示、點心燈時,郭麗慧淚流滿面,心中聲聲發願——願菩薩救救兒子。

回到家,她將電視鎖定在大愛頻道,希望「真、善、美」的故事,對兒子有影響、有幫助。

那天,大愛台播出「蔡天勝的故事」,看到這位慈濟師兄曾經吸毒、販毒,卻能改過自新、接引其他毒蟲回頭;郭麗慧認為「機會來了!兒子有救了!」

她馬上打電話問到慈濟高雄分會的地址,火速趕往,要找「前面有一撮白頭髮」、「好像姓蔡」的這個人。值班師姊告訴她,蔡師兄是台中慈誠隊員,建議她打電話到台中分會查詢。

再度勒戒

滿懷希望的郭麗慧,帶著兒子從高雄來到台中分會。

「初見蔡天勝時,母親那種喜極而泣的表情,至今還深印我的腦海。」袁志忠說:「母親深信,只要找到蔡天勝,我就得救;只要有蔡天勝輔導,一切就OK!」

當時蔡天勝帶著戒毒成功的洪崧元,一起來鼓勵袁志忠;之後還建議他:「若有決心完全擺脫毒品,可先到療養院接受勒戒。」

「我才不要去療養院。要戒,在高雄早戒了!」袁志忠在心裏說。「其實,那時隨媽媽來台中只是幌子,身上還是藏了針筒、藥品,以備不時之需。」

幾番拉扯、幾番規勸,郭麗慧還是沒能如願讓兒子點頭。縱然心情跌到谷底,她不灰心,在台中分會一樓向佛菩薩默默發願:「我一定會再帶他回來!」

離開分會,郭麗慧沒有南下回高雄,帶著兒子北上來到台北大女兒家,想藉由大女兒的規勸,讓兒子答應勒戒。她想,勒戒成功之後投入慈濟,是救志忠最後一條路,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第二天一早,志忠尚未起床,郭麗慧看到他夾克中露出一截注射用的細膠管。「完了!難怪他不肯接受勒戒!」郭麗慧雖然失望,但她決定不動聲色。

沒想到,當天早餐時兒子告訴她:「媽媽!我願意接受勒戒。」

「那頓早餐,可說是十幾年來最好吃的一餐!」郭麗慧說。

原來,女兒鼓勵弟弟,再戒一次試試看,「錢的問題不用煩惱,姊姊來想辦法。」

志忠進了療養院,用心良苦的媽媽又盤算著——勒戒回來不能讓他回高雄老家,必須要有慈濟師兄陪伴,尤其需要蔡天勝的輔導,才能真正幫助志忠遠離毒品的引誘。

郭麗慧決定在台中租屋定居。在慈濟師姊的幫忙下,很快找到了房子。

遠離誘惑

七天勒戒期滿,郭麗慧接回兒子。志忠一聽要在台中住下,馬上跳了起來。「我才不要住台中,人地生疏,一個朋友都沒有!」

「有很多慈濟師兄師姊會陪你,蔡天勝、洪崧元都是你的好朋友,他們會持續陪伴你啊!」面對母親的堅持,志忠心不甘情不願地住下。也在蔡天勝帶領下參與慈濟活動,並在租住的大樓做環保。

不到一個月,上人來台中分會,蔡天勝帶著袁志忠前來頂禮。看到袁志忠兩眼浮腫又無神,上人問他:「你,真正的有在改嗎?」

這句話,如當頭棒喝!袁志忠回家後猛照鏡子:「我是真的有改,為什麼上人會這樣問?」

後來他找出原因——雖然做環保讓身體勞累,但他每天晚上還是得靠鎮靜劑入眠,才會讓眼皮浮腫又無神:「好!從今天開始,我要全力投入環保,一顆鎮靜劑都不吃!」

「投入環保,讓我體會知福惜福。雖然將一包包回收物搬上車,汗滴似雨,但身上的毒也漸漸排除了。」袁志忠說:「就像上人說的,白天『歡喜做』,晚上『安心睡』,什麼F2(鎮靜劑)、F1,統統不用了!」

一個多月後,袁志忠終於戒除毒癮,而且戒得乾乾淨淨,至此和荒唐的過去正式告別。

邁向新生

民國九十五年,蔡天勝鼓勵袁志忠:「有工作、經濟沒壓力,家人才能安心過日子。」因此,袁志忠決定邁向新生活。

正巧,洪崧元的舅舅經營日式素食餐廳,而另一位吸毒重生的林朝清本來就是台菜廚師;有人免費教、有人用心學,沒多久在台中市精誠路上多了一塊「好泉澄」素食餐廳的招牌。

林朝清掌大廚,蔡天勝、洪崧元、袁志忠三位當助手,最叫座的招牌「猴頭菇拉麵」及「蔬菜煎餅、食散子餅」,吸引了好多顧客上門。

餐廳開了幾個月後,洪崧元和媽媽前往大陸做生意,郭麗慧也有意自己開一家素食餐廳;在眾人幫忙下,袁志忠母子在英才路現址自立門戶,蔡天勝和林朝清則在五義街合作開業。

「開店時好緊張,先前都當助手,要從助手轉成大廚,壓力不小。」袁志忠說,為了吸引顧客,不斷研發外帶便當的新菜色,但有時烹煮兩三個鐘頭,滿身大汗只煮出相似的幾樣菜,「真的很想打退堂鼓!」

