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5期
2009-10-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莫拉克風災重建】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第十一屆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
  曾老師的真心話
  人文教育
  發現歡喜
  喜樂證言‧馬來西亞
  厝編頭尾一起來‧高雄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OO九年九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5期
  高雄受災鄉親安身計畫:上工!合力打造新家園

◎撰文‧凃心怡  攝影‧林炎煌

山上的家,有最美麗的回憶,和最傷心的經歷。
新村工地,有以工代賑的基本收入,還有參與重建、療癒失落的安定作用。

在杉林鄉月眉農場的永久家園基地,山鄉子民正用雙手打造安身立命的家;
眾志成城、汗水交融寫出的這段故事,將能與兒孫代代相傳……


十月,是高雄縣那瑪夏鄉生薑的秋收時節。通常從這個月開始,劉明澤會忙上兩到三個月,四處走訪農戶察看生薑品質,收購後供貨給中盤商。

幾天前,他開車在山路間迂迴繞了四個小時,「看了一圈,沒有一戶的生薑品質是賣得出去的。」

兩個月前的莫拉克風災,讓那瑪夏鄉南沙魯村全數撤離,也讓務農維生的村民離開農地。受土石流侵襲,加上缺乏人力照顧施肥,雜草不僅占據生薑田,也將土裏的營養精華吸收殆盡,生薑品質不得不劣居下等。

頓失生計的劉明澤並未失望很久,「還好慈濟永久家園工地開始以工代賑,生活仍可繼續下去。」

莫拉克颱風重創嘉義、高屏與台東山區,經評估有三十三個地區「不安全」,可能要考慮遷村。遷離山裏的家園,對受災居民來說,是難捨,卻也不得不捨。

由政府提供土地、慈濟認養興建的高雄杉林鄉月眉農場永久住宅預定地,預估將營建八百至一千戶,提供甲仙、六龜、那瑪夏、桃源等鄉民安身。九月底,這片原是林木叢生的農場開始整平準備動工,慈濟也提供以工代賑的工作機會,邀請受災鄉親參與重建。

風災過後兩個月,受災鄉親在永久家園工地上付出勞力,不僅接連起因風災而中斷的生計,更大的意義,是用雙手重建自己的家。

喪親悲慟、現實考驗
勞動癒合傷痕

 
對那瑪夏鄉南沙魯村民林秋梅來說,以工代賑不僅是一份收入,還是重建家園的開始。

土石流使她一夕之間失去家園,也失去親人——她的先生、兄嫂一家、嬸嬸還有堂弟;細數起來共有八位親人罹難。

兩個月來,她經常腦袋一片空白,人家才剛交代她什麼事,一轉頭就忘得一乾二淨。她自言:「記憶變得很差,這可能就是人家說的心理創傷症候群吧。」

那瑪夏鄉的教育資源僅到國中,幾年前林秋梅的孩子下山念高中,她跟隨去照顧生活起居。「我跟孩子本來要回山上過父親節的,後來路斷了就沒上去。」

回想起災後第一次回到部落,看到遮風蔽雨的家竟被土石流摧毀得僅剩屋頂,她心有餘悸:「如果當時回去,我們現在也不在世上了。」

站在殘破家園前,當最殘酷的現實、最強烈的悲傷來襲,林秋梅很想大哭,卻怎麼都流不出淚。

南沙魯村被初步評估為不安全聚落後,她很快決定搬入永久家園;她說就算家還在,那麼可怕的地方也不敢再住了。「最美麗的回憶在那裏,最傷心的也在那裏。」

面對失去親人的悲傷以及現實生活的考驗,林秋梅靠著勞動慢慢淡化負面情緒。「自從慈濟志工告知有以工代賑的工作機會,我就很期待!」

一邊工作,一邊想像著家園藍圖,林秋梅要從頭開始,看著新家點點滴滴完成。「完工住下來後,我會跟孫子說,以前這裏都是樹木,是經過怎樣的歷程才變成漂亮的家;然後代代傳下去,孫子告訴他的孩子,以前曾祖母遇到大颱風,是慈濟蓋了這間房子,慢慢把家重建起來……」

說著說著,林秋梅洋溢幸福的臉龐上咧口大笑,「我好像想太多了!不過這樣想就覺得好有成就感。」這股想像中的成就感也振奮著她,「我每天都要來,跟大家一起把家蓋起來!」
 
移植林木、住房生根
工程重視生態

十月初,慈濟志工成立工程關懷團隊。「第一天到工地一看,道路兩旁全是整地時被推平的樹,真是心疼。」永久家園預定地約有四十甲林木,慈濟志工呂進泳說,這些樹有六、七年樹齡,每一棵都是生命,看到它們倒在路旁,不捨之心油然而生。

在愛護生命及保護環境的理念下,慈濟以工代賑自十月十二日上工,第一步就是搶救樹命。「工程進度很快,我們得爭取分秒,盡量救這些樹。」

「其實現在移植是最不恰當的時機。但工程沒辦法再等,我們也很希望受災鄉親能趕快有個家。」志工郭勝章說,秋天正值樹木養息時期,移植可能增加死亡率;為了提高存活率,慈濟志工特別請專家指導。