但心念一轉,想想從前、看看現在,他絕不走回頭路:「邊開店、我邊抽空向蔡師兄學習,如今總算熬成『總鋪師』了。」

「志忠不但浪子回頭,而且手藝甚佳,很多顧客來過都會再來。」郭麗慧開心地說。

幸福家庭

摟著五歲女兒,袁志忠笑說:「以前在高雄,女兒才不肯讓我抱抱呢!」

「爸爸,你放假可不可以再帶我們出去玩?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喲!」說完,讀國小二年級的兒子還比起大拇指。「好!」志忠帶著笑容答應孩子。

可以看出現在的袁志忠,在孩子心中的地位。「以前因吸毒關係,面容蒼白,毒癮來時、眼淚鼻涕齊流,加上脾氣暴躁,對孩子不是罵就是打,他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跑得遠遠的。現在想來真是慚愧!」

談到父親,大塊頭的袁志忠流下了淚珠。他說,當初能支撐自己走過戒毒之苦的最大原因,來自於一次毒癮發作。當時為了要錢買毒品,他發瘋似地將房間整片落地窗玻璃敲碎,雙手流血不止;二姊為了幫他,不給錢也不借錢;他衝到樓下,猛然看到老父親坐在樓梯口掉眼淚……

「當時神智恍惚,在拿不到錢的情況下,拿起菜刀『剁』的一聲,左手食指就這樣切掉了一截。家人將我送醫接指縫合,等麻藥退去、清醒過來後,我發覺父親一夜陪伴……」

袁志忠說,「雖然我做了很多壞事,但爸爸很少重重罵我,但那一次,卻比罵我還讓我難受。我在心中再次吶喊:『一定要戒!』」

「以前靠家裏,現在靠自己的勞力賺錢養家。素食餐廳雖然一個月只休兩天,平常工作時間又長又累,收入也不多,但生活穩定而踏實。慈濟人常鼓勵我『吃苦當吃補!』現在我正大光明、心安理得,這是人生最大的轉變!」

在台中定居才一年多,袁志忠胖了十公斤,不但是「心寬體胖」,而且是「心寬念純」。

環顧身邊最珍愛的家人,袁志忠和妻子相視一笑,說:「等有了自己的店面,我要把父親接來台中團聚,讓他老人家享享清福。這是我發的大願,要讓父親看看兒子沒有讓他失望!」

 

我做到了,你也可以
◎口述‧袁志忠 整理‧李玲 攝影‧林炎煌

看到近日新聞報導——
老農民劈死吸毒子,
開朗健談的志忠眼眶泛紅、感慨地說,
感恩父母親不曾放棄他,
且積極為他尋找幫助,
終於讓他走出毒海,
不致犯下難以彌補的遺憾……

一人吸毒、全家受苦;戒毒成功、全家幸福。要戰勝心魔真的很難,但是我做到了。

吸毒就像是心理與生理都生病的人,在天堂與地獄間反覆煎熬;想戒、反覆戒,卻怎麼也無法戰勝自己的心魔。

我自己是過來人,如果沒有蔡天勝苦口婆心的陪伴、帶領與鼓勵;沒有慈濟人的助緣,帶領我做環保及參與活動;如今的我可能還在吸毒,套用一句電視廣告:「人生是黑白的!」

有心戒毒的朋友,不要感到寂寞,只要堅定意志、痛下決心,戒毒永不嫌晚。如果少了決心,任何人的苦口婆心和拉拔,都沒有用。

雖然戒毒真的很難,但請想想:這一生難道就這樣過了嗎?要選擇「1866(閩南語俚語,亦即沉淪下去)」,還是要洗心革面、展開新生?都在一念之間。千萬不要繼續沉淪毒海,那只會讓父母和家人心痛不捨。

只要你能彎下腰,走入環保站,戒毒之路就成功了一半;還要和過去毒友斷絕來往。能夠如此,才可能徹底擺脫毒品的控制。

吸毒是一條不歸路,一日吸毒,要用一輩子來戒毒,實在太恐怖了!人生如能重來,我絕不會再碰毒品。K他命、F2、搖頭丸等藥劑,對腦部的傷害極大,年輕人千萬不能碰。

吸毒的人很可憐,尤其被家人放棄時。家裏有人吸毒,千萬不要用太強制的手段對待,否則,不但不能幫他,反彈可能更大;要試著用「包容、關懷」的心,做柔性勸導。

除了家人的不離不棄,周遭環境和朋友的助力,也占了很大的分量;家人要勇敢走出來,尋求外界幫助。


蔡天勝,改變自我命運
◎撰文‧陳美羿  攝影‧鄧和男

因為吸毒、販毒,被判無期徒刑,
他開始在獄中進行改運計畫——
讀書、念佛、懺悔、發願……
如今不但如願改變命運,
也輔導許多想戒毒、想改過的「難兄難弟」,在慈濟世界中精進。

沒有碰到蔡師兄和慈濟以前,我以為我會吸毒吸到死。」曾經是吸毒累犯,進出監獄多次的林朝清說。

林朝清口中的「蔡師兄」就是蔡天勝。過去的他不只吸毒,還販毒,被判過無期徒刑;現在的蔡天勝,是慈濟受證慈誠隊員,在台中開設素食餐廳;廚房裏有一個「總鋪師」就是林朝清,另一位老太太是林朝清的母親,幫忙當跑堂。

林媽媽說,朝清這孩子一直讓她好操心,眼淚流了好幾年。「現在好了!安心囉!」

「我的父母也是,現在才安心。」蔡天勝說:「這輩子若沒有遇見慈濟,我想我一定完了。」四十八歲了,這個小餐廳是蔡天勝第一份正當事業。

改運的第一步

從小聰明,成績也不錯,國中時蔡天勝卻開始翹課、遊蕩、抽菸;高中時打架、偷竊、參加幫派。退伍之後,做起大家樂組頭、吸毒,最後鋌而走險販毒而鋃鐺入獄。

收押在台中看守所,一審被判無期徒刑。蔡天勝覺得這輩子「完了」,晚上睡不著,就找書看,看到一本《了凡四訓》。

了凡先生天天懺悔、止惡行善,花了三年時間改變命運。蔡天勝很受感動,也決心改變自己的命運。

他設計了一張功過格,記錄自己的善行或惡念,好的用紅筆記,不好的用藍筆記。開始藍多,紅的少;慢慢的紅的增多、藍的減少。他知道,命運在改變了。

他天天虔誠念佛、拜佛、懺悔,找善書來讀。第一次看到《慈濟》月刊,他非常感動,心想如果有機會出獄,一定要去慈濟當志工。他寫了一封信給證嚴上人表達心願,同時請父親到慈濟台中分會捐善款、請購上人的著作寄到獄中給他。

上訴到最高法院時,獄友都勸他否認到底,他卻自有定見。出庭時,他一五一十將所有罪行交代清楚,並且發露懺悔。法官見他誠懇認錯,意外的從「無期徒刑」改判他八年徒刑。

卸下大腳鐐,蔡天勝再一次寫信給上人,發願要當慈濟人,還要大體捐贈。常住師父寄給他佛像、錄音帶、書籍。獄友看他那麼用功,都揶揄叫他「師兄」,他不以為意,盡力在獄中行善、充實自己。

拉拔難兄難弟

民國八十七年入獄,八年牢獄坐了六年後,民國九十三年假釋出獄時,已經四十五歲了。

出獄一個月,蔡天勝找到麵包師傅的工作,做麵包是他在監獄裏學的。為了布施,他騎著摩托車到慈濟台中分會,繞了兩圈,自慚形穢,就是不敢進去。後來鼓起勇氣進去,又不敢說要捐錢,請了本《靜思語》就匆匆走了。

「我想捐錢……」他只好用電話聯絡。慈濟委員楊秋霞來家裏拜訪,他最後羞愧得說出自己是個「更生人」。楊秋霞哈哈大笑說:「我過去是開酒店的!慈濟大門是敞開的,只問當下,不問過去。」從此,楊秋霞帶著蔡天勝在慈濟做志工。

一位在醫院當看護的師姊,請他去看一位「吸毒後跳樓受傷」的年輕人,他按址找去。洪崧元雖然才三十幾歲,卻已經吸毒十七年,母親為他花費近千萬;他兩次跳樓,都幸運僅受輕傷,這是第三次,腿斷了,脊椎也受傷。

蔡天勝用心規勸洪崧元,然意志不堅的洪崧元再次失足,蔡天勝不氣餒,天天到他家陪他,也請慈濟師兄來助緣。幾番「拉扯」,洪崧元終於戒毒成功,和母親一起進入慈濟當志工。

蔡天勝的故事經過大愛新聞報導,許多吸毒者或主動、或被動來找他「輔導」,其中包括家住高雄的袁志忠。對於這些求助者,蔡天勝都以過來人的心情想「拉他們一把」;但是經過兩三年後,他體會到「慈悲要加智慧」,不能只是一頭熱。

蔡天勝感慨地說:「想戒毒、想改過,都必須自己有覺悟。自己有決心和毅力,加上旁人的助緣,才能成功;否則別人再怎麼苦口婆心和拉拔都沒用。」

蔡天勝和林朝清的餐廳叫做「十方素食」,光看名稱就知道是一個「道場」,十方大德都歡迎來。又因為附近有殯儀館和醫院,素食的需求量大,所以蔡天勝常常要外送便當。可以為需要的人提供服務、跟人結好緣,再辛苦都覺得歡喜。

「我們的生意在穩定中成長,所有受輔導的『同學』也在慈濟世界中精進。」

這是蔡天勝的故事,一個幸運的受刑人,有著圓滿的結局。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