這片林地包含桃花心木、光蠟樹等八種珍貴樹種,必須依照樹種特性,進行修剪分枝動作。「桃花心木只有一個主幹,只要把葉子剪掉就好;光蠟樹分枝較多,就要留兩個最好的分枝,再把其餘分枝砍掉。」

慈濟志工與以工代賑的鄉親仔細聆聽工作流程;聽到這裏,鄉親李清明大聲說:「就跟我們在山上種生薑一樣,要留最好的當薑種。」看似簡單的工作,卻富含大學問,但是鄉親們很快就能掌握技巧,「我們在山上也都是做這些呀!」

林秋梅動作飛快,一手鋸掉多餘的枝幹與枝葉,一手修剪龐雜的樹根,然後在樹幹切口塗上樹脂避免水分蒸發,再用黑網含土帶根包裹,即完成樹木移植的第一步。

不論粗的細的、大樹或小樹,費工繁瑣的移植前置作業結束後,就要動用吊車將樹木一棵棵搬上卡車,運往岡山、屏東。「移植要有土地,還好慈濟在高屏有園區、聯絡處及環保站可以暫時安置。」志工說。

在烈日下揮汗付出勞力,鄉親沒喊一聲累,總是加緊腳步在眼前的工作上。他們說:「這些樹在這裏住了七年,我們現在要來跟它們借地方住,當然要平平安安把它們送到其他地方安身。」

遞水送餐、沁涼毛巾
營造幸福工地

為了加快腳步趕進度,劉明澤不慎被鋸子劃傷手臂,鮮血竄出;看著志工擔憂地聚過來察看傷勢,他爽朗地安慰大家:「今天是我開工的第一天,見紅才吉利啊!」

慈濟志工被他的玩笑話逗得緩和緊張情緒,但仍拿起手機請求支援。很快地,慈濟人醫會醫護人員就提著醫藥箱從不遠處的服務中心趕過來。雖然血很快就止住,葉添浩醫師仍替他打了一劑破傷風,「傷口很小,但被骯髒的刀子劃到還是不能馬虎。」

工地現場每天都有人醫會駐診服務,還有生活組志工關懷。七點開工後約兩小時,就見志工兩人一組提著涼飲及現做三明治來到工地招呼鄉親到樹下休息。

「早上下午都有點心,在哪裏工作能那麼幸福?」林秋梅笑著說。慈濟志工對待他們就像父母照顧小孩一樣體貼,「天氣熱就叫我們到樹下休息,也時時叮嚀我們要注意工作安全。」

中午返回服務處用餐,志工們已備好冰冰涼涼的毛巾與礦泉水;沁涼的毛巾蓋在臉上,鄉親們直呼:「太舒服了!為了這條毛巾,我明天還要來!」

「台北慈濟醫院施工時,我們看到當地師兄師姊這麼做,特地取經回來。」志工呂進泳說,把溼毛巾放在裝滿冰塊的冰桶,待下工時間一到,拿出擰至半乾,就是最好不過的慰勞品了。

除了身體上的照顧以及生活上的關心,現場也有志工組成環保大隊,一天兩次前進工地撿拾垃圾。「感覺很溫馨,每天都在很舒服的環境下工作,心情就不會那麼雜亂。」營建工人向蓬印說,幾天下來工人們也檢討:「不會再偷懶,不把垃圾拿去垃圾桶丟了。」

七年前高雄靜思堂動工,四年施工期間,每天都有志工關懷工地菩薩的身影;如今永久家園動工,「我們因此能很快分配工作、動員進駐,這就是經驗。」全程參與高雄靜思堂工程的呂進泳笑說,未來一年半載,慈濟志工每天跟受災鄉親攜手重建他們美麗的家園,「這是慈濟人的本分事——走在最前,陪伴到最後。」


 
時節已經入秋,但灼熱的太陽仍然在高雄繼續發威。用完午餐,鄉親們脫下汗水浸溼的衣服晾在一旁,在樹下打起盹來,不多久就聽見規律的打呼聲。

林秋梅笑瞇瞇的說:「很久沒活動了,知道今天要來工作,昨天晚上還開心到睡不著,就好像小學生要去郊遊一樣。」雖然一天八百元的工資不算豐厚,但經濟暫時有了著落,心也漸漸安定了。

族人在一旁睡著了,張繁盛、林堅志與鄧宜巒則是聚在樹下閒聊;看著未來將是新部落的工地,他們說,搬下山來的心沒有後悔過:「畢竟山上不能再居住,而且一直在山上,生活條件跟觀念比不上平地。這次風災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提早到平地來。」

要放棄從小到大、一手經營的家鄉,張繁盛有些不捨卻不害怕失去:「以後這裏要蓋學校、運動場跟教堂等等,等於是把山上有的都搬下來了!」


對受災鄉親來說,眼前這片林木群立的土地,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期盼,更是生活的新契機。未來的家、未來的希望,就從這片蓄勢待發的工地起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